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傳《九評》和幫助中國大陸民眾退黨中的正法修煉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7月24日】

去年11月19日大紀元網站上刊登了《九評共產黨》的公告。後面又公布了九評共產黨的九個題目。在以後的十幾天中,我都迫不及待的,以第一時間在網上閱讀九評。每看完一評,我都情不自禁的喝彩:「太好了!這是瓦解中共邪黨精神的精神原子彈!」 當在網上看完了四評後,我坐不住了,趕緊讓同修幫忙裝傳真機,我要把九評的原文,一篇篇傳到中國去。過去幾年,我一直是在給國內打電話講真象,現在我要電話、傳真一起上,給國內的民眾講九評,傳九評。

從去年12月開始,我便日以繼夜的向國內傳播九評。我的白天,那是大陸的夜晚,我以發傳真為主;我的夜晚,那是大陸的白天,我以打電話為主。

我首先向邪惡集中地―北京發傳真,打電話。第一個傳真,就傳到了中央電視台,那是第三評《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以後源源不斷的傳過去,我能感覺到邪惡的顫抖,人們的心靈在震撼。

有一天,我的電話打到了中共最高的理論刊物―《求是》雜誌社編輯部,我問他們知不知道大紀元發表的《九評共產黨》?他說:「不知道。」 我就把九評的九個題目念給他聽。他叫我說慢點,他要記錄。於是我說一句,他重複一句,然後記下來。我心想:他能把這九評題目念一遍,也消了不少業。但到最後一個標題《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時,他不吭聲的記下來了,大概是不好意思念了。我告訴他趕快通過動態網上大紀元把《九評》全文印下來。後來,我又打電話給湖北日報、參考消息和其它報社,讓他們知道九評,突破網絡封鎖看九評。

一次,當我的電話打到某大學的保衛處和國安科時,他們都高興的記下了九評的題目和網址。有一個鋼鐵廠的保衛處長對九評共產黨很感興趣。他打開傳真機,要我把九評全部傳過去。我說:太多了,要一百多張紙,先發兩評,剩下的以後再發吧! 我能感到人們是多麼渴望得到九評,而這些人就因為邪惡的黨文化對法輪功真象可能聽不進去,九評的傳遞讓他們有可能得救。

我的傳真曾傳到某省人大委員長辦公室,全國人大某常委辦公室、某省財政廳長辦公室、某市委書記辦公室和某著名大學校長辦公室等,把九評的信息,把天滅共產黨和退黨的信息傳播。每天我都利用發傳真的短暫空餘時間背《洪吟》。當我背到《金剛志》「時日掐指算,大穹去無多,迷眾各逞亂,巨危不知迫,力挽崩裂前,怎容爛鬼禍」 時。我突然體會到師父那巨大的慈悲,眼淚不禁奪眶而出。我為自己能助師正法,在救度眾生中,盡一點微薄之力感到幸運,更感到責任的重大。由於每天和大陸民眾在電話中接觸,我最能感受到正法進程的突飛猛進,間隔在清除,人們在普遍的覺醒。最近三個月情況越來越好,許多人聽完了我電話的全部內容,願意退黨,並記下了退黨電話和傳真號,直接讓我幫助退黨的有近30人,還有大部人記下了希望之聲的時間和波段,願意回家自己聽,完全不聽的,或抱著敵意的已經很少了。

下面我簡單的介紹一下這近三十名三退人員的情況:他們絕大多數是從來沒聽說過九評,更不知道大紀元的鄭重聲明,但在聽完一通電話後,就立即決定退出邪教。並委託打電話的人幫助退出黨、團,這實在是很了不得的一件事。這說明天象在變,也說明正邪大戰中,正的一方已把天秤壓到最低了。還說明國內外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已達到了消除間隔的作用了。

