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裡的蓮

楊馨玉


【正見網2009年02月05日】

每天早上,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我便在樓下的空地煉功,那美妙悠揚的煉功音樂,漸漸把眾人從沉睡中喚醒,大家紛紛微笑著:法輪功的音樂真好聽,把人喚醒也那麼溫柔。

眾人隔窗相看,多少層樓的人都跟著比劃兩下子,臉上認真的神情。搬到這個城市以來,我便定期的往居樓群的信箱送發明慧期刊,人們也定期的從自家的郵箱裡,拿出不同的明慧資料來閱讀。看這眾人的變化,我的內心暗自驚奇,明慧網真神奇,不僅把全世界大法弟子的正念連在一起,也把眾生心中,那久遠塵封的夙願,一點一點的開啟。

每天早晨這樣堅持煉功,但很多時候腦子裡會翻出亂七八糟的想法:「算了,這套功法以後再煉吧。」或者想著「今天不想煉靜功。」又或者會想「一個姑娘每天站這兒---傻傻的,算了,還是回家吧。」但是轉念又一想:我怎麼能像常人一樣偷工減料,挑三揀四的。一個修煉大法的人,怎麼能帶著不想煉功的念頭去圓滿呢,就是要徹底清理那一念。即使再冰冷的天,也依然站在這裡。雖然開始也怕冷,但後來想到,對冷本身的感受就是一種情,不能被它控制,這樣就漸漸的克服了,煉著煉著就沒有寒冷的感覺了。在讀《轉法輪》時,師父說:「……因為這種場包含的物質是極其豐富的。構成我們宇宙所有空間的物質,幾乎這個功裡邊都有……」想到自己在煉這麼大,這麼厲害的功法,一些不好的念頭就消去了。

沒修煉之前我曾戴著眼鏡,修煉大法以後,視力逐漸的好起來。原本失去的美麗清晰,漸漸的有了神采。有個小孩子調皮的說:「學大法了,心神,眼神都回來了。」每次上街發資料舉行洪法活動時,我總會打出一念:「低下不好的東西,不准進入我的眼神,不准進入大法弟子的場中。」在物慾橫流的大街上,那些亂七八糟的廣告畫面真的不敢涉入大法弟子的眼神。

記得在一次訴訟開庭前,我很緊張,但想到自己是修大法的,是有使命在身的,於是便告訴自己說:「人間的法庭,不能審理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事,凡是今天出庭的法官律師只有聽真相的份兒,判決是師父說了算。」當天法庭進行的很順利,三個法官和在場的人都安靜的聽。法官看著鐵證如山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資料,聽著大法弟子的陳述,開始不以為然的表情變的認真起來,對中共公然挑釁全世界人的良知,殘忍迫害大法弟子的卑劣行經很震驚,聞知世界人權組織對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惡劣事態急切關注和救援,再一次震驚了。法官當庭宣布必須全部協助幫助大法弟子,不能有任何拒絕。一個開著修的大法弟子說,當判決一出來,滿天的神呀在急切的看著,鼓掌,真是震撼人心。

在面對一些很緊急的事情,有時我會想應該怎麼做,轉念又一想「以防萬一」。後來認識到這種僥倖,抱著懷疑的心態,其實並不是對師父對正法的正信態度,如果我從法理中清晰的明白應該怎樣做,如果我所做的是按照師父的講法在做,其實就是在行神跡,就不應該在有以防萬一的常人心態,那是變異的,並不是大法所要求的標準。想到這裡,便更清醒了,就是堂堂正正的對待救度眾生的事情。

出國後,看到海外眾多的大法弟子,每天忙碌著對政府議員講真相,做媒體,真的很辛苦。陡然來到陌生的地方,帶著救度眾生的願望。一天,我隨口問了一位西人同修總統府在哪兒,寫了一封信想送給他。同修馬上帶我過去。除了將要到期的一個臨時證明外,我什麼都沒有,只想把有關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在監獄遭受的迫害事實告訴總統。當時離下班還有半個小時,總統辦公廳的秘書看了看時間,問明了我的來意,看了那封信,整個過程我看到了秘書的表情,真切的感受到他內心此時此刻替我焦急的神情,他坐下來,四處打電話,幫我想辦法,我和這位西人同修一直在旁發正念。

最後,秘書把我的信和其他一些真相資料,裝在一個袋子裡,並封上號碼說,這些凡是有封號的,都是總統將要親自閱覽的。事情一下有了變化,我的臨時證明又被延長了,大概一個星期後,總統辦公廳給我來信,告知在幾號去辦公廳和某個官員會面。就這樣開始了對當地政府講真相的過程,我始終抱著一念,讓眾生聞得真相以挽救。我開始給不同的部門寫信,後來先後接到內務部、總理府、司法部的來信,表明他們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的關注,同時也和這些部門的官員,面對面的談論關於法輪功的事情。有的官員曾多次親自打來電話詢問近況。

後來一天,我發現怎麼這些接待我的官員一點架子都沒有呢?儘管我們都是第一次見面,當把中共鎮壓法輪功學員的消息告訴他們時,這些官員就像是你的朋友似的,坐著一圈,給你想辦法,彼此激烈的討論著。這番景象真還從沒見過,開始還覺的奇怪,但一想,怎麼一個修煉的人會有和常人一樣的想法呢?關於這些眾生未來性命攸關的大事,誰還敢對救度他們的大法弟子擺架子呀。自己的內心不覺的會心一笑。平時走在街上,看到那些還在迷中的生命,心中就很感觸,真還得再努力!

過程中也出現過干擾,也出現特務的跟蹤,但都在師父慈悲的呵護安排下,很巧妙的就甩掉了。

記得一次在翻譯受害同修的消息時,內心不覺隱隱的痛,心裡痛苦的感嘆著同修就這麼死了。在旁的一個同修看到我的表情,很直接的說:你的想法不對。你在翻譯的時候,他們都來了,就站在你旁邊,焦急的等待著,你用常人的心態來看待他們,是對他們的不尊敬呀。當時內心一下深深的觸動。用生命證實法的覺者,我怎麼能用「死」來形容,怎麼能用常人的同情心來看待同修呢。那時也好像一下看到了自己頭腦中對修煉的認識,不夠嚴肅和莊重。

在此之後的一天,在進山的半途中,頭腦一下裂開的感覺,全身震撼了一下,恍然間好像一下看到了這些早走的同修,那時也感受到,我在翻譯他們事跡的過程中,好像把這些同修都聯繫在一起,起著不可估量救度眾生的作用。後來再讀明慧網時,有個感覺:每一篇文章,每個大法弟子的事跡,就像是不同天體世界的展現,好莊嚴,好神聖。每到這時,內心就不禁感嘆:師父好偉大,一部大法成就這麼多的覺者。沒走入修煉前,總是不明白:為什麼人人都說法輪功是高德大法。修煉後才明白。

在很艱難的時候,我反覆誦記,師父在《洪吟》里說的:「存真善忍心中有道」,在我能按照法理的要求行事時,那些看似煎熬的感覺,就煙消雲散了。

人中有句話:「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偶一天,隔著鏡子忽然看到自己眼睛裡,閃耀出兩朵小蓮花,亮晶晶的。眼睛裡的蓮,閃閃的,看著來往繁忙的世人,不斷的告訴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記住「法輪大法好」,可不要錯過著萬古機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