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傳》系列:共產邪靈不除 中華穩定無望(上)

天馨

【正見網2005年09月21日】

恢復民族信仰是現今中國民眾的心願

信仰是心理,心理的外在表現一個是口頭一個是行為,中國各民族的民間信仰,除了象《黑暗傳》、《瑪納斯》、《江格爾》 、《格薩爾王傳》以及 「西南神話史詩」那樣,通過口頭語言系統來表現之外,還會通過行為習慣系統來表現,中國各地各民族的祭神儀式,就是從行為習慣上在表現著中國主流民眾的神佛信仰,各類祭神儀式在今日中國再現,以及各民族史詩的陸續整理出版,表明恢復民族信仰是現今中國民眾的心願。

《黑暗傳》出版

1984年,神農架地區首次發現了漢民族創世神話史詩,1986年7月,經過整整三年的搶救、挖掘、搜集、整理,一部八個版本的《黑喑傳》 彙編本,終子問世了。《黑喑傳》彙編本的問世,不啻放了一顆精神原子彈,打破了漢民族無史詩的定論,打開了研究中國文化乃至東方文化的新的突破口,轟動了中外學術界。人稱《黑暗傳》為一部想像力不輸《離騷》,內容辭采不輸《昭明文選》的漢族長篇創世史詩。

而此時一些被共產邪黨黨文化迷得太深的頭頭腦腦們,卻叫囂起來,說什麼《黑暗傳》寫神造天地,神造人類,是宣揚封建迷信,是搞精神污染!要把載有《黑暗傳》的《神農架民間歌謠集》封存起來。

然而,這種過時的論調,已經迷惑不了新時期民眾的的思想,擋不住新時期民眾的行動,2002年《黑暗傳》的整理本還是正式出版了,且《黑暗傳》的故事即將搬上螢屏。

《黑暗傳》在文革的風暴之後重見天日。 掛一漏萬的回顧一下在《黑暗傳》挖掘、整理、出版的過程中,湧現出的感人肺腑的人物與事跡,我們就會明白,中國人對保護傳統文化精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中國人對恢復民族信仰有著多麼急切的願望。

搜集者山野尋寶。十多年來,胡先生在極端清貧的條件下, 孜孜不倦地搜集、整理、研究《黑暗傳》。在神農架的祟山峻岭中,他跋涉幾千個日日夜夜, 走了多少路,吃了多少苦,撒了多少汗水,花了多少心血,流了多少眼淚,他都在所不辭,無怨無悔。

地下掘寶。 1984年6月, 胡先生搜集《黑暗傳》版本,到了神農架朝陽鄉水果園村。他聽說村民唐某是位老歌手。就主動登門拜訪。唐年過花甲, 當他聽說《黑暗傳》上了書,胡先生還要繼續搜集,準備出一本完整的《黑暗傳》時,激動得嘴唇有些顫抖,半天才說:"我兒子義清給我抄錄了一些,前些年怕惹禍,埋在地下。」他拿了一把挖鋤,來到菜園邊上的一棵樹邊。那樹已有一人多高,杯口粗細,他先挖掉這棵樹,樹下二尺多深的黃土裡蓋著一塊青石板,揭開石板,下面是一個罐子。他從罐子裡掏出一個塑料包,打開裹著的一層又一層的塑料皮,一本抄錄的《黑暗傳》,重見天日了。這真是名副其實的挖掘啊!

牆內掏寶。神農架宋洛鄉有位八十歲的聶歌手,愛看書,愛藏書,愛唱《黑暗傳》。 「文革」中,說他搞封建迷信,沒收了他家的一些古書,一根繩子把他捆到牢裡坐了一年多。胡先生找到他了解《黑暗傳》,他還心有餘悸,推說自己不曉得。胡先生忽然想起,包裡帶了本《神農架民間歌謠集》,他掏出來翻到節選的《黑暗傳》,請老人指教。老人眼睛一亮,驚奇地說: 「《黑暗傳》上書啦!」胡先生笑著說: 「不光上書了,還得到省裡專家的肯定呢!」 老人沒言語了,半晌,從那乾澀的眼窩裡,滾出兩行老淚,他伸出結滿老繭的指頭擦擦淚水, 臉色忽然凝重起來。過了好久,他才仿佛猶豫了一個世紀,又仿佛思考了一個世紀,猛然站起來,到廚房裡端出一碗涼水,向堂屋正中牆上畫像走去。他含一口涼水沿著畫像邊沿噴著,隔一會兒,把畫像摘下來,把牆上的活磚取下來,一個牆洞出現了。他從牆洞裡掏出一部書,手抄的綿紙本,拿到太陽光下,顯出三個光閃閃的大字:《黑暗傳》!

