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 蒼山洱海(之一) 永結同心

天涯知己


【正見網2009年10月23日】

從小,我就對西南三省產生了很多的嚮往,那裡有滇池、蒼山洱海,有天府之國,有都江堰,有西雙版納,有香格里拉,有很多豐富的少數民族風情。那方的山水對我充滿了很神秘的色彩。修煉之後,我慢慢明白原來我曾經與那方土地在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中結下了很深的緣分。

今朝我把這些經歷整理出來,目地是表達一下我對那方土地的感恩和說明兩個問題。這個算做一個小小的系列吧。這個小小系列分三個部分來寫:
一、永結同心
二、夫妻之恩
三、恩重如山

下面就開始第一篇故事。

一、永結同心

各位朋友,其實本文所要表達的事情根本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這裡不是要寫一個愛情故事。那麼寫的是什麼呢?看完此篇,您就會明白。

那是在元朝的時候,我的老家原來在海南島,後來搬到湛江一帶,由於父親是遠近聞名的能工巧匠,很多人都找他做木匠活,父親刀功非常好,在家具上,在房樑上刻鳥獸栩栩如生。這樣父親也能接觸到很多人,我從小就在這種氛圍中長大。父親是一個愛才的人,他的一位朋友非常喜歡詩文,他經常教我。自小我就非常的聰明,長得又非常帥氣,大家都十分的喜歡我。我也逐漸的變得有些滿腹經綸,刀功雖然比父親差很多,但是也能拿的出去。當我長到二十歲左右的時候,家裡出了一件改變我命運的大事。

一日,父親正在給別人做家具,官府帶著人來抓父親,父親很是疑惑,就問他們:幹嘛來抓我。那些人說,有人告你,說你偷了人家的五百兩銀子和很多貴重的首飾。「這是誣告!」父親辯解道。「我本人行的正,做的端,從來就沒有做過如此見不得人的勾當!!」「那我們回衙門再說。」差役強行將父親帶走,押入大牢。

後來有人告訴我說,是父親的一位朋友看父親一年賺那麼多錢而眼紅,索性與官府勾結,製造冤案。

我當時聽到這些,心裡好像一下子看破了很多的事情,原本非常好的朋友為了一點小利而誣陷他人,這份友情,是假的。那麼官府為了一點小利而被利用,誣抓好人,那麼官府的清正也是假的。父親以手藝而聞名,今朝卻被關押,那這份手藝和聞名也是無常的。人世間的一切是是非非的變數是如此之大呀!

記得自己在大海邊曾經寫了一首詩:

海風拂面心飄零
人生之路何方行
徘徊紅塵不知措
仰天長望淚瑩瑩

此時從遠方走過來一位老者,對我念出一段偈語:

如夢如幻紅塵行
悲喜無常如浮萍
看破虛幻尋大道
了卻迷苦笑在塵

我當時心想,詩倒是很好就是不押韻,老者好像看破了我的心思,於是笑到:我說的不是詩,是幾句開示你的話!後來他說,孩子,不知你能否下決心吃苦,如果真的有那麼大的決心的話,那你就啟程到西藏求法。不管怎樣,我保證你不虛此行!而且你一定要到大理的蒼山洱海,那裡有些事情需要你了結一下!」「那我怎麼生活呀?」我不解的問道。「你的手藝呢?」我經過老人的提醒,心也就放下了。於是回家辭別了老母,帶上簡單的一點東西,當然還有一本詩文和父親留下來的刻刀和別的工具就踏上了去西藏求法的漫漫旅途。

一路上憑著過硬的手藝倒也沒有吃多少苦,反倒看了不少的風景,豐沛了自己的經歷和閱歷。當走到廣西的時候,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位「小兄弟」在那裡哭泣,我走上前說,「你為啥哭呀?!」他說自己被父親打了,因為他不想與不喜歡的人在一起,父親就十分的生氣!我當時不知怎的脫口而出:

人間之情苦無常
何必為情哭斷腸
如我一心去求法
洗去鉛華塵中翔

「他」眼睛頓時一亮,哥哥你要干什麼去?我說到西藏求法,然後把我的經歷都一一跟「他」說了。「他」說,你自己走也很孤單,要不這樣我陪著你好嗎?我們結伴而行,免得父親看我不順眼。後來「他」告訴我,「他」叫小博。

但是在路上我發現「他」有點怪,在住宿的時候,「他」專門要一個房間,而且「他」總是對我十分的關心和細心,有時還給我講一些纏綿的愛情故事。反正不管怎樣,我那生就是少那方面的「筋」,一心要求法,別的什麼也不去多想!

