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善心當面指出同修的不足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8年11月28日】

協調人大姐是開著修的,這使許多人對她很崇拜,有了什麼事總想問問協調人心裡才踏實,而我卻認為這樣做是不在法上的,容易帶偏了一批人。雖然偶爾也有交流,但我總是抱著想改變對方的心,提出一些問題,這樣效果很不好。

每次協調人大姐還沒等開口,她周圍的人就會立即指出我如何的不對……,而每次協調人總是笑著說:「沒錯,沒錯,法太大了,都在法上,都在法上。」不僅沒達到糾正問題的目的,反倒說明我錯了。到後來,我發現也有一些同修在背後經常議論這位協調人以及跟她走的人如何如何不對等等,這使我心裡很高興,似乎找到了「知音」。我們經常在一起談論協調人最近又有了什麼舉動?她又看到了什麼景象向大夥傳播?又誰誰跟協調人又搞個什麼項目,這個項目很不在法上……。這種人心的背後議論已經形成了很大的間隔。終於有一天我猛然悟到:這一切都是舊勢力的精心安排,甲同修把聽到協調人的一切所謂不在法上的行為傳給乙,乙再加上一點個人觀點傳給丙,丙再把聽來的故事自然擴大一點傳給丁……,最後傳播了一圈,間隔也就自然地形成了,其間,傳播的同修誰也沒有悟到自己這樣做的本身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其間還有的同修把這位協調人一些不在法上的言行發到網上曝光,目地是糾正這們協調人和跟她走的同修,以便跟上正法進程。可是,這樣不僅絲毫不起作用,反而引起了更大風波和間隔。看到這種狀態,好長一段時間我心裡很難受,真的誰也說服不了誰,我能做到的,就是不再傳播,不看對方,並制止與我常接觸的同修別再干讓邪惡高興的事,同時認真向內找自己。

隨著進一步的學法,特別是澳洲錄像講法,我心裡亮堂多了。清晰地看到這一切正是自己怎樣面對和走過去的關係,從法中我們知道:不在事情本身對與錯,關鍵看人心,真正自己對了又能怎麼樣呢?放下人的東西才有神的東西。為什麼這些年來總是跳不出「證實自己對」這個圈子呢?非得要去證實證實自己嗎?師父的話在我心裡產生震撼,我在發正念清除心裡這種間隔的同時,能放下心來不執著於協調人的對與錯,並能用平和的心態善心指出對方的問題。

有一次,我真誠善心的對她說:「大姐,你說師父身邊有一個弟子跟你說:讓你這麼做那麼做,這其實已經很危險了,真正修的好的弟子絕不會這麼做,而你法理如果認識清的話也不會去向別人傳播,這是不是在證實自己呢?」緊接著,我引用了一些師父在這方面的講法。那一刻,我心裡很坦蕩,我說:「師父讓我們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我真的是為你好才說出這些話,如果不說的話,將來圓滿了我無顏對你,及對不起對我們寄無限期望的眾生。」接著,我真心實意地指出了她許多平時在我看來偏離法的地方。最後,她拉著我的手,很激動的說:「是啊,是啊,你說的這些不錯,我也是個修煉人,我也有錯誤,我也要消業,我也有過不去的關,大姐一定改……」那一刻,我倆緊握雙手,淚眼相看,心裡涌動著一股巨大的暖流。我第一次感到,我與她是那麼親,那麼近。腦海裡回放著許許多多曾經了不起的地方,也許我沒有執著,善心的話具有法的威力,深深的打動了她,她真的感覺我很知己,很值得信任,臨分別時,她一再說:「以後可要經常這樣在一起嘮嘮。」

是的,能不能抱著巨大的善心當面指出同修的缺點和不足,這真的是一道牆,是一道衝破人的觀念同化大法的牆。也是一個修去人心境界提高的狀態表現。我想,我們每個人如果都能向前邁一步,再邁一步的話,舊勢力還能間隔成我們嗎?還怕形不成堅固的整體嗎?那次我和這位協調人長時間的交流,我沒有一點指責對方,怨恨對方和證實自己的心,完全是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語氣善良平和,因此效果良好,這之後,我做了一個夢:我很快登上了座高山,站在山頂上,左手舉著一束鮮花,右手不停地擺動,像站在領獎台上的冠軍一樣,山下一片歡呼,眾生歡聲如潮,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