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天空(2):成吉思汗

【正見網2008年10月29日】

時間就像一條長河,承載著華夏民族五千年的榮辱、哀樂;他又象一部畫卷記錄著每一個朝代的興盛與衰亡。今天我又開啟這史詩般的久遠歷史是要向大家講述一個真實的故事。

成吉思汗對於我來說是一位堅韌、智慧、仁慈的父王,在他的帶領下他的子孫在短短几十年中統一了大部分毆亞大陸。鼎盛時期的蒙古汗國人口占全世界人口數量的百分之八十。

當時新汗國剛剛建立,邊界仍有大量叛亂部落流竄,金國、西夏、吐蕃虎勢眈眈,隨時尋找藉口發動戰爭。面對這樣內憂外患的局勢父汗做出了先平定叛亂部落,後準備國家戰爭的以攻為守的策略。父汗經常帶領哥哥們轉戰叛亂部落出沒的地方。

看著哥哥們與父汗一同出征 ,我很是著急。在一次父汗平定叛亂後,遠遠看見父汗帶著軍隊返回營地,我拿著小弓箭等在大帳前。見到父汗後問道:父汗我可不可以隨您一同出征?父汗回頭望了望眾將領,笑著問:我的兒呀,你有什麼本事?我回答道:我可以射中十五步以外的刀把,我還可以射中草原上跑的很快的野鼠子。剛說完,父汗身後的將領們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連父汗也笑了。我紅著臉望著父汗,父汗抱起我親了一下,仰望天空,指著天空中翱翔的金雕說:我的兒,你把它射下來的時候你就可隨父出征了。從那以後我時常望著天空發獃,夢想著與父汗一同出征的那一刻。也是從那一刻起我更加刻苦練習射箭,並請教了許多蒙古神箭手如何練習射箭。

隨著年齡的增長,父汗命人給我打造了特製的弓與箭。一般蒙古戰士的弓箭需要一百五十斤的力氣才能拉開,對於重裝甲敵軍蒙古軍兵可用弓箭在一百步外射殺,輕裝甲敵兵則可在二百步外一箭射殺。我的弓是需要二百斤以上的力氣才能拉開,且戰時標準配箭數量為七十支。馬可波羅遊記中曾有馬可波羅拉蒙古硬弓不開的記載。

在攻打西夏前,我隨同父汗勘察行軍路線,走過一片山谷時,見一隻巨大金雕在蒙古牧民羊群上空盤旋,嚇得吃草的羊兒四散跑開,父汗見此情景皺起眉頭。我騎馬跑到父汗面前:父汗請允許兒臣將金雕射下以防掠食羊群。父汗凝視著我的眼睛,點頭說道:去吧。我策馬取弓看準風向一箭射中金雕胸部,大雕中箭後在高空中掙扎幾下一頭栽落。很快軍士們取回金雕獻給父汗,父汗看著中箭的金雕欣慰的笑了,那一年我十七歲。

我們兄弟四人經常伴隨父汗身邊,深受父汗言傳身教影響。二哥平時話語很多,有時會與大哥發生矛盾。父汗知道後把我們四人傳招到他的寢帳中,語重心長的對我們說:你們知道你們未來將成為什麼樣的人嗎?你們如同國家的四根基柱,基柱不穩國家就會滅亡。未來我是要把汗國交給你們治理,如果兄弟不和刀兵相見會給人民帶來巨大災難,人民會失去安定生活自相殘殺,傷亡無數。僅僅是為了你們一時心中不快?所有的人把希望、幸福寄托在我們身上,一個人的幸福相比千千萬萬人的幸福又算的了什麼呢?所以做事一定要想到後果,不要辜負人民對我們的信任!父汗還說了很多,我們兄弟四人深受感動。二哥向大哥表示了誠摯歉意。我們兄弟四人的心更加緊密了。父汗的教誨讓我們每個蒙古戰士都明白:我們是最偉大神的子民,是神選擇了我們,我們的行為是神的意志在人間的體現。即使面對死亡,也只不過是又回到神的慈愛溫暖的懷抱中重新開始生活。每個蒙古戰士都是生活在塵世中的無畏勇士。

隨著殘酷戰爭的洗禮,我們兄弟四人更加成熟與堅強。在第三次攻打西夏過程中,父汗不幸病逝,在臨終前留下了滅亡金國、西夏國的方針策略,就這樣一代偉人在甘肅境內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父汗離世後,他的屍體被秘密埋藏在能夠俯瞰整個蒙古高原的群山之顛。我下令墓地方圓三十「公裡」內為禁區;選派蒙古軍中最兇猛善戰的氏族守護父汗的陵寢,直到永遠。

三哥繼承汗位,按著父汗留下的國策先後亡金、西夏兩國。其間在攻打金國過程中,我率領七萬蒙古軍在河南境內全殲金國最精銳馬步聯軍二十餘萬,使金國元氣大傷,無力再戰,時隔三年即告亡國。十三世紀中葉,我的兒子蒙哥繼承汗位,派其兄弟忽必烈攻打南宋;派旭烈兀西征,攻陷阿拉伯首都巴格達;滅阿拔斯王朝,占領現今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建立伊利汗國。大哥的次子拔都滅俄羅斯諸公國,攻陷波蘭、匈牙利,創建金帳汗國。波蘭戰役中大哥的四子隆克力統領兩支萬人隊包圍了波蘭騎士團,戰鬥最激烈時重裝騎兵將領布魯率七支重裝騎兵千人隊展開了多路向心突擊,並在慘烈的戰鬥中一槍刺穿波蘭國王盔甲,砍下波蘭國王首級送回軍中大帳。波蘭戰役中參與戰鬥的法國聖殿騎士團、十字軍的條頓騎士團、波蘭騎士團全軍覆沒,幾乎無一生還。

長久以來在蒙古牧民中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預言:在未來成吉思汗還會帶領他的子孫回到人間,克服種種常人難以想像的困苦創建更偉大的事業。有幸,我就生活在這個偉大的時代!

做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更加偉大的歷史使命,宇宙重託,為此,我將付出我的一切。最後以《崢嶸歲月》這首詩作為文章的結束:

一代天驕神武姿,刀弓百戰朝四夷。
浩氣軍威懾敵膽,金戈鐵馬平天下。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