火堆裡搶書。那正是「文革」中破 「四舊」破紅了眼的時候,神農架新華公社(現新華鄉)的一個土場子上,堆起了一大堆古舊書籍,公安特派員胡某,領著兩名社員正在焚燒。兩名社員點火後,回家休息去了。胡為了把書燒透,拿著一根棍子對書籍進行翻抄,抄著抄著,兩本封皮上寫著《黑暗傳》的古書出現在他的眼前。他乘周圍沒人,急速從火堆裡搶起這兩本書,裝進了黃挎包。拿回家一看,一本是清代同治七年,甘入朝的手抄本;一本是光緒十四年,李得樊的手抄本。如今,這兩個手抄本,由後來新華鄉的公安特派員黃某交給了胡先生。

《黑暗傳》的出版完全是依靠主流民眾的自發力量,人們能頂住來自中共與黨文化的的壓力,實在是因為意識到《黑暗傳 》蘊涵著中國五千年燦爛文化之根,意識到《黑暗傳》的真正價值,在於它蘊涵了一種連續傳承的民族精神,如盤古那樣把一切獻給人類的慈悲偉大的精神。盤古之後,女媧補天,神農嘗百草,黃帝造車,大禹治水,堯舜治世,而後世的無數志士仁人,英烈先賢, 以天下為己任,公而忘私,開拓創新,英勇奮進,都和這種偉大民族精神一脈相承。

神農架地區的孫某某感慨地說:「《黑暗傳》早點出來就好了,也教訓教訓年輕人。 《黑暗傳》上的神仙,都是為民除害,造福天下。而現在……」一語道出了民眾的心聲,《黑暗傳》是民族信仰在語言上的生動表達,《黑暗傳》的出版說明:民眾急盼恢復傳統的民族信仰,用傳統的民族信仰來使人心向善,鄰裡和睦,從而最終使得全社會保持真正的長期和諧穩定。

信仰乃穩定之本

在中國的北方,蒙古、滿、漢三民族之間緊張的關係,歷來是社會穩定的威脅。而有一個名叫珠臘沁的村子,蒙古、滿、漢三族相聚而居,幾百年來,互敬若賓,人們做好事相信有神看著,做壞事也相信有神看著,這個神就是地方保護神――綠度母(以淑慧公主為化身),人們有貧有富,貧戶向富戶租來土地,繳納地租,而無論貧富,人們祭祀著同一個神明――綠度母。幾百年來,三族安居樂業,互敬若賓,沒有人覺得不好。然而,xx黨來了,土改、四清、文革破壞了珠臘沁村自然經濟,私人財產沒收,建立了公社――大隊――生產隊體系,摧毀了村落信仰,22座寺廟被毀,無數經卷被焚,佛像法器被掠,公主墳墓被挖,珍貴文物受損,祭祀儀式中斷…… 即便如此,珠臘沁村的村民也還是在家裡暗中堅持祭神活動,從未中斷,共產黨的淫威稍減,隨即,村落又回到綠度母信仰。

1989年重建神廟,直到2002年還有資金注入,幫助恢複本地信仰,使得珠臘沁村的漢族人又神氣起來了,使得珠臘沁村的蒙古人又神氣起來了,使得珠臘沁村的滿族人又神氣起來了,使得珠臘沁村全村有了中國鄉村的樣子。 中共以人間天堂哄人,以階級鬥爭治村,令一家之內,骨肉手足劃清界線,言語行事沒有心法;人民群眾以村落信仰治村,和祥安定遍於村內,修善之福延及村外。

在中國的南方,壯族人唱著創世史詩《布洛陀》,瑤族人唱著創世史詩《密洛陀》,兩民族的創世史詩的情節與神名驚人相似。瑤族人唱《密洛陀》,壯族人也感奮,壯族人唱《布洛陀》,瑤族人也鼓舞,瑤族人請過壯族祭師來驅邪,壯族人請過瑤族祭師來供祭。中共的歷次運動中,兩民族相濡以沫,壯族人曾將《布洛陀》唱本交給偏僻水鄉的瑤民保管,瑤民也運用壯族師公的唱本從事宗教活動,他們有共同的信仰之根――《密洛陀》和《布洛陀》。

想從前,壯族人居住在南方紅水河流域,有一天,從遙遠的地方貴州搬來了瑤族人,那有什麼關係,只要心中有神明,壯族的歌?,瑤民也來參加,瑤族的達努節,壯民也來祝賀。佳節裡互相探望,喜酒同飲,患難與共,情同手足。表達民族信仰的史詩為兩民族架起了金色的橋樑。所以說,敬神修德的宗教信仰才是社會穩定之本。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反覆啟悟人們道:

「其實宗教有兩個目地:一個是真正使那些不錯的能修煉上去的人得道;再一個就是能夠使人類社會的道德維持在一個比較高的水平上。」
「人類道德維持在一個正常狀態下,他可以維持法的持續穩定,只要人心不壞是可以的。」(《轉法輪〈卷二〉》)

「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願,此時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則反而成拙。如解此憂,則必修德於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聖人之所為。」 (《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