勞動局黨委書記退黨記

愛琳


【正見網2005年05月08日】

我的一個老同學在某市勞動局做黨委書記,農曆年期間利用拜年的好時機,我給她打了越洋電話,恭祝她節日快樂後給她講了大法真象、大法在國外的洪傳以及《九評共產黨》在國內的傳播。我一口氣給她講了那麼多的內容,她都接受了。

她說她也曾經看過大法的書,但是沒看明白是怎麼回事。惡黨迫害後市委要求共產黨員有書的都必須上繳,她也隨著稀里糊塗的把書交給了惡黨。她也給我講了在她工作的機關里就有被勞教二年的大法弟子,她曾經找這位大法弟子談過話,並問這位大法弟子為什麼不放棄信仰,共產黨不讓你學你為什麼還非要學,何必遭受這牢獄之苦。這位大法弟子跟她說:大法就是好,我這樣跟你說你也不會明白的。我的這位老同學跟我學了這番話後對我說「這麼多學法輪功的人,政府這麼鎮壓他們,他們連坐牢和死都不怕,從監獄裡出來還堅持信仰法輪功,一定是有原因的,他們一定是看到了什麼或者他們知道什麼,不然的話不可能這麼堅定。」我說你說對了,那你就應該去知道他們到底是為什麼這麼堅定自己的信仰,所以你也應該看看《轉法輪》,解開你心底的謎。她說「是的,我後悔當初不應該把自己手裡的書全都交上去,哪怕留下一本。」我說我可以送給你啊!她說「真的嗎?那太好了。」隨後我把真象光碟、大法音樂、放光明製作的光碟,煉功音樂、師父親自教功的光碟、法輪章以及一些其他的大法書籍,還有《九評共產黨》,我分兩次給她郵去了。她很高興。

這幾天正是國內的「五一節」長假期間,我又給她打了電話,這次是想跟她談退黨的事。我告訴她現在退黨已經超過百萬了,前幾天紐約等世界幾大城市舉行了「聲援百萬退黨大遊行」。她聽了後也很感慨,她說她早就不相信共產黨,什麼共產主義根本沒有人信,當官的也都在利用共產黨。我在上層領導工作這麼多年,我早看透了,什麼「三個代表」,什麼「保先」,共產黨的那一套誰不知道?我問她:你讀《九評》了嗎?她說:「還沒呢」「不過,我看了《大紀元》的鄭重聲明。」我說不管你知道共產黨怎麼不好,《九評》你也一定要看的,她說「我要先一口氣讀完一遍《轉法輪》然後再看《九評》,再然後把你給我那些大法的書都看遍」。

隨後她又給我講了一件事。前幾天她們機關的一個支部書記找到她,說他們支部有一個人已經有好幾個月沒繳黨費了,問她怎麼辦?我的同學跟這個支部書記說「你問問他為什麼好幾個月不交黨費?」支書說「問了,」「他怎麼說的?」「他說:共產黨是先鋒隊,標準應該是很高的,可共產黨現在這麼腐敗,何況我做的也不夠共產黨員的標準,等我夠標準了,共產黨也沒貪污腐化了我再交。」我的同學和這個支書說「那就看他自己吧,交不交是他自己的事,他願意交就交,不交也不能強迫人家交。」我的同學好似神秘的跟我說「按你這麼一說,他一定是退黨了,要不然他怎麼突然不交黨費了呢?」我說那是一定的,可你做的也很好啊,你默認他可以不交黨費,這不等於是你在支持他退黨嗎?轉而我又問:那你退不退呢?她說「退!」我說是等你看完了《九評》退,還是現在退?她說「現在就退!」我說我可以代理你聲明退黨,但是你自己一定要從心裏面退。她說「那沒有問題,共產黨現在都爛透了,誰稀罕那個爛透的瓜。」

我跟我老同學的談話看似很輕鬆,只是以前在國內的輿論封鎖下她沒有機會知道這些……看來身邊確實有很多有緣人,我們的責任就是助師正法,不能讓這些有緣人錯過這萬古機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