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保羅預言

大陸學員

【正見網2008年03月13日】

今天我為大家分析一下基督教聖徒之一的聖保羅所留下的預言。在這之前先簡略介紹聖保羅的生平。

根據《聖經》所載,保羅又名掃羅(保羅是教名),生於猶太家庭,後取得羅馬公民資格。耶穌被迫害致死後,基督徒繼續受到來自猶太教長老和以後的羅馬暴君的迫害和殺戮。由於聽信猶太長老的蠱惑,作為猶太人的保羅起初也認為耶穌所傳之法乃是異端,因此參與迫害基督徒。後來保羅受耶穌的神跡點化,成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和一個堅定的傳道者,並冒著生命危險,到處傳播耶穌所傳的法。

保羅在以後的生涯中,多次因為傳播正信而被抓捕,被迫害,經歷了疲乏、痛苦、饑渴、寒冷、赤身露體、毆打、監禁、船壞等苦難與危險,但他從未放棄信仰,始終堅定不移的傳道。西元67年,保羅為了給耶穌作見證,被羅馬暴君尼祿斬首,但也因此成為基督世界中最偉大的聖徒之一,被後人尊稱為「聖保羅」。

聖保羅在《聖經》中的《帖撒羅尼迦後書》中曾經預言道:「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並預言「那大罪人」、「沉淪之子」的最後下場是神「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

聖保羅的預言真是驚人,但是只要用心分析一下,並不難破解。讓我們看看「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所做的惡行:「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 從這兒分析,只要具備這一惡行,且犯下大罪的,就可以斷定它是「那大罪人」,是那「沉淪之子」。

我們可以從描述其惡行的「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這一句中知道,這個「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是泛指人類歷史上的所有宗教與傳統信仰,而不是僅特指基督教的神與信仰。因為基督教有很大的排他性,只認他這一門的神,如果是特指基督教的神,那聖保羅就絕不會用「一切」這個詞,另外從「抵擋」一詞我們也可以知道它一定是迫害信仰的。那麼我們就可以推斷出,這「沉淪之子」一定是指一個不信一切神佛,迫害宗教,反傳統,反對一切傳統道德,反對傳統信仰的人或組織,而且這「沉淪之子」是「那大罪人」,那這個人或組織一定是要有很大的權力,很大的影響,禍害很大一片地區,否則它也犯不了那麼大的罪,也就不能被稱為「大罪人」了。

那麼誰是「沉淪之子」呢?先讓我們從古代找起:

在基督教古代歷史上,基督教多次遭受迫害,但那些迫害者都不是不信神, 「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例如迫害基督徒的猶太教長老,就是信奉耶和華的,迫害基督徒的羅馬暴君也是名義上信奉羅馬神教的。人類古代歷史中,也出現過很多暴君,但他們也都沒有「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 。很多暴君殺人很多,做惡很多,但幾乎都在名義上信奉某一宗教,敬拜某一宗教的神靈,或是敬拜那一民族,那一地區歷代敬拜的對像。可見「沉淪之子」之子沒有出現在古代。那麼人類的近、現代呢。

人類歷史到了近、現代,很多人不再擁有宗教信仰,但也沒有狂妄到「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就是有,也是極個別的尼采式的高喊「上帝死了」又自比為太陽的狂人,但也沒有犯下那麼大的罪惡,因此不符合「大罪人」 的條件。

現代出現的納粹、法西斯組織也不符合「沉淪之子」的條件:德國納粹雖然沒有什麼宗教信仰,但也沒有刻意反對宗教,更沒有把自己擺到神的位置上去,而且它對德意志民族的傳統文化還是比較推崇的,例如納粹頭子希特勒就對西方傳統藝術就非常喜愛;日本法西斯不反對宗教信仰,而且很多還敬佛。現在拉登之流的恐怖組織同樣也不符合的條件,因為他們是信回教的。

但卻有一類組織恰恰符合聖保羅所預言的「沉淪之子」的一切條件,那就是共產邪惡組織。共產邪黨的理論宣揚完全徹底的「無神論」, 說什麼「宗教是統治階級愚弄人民的精神鴉片」,它是真正徹底的反對一切宗教,迫害一切信仰,反對傳統文化。就像《九評共產黨》所言:中國的「傳統文化既然以儒、釋、道思想為根,中共破壞文化的第一步就是清除他們在世間的具體體現──宗教。

三教在歷史的不同時期都遭到過破壞。以佛教為例,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四次大的法難,史稱「三武一宗」滅佛。但北魏太武帝和唐武宗都是興道教而滅佛教;北周武帝佛道教一起滅,但卻尊崇儒教;周世宗滅佛其實僅僅是為了用佛像鑄錢,對於儒教和道教都未觸及。

唯有中共,三教齊滅。

中共在建政之初就開始毀寺焚經,強迫僧尼還俗,對其它宗教場所的破壞也從未手軟。到了六十年代,中國的宗教場所已經寥寥無幾。文革時「破四舊」就更是一場宗教和文化的浩劫。