第一位是山東石油大學學生,我們談了四十分鐘,我向他介紹《九評》,介紹了《九評》引起的退黨潮,然後講到《聖經》的預言,諾查丹瑪斯的預言和中國民間預言,共產黨必亡的道理,然後講到為什麼要退黨、退團、退隊。他聽後說:你講得有道理,但我不信神,不完全相信預言,所以不能完全說服我。我說,好吧,我換一個角度講:現在中國xx黨在政治、經濟、外交上都走進了死胡同。在政治上由於一黨專政吏治腐敗,冤獄遍地,人們只好去北京上訪。到處是抗議示威,政治權不穩定。再加上xx黨政權既不是天授,也不是民選,「六四」 又用坦克、機槍鎮壓學生,現在又用群體滅絕的方法迫害法輪功。共產邪惡政權早已沒有合法性了,所以只有垮台一條路。

在經濟方面,不要只看表面,實際上中國的四大銀行已經空了。現在靠的是外國資本輸血和國內人民的存款,和一些社會福利基金。現在貪官污吏還在盜竊國庫,資金外流。隨著股票崩盤,房價暴跌,中國經濟崩潰在即。在外交上,由於江xx對法輪功實行群體滅絕,大多數中國官員也參與其中,使他們都犯有大罪,現在除江xx被十幾個國家告上法庭外,中共高官出國一個,被告一個,什麼曾慶紅、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陳至立、羅幹、周永康、薄熙來出國一個告一個,哪怕到非洲、南美,都被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告上法庭,誰願意和一些被告上法庭的人談判呢?所以中國的外交也走上了死胡同。

他又問我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會怎樣?我說沒有中國共產邪黨中國會更好。最起碼減少了一半的負擔,各個國家的納稅人只養活一套政府的班子,我們中國要養活兩套班子:一套是政府系統,一套是黨的系統。他很認同這一看法,最後他表示願意退,可是他既不是黨員,又不是團員。我說那你就退隊吧!他同意了。叫我用李輝的名義退隊。我又叫他記下了退黨傳真號,以便告訴他的親朋好友,他表示同意。

第二位是山東濰坊一男士,我給他打電話時,他說:我昨天看到了你發過來的傳真。天滅共產黨、沒有共產黨,中國會更好等。我已經都明白了。我說:光明白了還不行,要有行動退黨。現在核工業部有46位黨員集體退黨,他們的黨齡都在40年以上;還有中央黨校25位黨員集體退黨。他們中有部級、副部級、局級、處級幹部,還有碩士、博士、教授。為什麼要退黨,就是對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認清了。只有退出共產邪黨才能保平安。如果你信得過我,我可以幫你退。我不問你的真實姓名,我可以為你取一個名字。他說好,你給我退黨吧!我說那就叫李天揚吧!他說這個名字好。我說,你看見大紀元上李天揚的退黨聲明就是你。最後,我叫他把退黨傳真告訴親朋好友。

接著我用李天驕的名字為湖南常德一位男士退黨退隊,用李天宇的名字為湖北荊門一男士退黨、退團、退隊。

當我打電話到山東淄博某地時,一位男士說:前兩天也有人打電話叫我退黨,我覺得他們態度都很真誠,不象是騙人。我說:是的,大家都是為你好。你看共產黨這麼邪惡,無官不貪,無惡不作,還不該滅嗎?這叫人不治天治。你怎麼能為這個邪靈去死呢?應該趕快從死亡的列車上跳下,才是明智的。最後他同意我用李天明的名字為他退黨,退隊。這說明了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前一位大法弟子講真象,為我這一次講真象作好了鋪墊。

後來我又用李天荷、李天華、李天朋、鄭天宇、鄭天祥、鄭天明、鄭天強、天嬌、天荷、天華、天明、天立、天柱、天成、天聲、天義、天行、天友等名字為眾生退黨退團。

今年二月中旬師父發表了《再轉輪》《向世間轉輪》兩篇經文,法正人間的步伐越走越快。在中國掀起了退黨高潮。人數由七萬多到20萬,50萬,80萬,直到200萬,300萬……,但是離正法進程的要求遠遠不夠。如何能使更多的世人覺醒,退出邪黨,是我們亟待面對的問題。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怎樣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盡到我們的歷史責任呢?作為電話組的一個成員,我所能作的就是抓緊一分一秒拿起電話,向大陸的人們傳播「退黨自救,退黨保平安」 的重要信息,幫助人們擺脫邪靈束縛明白真象就成了當前的首要任務。

