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一件正在發生的恐怖的罪惡



【正見網2008年08月16日】

(綜合報導)國際器官移植學術大會(WTC)在雪梨召開期間,來自中美洲瓜地馬拉的世界器官移植協會(The Transplant Society)成員魯道夫(Rudolf Garcia-Gallont)醫生表示,該協會從兩年前就開始高度關注並確信關於法輪功學員器官被中共活體摘取的指控。應邀出席「反對強迫摘取器官醫生協會(DAFOH)」舉辦的研討會的雪梨大學老年醫學教授瑪麗亞•費托羅•辛(Professor Maria Fiatarone Singh)對記者說,法輪功學員器官慘遭中共活體摘取的情況令她非常痛心。

確信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

魯道夫表示:自從兩年前在波士頓,法輪功將(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問題提出來之後,世界器官移植協會就開始採取行動。我想我們對這(指控)是沒有任何疑義的。當時在那裡(波士頓)的每位醫生都知道這件事正在發生著,而且都對此有著明確的看法,這是毫無疑義的。

魯道夫(Rudolf Garcia-Gallont)醫生

他說,那時世界器官移植協會為解決這個問題,採取了不同的行動,特別行動之一是學會主席尼鐵爾尼先生(Nicholas Tilney)和世界器官移植協會國際事務主任德莫尼克醫生(Francis L. Delmonico)(他也是世界器官移植協會在世界衛生組織的代表)到中國做了幾次訪問。他們坐下來和中國的衛生部官員談。中國的衛生部長許諾會更改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的政策。

法輪功學員器官被中共活摘令人心碎

辛教授認為這種事(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對人性的犯罪。她說:「這事讓我心碎。我認為所有的醫生、從事健康事業的人以及所有的社會公眾都應該知道這件事(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我認為這是一件正在發生的恐怖的罪惡,違背倫理道德,媒體應該公之於眾,但出於某些原因他們沒有這樣做。

雪梨大學老年醫學教授瑪麗亞•費托羅•辛(Professor Maria Fiatarone Singh)

她認為:「許多國家和政府官員包括澳洲都是因為經濟原因怕得罪中國,這是使得這件事得不到曝光和制止的原因。我想這是因為人們對中國經濟的熱衷而在道義上作了讓步的結果。」


《伊斯坦堡宣言》稱器官交易是違法

魯道夫醫生提到《伊斯坦堡宣言》的出台,也為器官移植領域奠定一個世界性的重要法規。

他表示:「幾個月前,世界器官移植協會在伊斯坦堡組織了一個大型會議。整個學術領域(的成員)和世界衛生組織共同制定了一項政策,我們叫做《伊斯坦堡宣言》,裡面涉及了所有的問題,不僅是從死囚身上摘取器官,還有所有和買賣器官、器官移植旅遊團、和器官交易相關的問題。所有的問題都包括了。當時有一百五十二個國家參與的這個宣言,世界衛生組織已經把這個綱要作為世界器官移植方面的官方意見(態度),已正式成文了。

「在這次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中將會有一個完整的議題,是關於《伊斯坦堡宣言》。那麼整個器官移植領域的成員就可以了解世界器官移植協會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聲明中提到買賣器官、器官交易都是違法的;聲明中明確摘取器官的事情已經發生;並譴責那些實施這種行徑的國家;聲明中也提到世界上還有一些國家是這些器官的特殊買家。我想世界器官移植協會作為一個學術機構,就這個問題,在此已經表明了清晰的立場。

「我認為《伊斯坦堡宣言》對世界的正式聲明,會督促每個成員國應遵守此規定,停止那些(非法的)行徑。」

譴責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魯道夫醫生對記者表達了他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憤慨和譴責,他說:「公認的,這個問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在中國是存在的。」「我想這隻有在中國發生。我不相信還有其它國家會這樣做,雖然我還不能確認這樣的事情是否還在世界上的其它國家發生著。但無論如何,這樣的做法應當受到譴責。器官移植協會對此的立場非常清楚。」

最後,對於中國(中共)是否會遵守《伊斯坦堡宣言》規定這個議題,魯道夫醫生表示了他的擔憂,他沉重的說: 「我沒法想像中國會怎樣做。這是另一個問題,我是說,你(中國)不能對某些事表示認同並把它記錄下來,但隨後卻我行我素。對於某個國家裡正在發生的事情,確實很難控制,特別是那些沒有輿論自由、信息流通渠道不暢通的國家。」

中共的罪行將如納粹的罪惡一樣被曝光

辛教授對記者表達了她認為最不可理解的事,她身邊的中國人,他們不想知道這些正在他們國家發生的罪惡。

辛教授告訴記者:「現在我正在教的幾個中國學生,我有問過他們是否知道這些事(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他們回答不知道,也從來沒有聽說過。當我問到為什麼這些人被關押在監獄裡、或有關法輪功修煉團體等發生在中國的事時,他們表現出似乎根本沒有興趣聽,更不要說是有任何反應或表示一點他們的看法。」

但辛教授認為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終將被徹底曝光,就如納粹大屠殺被曝光一樣。她說:「不管人們是在國際大赦還是類似的部門工作,這事就如當初在德國發生的納粹大屠殺案一樣,因為它太恐怖了以至人們不敢相信。因為太可怕,每個人都假裝這事不存在。不過這事終將被曝光,就像當初納粹的罪行被曝光一樣。但不幸的是,又如當初納粹德國被允許舉辦奧運一樣,這次中國(中共暴政)也被允許舉辦奧運,並以此掩蓋其罪惡。我認為中共犯下的是反人類罪,這(迫害)讓我心碎。」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