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法梁贊行

俄羅斯大法學員


【正見網2006年05月03日】

梁贊州地處平原地帶,氣候很好,面積有3.96萬方公里,居民有134.6萬人,屬於俄聯邦中部的一個州(相當於美國的州、中國的省)。這是一個以工業和畜牧業為主的州。州中心(或首府,相當於中國的省會)也叫梁贊市,位於莫斯科的南部約200公里處。梁贊州有個小鎮叫卡拉布尼諾,那裡有十幾位新學員,非常希望莫斯科的老學員去交流和幫助。

4月29日是星期六。清晨,莫斯科學員一行七人,從莫斯科的喀山火車站乘郊區電氣火車出發去梁贊市。沿途土地平曠而肥沃,都是一馬平川。松樹是深綠色的,枯乾的野草也已經開始翻綠,但其它的樹還沒有發芽長葉。沿途樓房較少,但有許多農舍和別墅。農舍都是平房,往往比較注重實用,比較寬大,房間較多,這是農民一年四季居住的地方;而別墅往往比較小巧,有的很漂亮,有的是兩層樓,那種原木的別墅,很象童話中的小屋。別墅是城市居民在夏天度假時的臨時住所,幾乎多數俄羅斯城市居民都在郊外有自己的別墅。沿途許多田地一望無際,用拖拉機耕耙得非常平淨整齊。

我們乘了三、四個小時的郊區電氣火車,行駛約兩百公里,終於到達梁贊市。還要轉乘近兩小時的郊區電氣火車,再行駛一百多公里才能到達目的地。兩次火車都非常擁擠,乘客活動、吃東西、喝水、上廁所都很不方便,有時連座位也沒有。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學員在火車上仍然主動為老人讓座,有的學員一個座位兩個人換著坐,有的學員甚至從莫斯科三、四個小時一直站到梁贊市,又從梁贊市近兩小時一直站到卡拉布尼諾鎮,很少換坐一下。學員們還利用乘車的機會,向同行的乘客洪法。

學員們都帶著很重的資料,有的用書包背著,有的用手推車推著,其中有俄文版的大法書籍、煉功光碟和磁帶,有洪法的報紙和傳單,有大紀元的報紙,有《九評》,還有真相光碟和紐約新年聯歡會的光碟,有「法輪大法好」的徽章等。

卡拉布尼諾鎮約有兩萬多居民,那裡的人民非常淳樸善良。那裡的學員都很真誠、樸實、純淨,和大法有很深的緣份。「小孩見到娘,無事哭三場。」一位學員如果見到師父,多少人不自覺地流淚。你想想看,那個話還說得完嗎?那個問題還問得完嗎?同樣地,那些得法才幾個月的新學員,見到得法四、五年,甚至八、九年的老學員,就好像低年級的新生見到高年級的哥哥和姐姐,他們帶來了大法的書籍,他們帶來了師父的法,那個話還說得完嗎?那個問題還問得完嗎?

卡拉布尼諾鎮的學員用茶話會的形式歡迎莫斯科的學員,莫斯科的學員把帶來的書籍、光碟、磁帶、報紙、傳單、徽章等送給當地學員。大家在一起交流了各自學法修煉的心得和體會。莫斯科的學員介紹了如何學法,如何煉功,如何發正念;介紹了中國政府從開始支持到鎮壓法輪功的過程和原因;介紹了瀋陽蘇家屯等36所集中營關押法輪功學員和活體解剖他們的器官出售,然後焚屍滅跡的罪行;介紹了作為一位正法時期的大法學員,如何做好正法時期的「三件事」;尤其強調了要處理好「不二法門」的問題,因為新學員中有些人曾經練過其它氣功。有的女學員還教當地女學員用彩紙疊蓮花。

我們在一起煉功。新學員建議在室內一個大廳中煉,老學員建議在街上煉,可以利於洪法。我們約二十位學員,在街邊的一個空場上圍成一個大圓圈,煉了法輪功的第一到第四套功法。出去時有些新學員怕冷,又是穿外衣,又是戴帽子。結果到了街上,陽光和煦,大家一起煉功,能量場又非常強,她們又是脫外衣,又是摘帽子。這是法輪功的學員在這個小鎮上第一次公開集體煉功,我們學員還向過往的居民送了報紙和傳單。晚上七點整,我們一起發正念十五分鐘。

因為很晚了,沒有火車了,一部分學員就留在那裡,準備第二天再乘火車回莫斯科。另一部分學員租乘一輛小汽車,告別了當地學員,因有事連夜趕回莫斯科。一路征程一路歌。在回莫斯科的路上,小汽車以每小時120公里的速度在寬闊的大道上快速行駛,我們在汽車裡唱歌。我們唱了大法的歌,唱了法國的民歌,唱了塔吉克的民歌,還唱了中國古老的歌――宋朝民族英雄岳飛的詞《滿江紅》。

不少莫斯科學員都是第一次去梁贊州。自發地不約而同去的七位莫斯科學員,竟代表了俄羅斯、法國、朝鮮、中國、秋瓦什、韃靼等六個不同的國家或民族。他們之中有教師、大學生、工程師、翻譯、營銷人員和家庭主婦。有位學員從上車起一路就不由自主地流淚。他後來悟到,可能在多少年前,可能在多少代前,自己就是個梁贊人,自己曾經在那裡生活過,那裡有自己的朋友,那裡有自己的父老鄉親,那裡有自己的孩子,那裡有自己的親人。這一次去,是兌現和師父億萬年前的約定,是去履行自己神聖的使命和兌現自己對親友的諾言。多少年來,多少代,他們又見面了,雖然他自己不知道,他的主元神能不知道嗎?那個流淚能是偶然的嗎?

多少年來,
我們一直在徘徊;
多少年來,
我們一直在等待;
今天,我們心在歡歌,
今天,我們精神振奮,
看那! 看那! 看那!
法輪已經降臨!

多少年來,
我們在迷失之中;
多少年來,
我們一直在找尋。
今天,我們已經找到,
今天,我們歡呼陣陣,
看那! 看那! 看那!
法輪正在轉動!

你看這真,
你看這善,
你看這忍,
把乾坤撥正!

(《法正乾坤》歌詞)

從清晨出發,回到家中都已經轉鍾了,前後將近二十個小時,學員們並沒有感到很累。為了洪法,難道我們大法學員還怕苦怕累嗎?只要洪法需要,以後我們還會去卡拉布尼諾鎮的,還會去其它地方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