人海茫茫從何做起,我採取了一個地區一個地區突破的方法。比如我利用一天的時間向雲南思茅地區每一個鎮政府發《天滅xx黨》《沒有xx黨中國會更好》《退黨保平安》的傳真,然後向這個地區鎮政府,一個接一個的打電話,讓人們記了退黨傳真號。這樣,只要兩天,就覆蓋這一地區。兩天我又用同樣的方法,密集向安徽六安地區發傳真,打電話,把一地區覆蓋了。再過兩天,我又突然出現在湖北黃岡地區。這樣一個地區一個地區形成一個小小的場。在這一個場內都知道「天要滅共產邪黨」 退黨保平安。有了這個場,大家都願意聽真象,都記下了退黨傳真號。

八個月來,打電話,發傳真,講九評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提高的過程,就是一個學法修心去執著的過程。比如三月份的一天,我把傳了幾百遍的九評之一《評某某黨是什麼》拿出來閱讀,怎麼回事?我感覺很平淡,震懾力不夠。我想:不傳這一評了,傳九評之三―《中國某某黨的暴政》吧!發了幾天,我把九評之三拿來讀一遍,怎麼回事?還感覺平淡,震懾力不夠,就換成了九評之七―《評中國某某黨的殺人歷史》。這時,我意識到自己有問題,狀態不對。因為當初我閱讀九評時,每一評都感到那麼深刻,扣人心弦,具有從微觀上解體共產黨的法力,現在怎麼會讀起來感到平淡呢?於是我重讀九評,同時清理共產邪靈對我的干擾。終於我找到了根源。原來幾十年黨文化的薰陶,自己頭腦中充滿了鬥爭哲學,特別是共產邪惡文化中的語言暴力,覺得只有象檄文式的聲討,憤怒譴責才夠勁。而九評卻沒有仇恨,只是平心靜氣的向人們講真象。找到了自己的變異思想,發正念清除它,終於,當我再一次重讀九評時,沒有那種平淡的感覺了。

有一段時間,困魔嚴重的干擾我學法,發正念,每天昏沉沉早晨起床煉靜功打坐時,常常迷糊過去,學法時,一會兒就打瞌睡,有時一天看一講都不能保證,發正念也犯迷糊。開始,我用人的思想去對待,認為白天發傳真,帶孫子,晚上打電話睡眠不足造成的,我想多睡半小時吧!但還是不行,越來越困,我感覺不對勁,因為我打電話已經四年了,每天都只睡三個半小時,為什麼過去不困呢?於是發正念剷除困魔干擾,有一些效果,但沒有最終突破。

我知道學法才是衝破這個障礙的鑰匙。與法學的好的學員相比,我感到自己在學法上的差距很大,過去每天看兩講,現在看一講還走神,不行,應該多學法,我三小時看三講應不是問題。就這麼一想,一下決心,馬上狀態就改變了。當天學法時,我注意力集中,快速閱讀,三小時真看完了三講,而且讀法時感覺自己在一個能量場之中,非常舒服。從那以後干擾我的困魔消失了,一切狀態都好起來,發正念也更有力了,打電話的效果明顯提高了。自己的一思一念,只要不在法上,能夠立刻意識到,馬上歸正自己,用正念剷除不正的一切。八個月來,在講真象傳九評的過程中,自己也在不斷的提高著。

我深深感到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有多麼重大,眾生在翹首以待期盼著我們去救度,我們只能做得更多更好。

師父在《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的經文中講:「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

我一定按照師父的教導:「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象。」 走好最後的路。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