「宗教無疑是出世修行的法門,注重的是『彼岸』和『天國』。釋迦牟尼曾是印度王子,為尋求清淨寂滅的解脫放棄王位入山林苦修;耶穌成道前,撒旦帶他到一座山上,把天下萬國的榮華指給他看,並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耶穌卻不受誘惑。然而被中共統戰的政治和尚、政治牧師卻編出了『人間佛教』、『宗教是真理,社會主義也是真理』等一系列謊話,和『此岸與彼岸並不矛盾』的說詞。鼓勵出家人追求現世的幸福與榮華富貴,改變宗教的教義和內涵。

佛教戒殺,中共『鎮反』時殺人如麻,政治和尚於是編造出『殺反革命是更大的慈悲』的說法。甚至在『抗美援朝』期間,直接把僧人送上前線殺人。

再以基督教為例,吳耀宗在1950年搞了個『自治自養自傳』的『三自』教會,號稱要脫離和『帝國主義』的聯繫,並積極投身『抗美援朝』。他的一個好朋友因為不肯加入『三自』而被關進監獄二十多年,受盡毒打欺凌。這位朋友問吳耀宗,『你怎麼看待耶穌所行的神跡呢?』吳耀宗回答『那些都被我揚棄了』。 」

共產黨當政後鎮壓打擊宗教信仰,通過恐怖統治「確立了只有共產邪黨的思想體系才是唯一合法的思想體系,只有共產主義才是唯一合法的信仰。從此以後,便有了所謂的『愛國信徒。只有做了『愛國』信徒才能受到國家憲法的保護。實際上,無論老百姓信的是什麼教,標準只有一個:就是要在行為上服從黨的指揮,承認共產黨是高於一切教會的。你信基督教,那共產黨就是上帝的上帝;你信佛教,那共產黨則是佛祖的佛祖;講到回教,共產黨就是真主的真主;講到活佛,共產黨就要批准誰來做活佛。說到底,黨需要你說什麼,你就得說什麼;黨需要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教徒們要高舉你們各自的信仰去遵行黨的旨意。如果不這麼做,就成為打擊、專政的對像。」 中國至今有數萬的家庭基督教會成員因此而被共產邪黨關押,中共邪黨可以說是最大的「敵基督」。

共產邪黨無限吹捧其魁首,邪黨頭子成了不是神的神,這樣共產邪黨便凌駕在一切宗教,一切傳統道德之上,就像過去共產邪黨的一首歌裡公開唱:「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共產邪黨自身也成了一個最大最毒的邪教,把自己擺到神的位置上,「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

共產邪惡思想出現在人間已經有100多年了,共產邪黨出現在中國已經有80多年了,共產邪惡力量禍害了幾乎半個地球,共產邪黨的罪也確實是大之無邊,是名符其實的「大罪人」。 共產罪惡中最典型的就是中共邪黨所犯的罪行了。中共邪黨幾十年來不斷的發動「土改」「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運動迫害死了約8000萬同胞;系統的破壞民族文化,珍貴的文物被破壞,在精神上盡其所能的摧毀人們對於信仰和民族文化的認同;祖國大好河山破壞殆盡,環境幾乎全被污染破壞;鼓吹無神,無佛,無道,無前生,無後世,無因果報應,破壞宗教,破壞傳統信仰,顛覆傳統價值觀念,人民道德被嚴重敗壞。

中共邪黨之邪惡最突出的體現就是從99年開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邪黨妒嫉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從而發動了空前的血腥迫害,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無數法輪功修煉者被抓進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罰款,失業,流離失所。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亦從酷刑加電棍,注射不明藥物,強制轉化,到活摘器官牟取暴利,暴露出的邪惡本質早與魔鬼沒有兩樣了。

共產邪惡組織,特別是中共邪黨完完全全做到了「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裡,自稱是上帝」,其犯的罪也完完全全達到了「大罪人」的標準,世上也再沒有其他力量如此之邪,犯下如此大罪的。

分析到現在,我們可以肯定聖保羅預言的「那大罪人」、「沉淪之子」 就是指共產邪黨!那麼共產邪黨的最後下場也一定如聖保羅所預言的神所說的「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 現在貴州平塘「藏字石」 驚人顯現,石頭上有天然形成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昭現了神的旨意,預示著共產邪黨在神的榮光面前必將可恥的滅亡。

一切曾加入過共產黨、團、隊的人真的要好好想一想自己的出路。如果每個人都不是黨、團、隊成員,那也不可能有共產邪黨了,也不可能有那些罪行發生了。由此可見共產邪黨就是由一個個的黨、團、隊員們所組成的,換句話說每個黨、團、隊員也就是共產邪黨機體上的一個個細胞,一個個粒子。那麼當神「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時,是不是所有的黨、團、隊員們也都跟著邪黨一起被神滅絕,其實就是這樣!

那麼迅速脫離中共邪黨,迅速退黨,退團、退隊則是每一個共產黨、團、隊員們的唯一出路!否則,等神清算中共邪惡的時候,所有沒有退出共產黨、團、隊的人必將是插翅難逃,後悔莫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