長話短說,一日在一個煙雨濛濛的日子,我們來到了蒼山洱海,在一所很大的宅院門前路過的時候,正巧這戶人家正要找工匠做家具,我們就進到裡面幹活。

主人說,他的女兒就喜歡漂亮的家具,過幾日就是女兒的生日,他想做最好的家具,作為送給女兒的禮物。我一聽那就好好給人家做工吧!讓小博幫我打下手,這孩子手腳也十分的利落,就是力氣不是很大,像女孩一樣。

經過半個多月的光景,這些都弄好之後,主人請我們吃飯。在席上,主人問我:不知你今年多大?你要到哪裡去?我說,我今年二十四,要到西藏求得了卻生死的法!主人說,要不你就在留在此處吧,我……我的小女就是一個愛才的人,我把小女碧蓮嫁給你好嗎?這個孩子,在你來的第二天就對我說,讓我把你留下來!!「不可,萬萬不可。」我慌忙擺手,不知怎的我下意識的看了小博一眼,在「他」的眼神中有一種非常複雜的感受。「我今生立志到西藏求法,別的什麼也不會多想,謝謝您和您家小姐的美意!」說完轉身就要走。不巧此時天下起了暴雨,主人也非常真誠的挽留我們。我們只好又在這裡小住幾日。

過了兩日,我們準備要離開。頭一天的傍晚,碧蓮親自過來看我,與我說了很多話,就走了,說是要到小博的房間裡看看小博。過一會,她又回來了,但是表情很複雜,對我說,哥哥,你知道小博一直在騙你!!「騙我,騙我什麼?我不明白。」我疑惑的問。「他是一位女孩!根本不是男孩!!」她帶著一種複雜的口氣說。「你怎麼知道的?」。「我剛才看她在梳頭!而且我當時就拆穿了她的小把戲,一會兒她會變成女孩過來。這點小把戲在你們來的第三天我就發現了,你真是傻。」碧蓮嗔怪道。

正說著,門帘一挑,一位非常美麗的女孩出現在門口,我當時怔那裡,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時小博幽幽的說,當時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你,可是你根本不解我的意思,離開你又捨不得,就給你當「弟弟」好了。「哎!!」我長嘆一聲,我真是一個書呆子。碧蓮口氣十分堅定的說,你能把小博留在身邊當「弟弟」,就不能把我留在身邊當「弟弟」嗎?我一看,得!又來一位,哎,今生怎麼總遇到這種女孩。命苦哇!!小博此時好像很開通,說,哥就這麼定了,我與碧蓮姐姐好有個說話的伴,免得我們女孩家說話你也不懂。「我要的是求佛法!!不是要說話的。」我還是辯解。那我也「女扮男裝」陪你到西藏好啦!我找我爹說去。」碧蓮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

一會兒,她父親來了,說,剛才我得到稟報,說此去西藏的路上有很多強盜,還發生了戰爭,要不你們先在這裡修行,等到以後一切都平息了,再去不遲。我想想也無其它辦法,只好留下來。

過了半年,我又遇到那位在海邊的老人,老人教我們了很多修行的密法。於是,我們三個就齊心的一同好好的修行,一同的將佛法洪揚到蒼山洱海的山山水水,教化著那裡的眾生百姓。

當然碧蓮一家和周圍的親屬都篤信佛法了。再後來這裡先出現了刀兵之災,然後又出現了瘟疫,不管怎樣真正的篤信佛法的人們都在這些災難中倖免。

我們三人隨著人心去的越來越乾淨的時候,生命變得越來越純清,能力也是越來越大。因為我們的根基都很好,那些人情和人中的所謂的喜歡和纏綿的東西似乎都已化作雲煙,心中只有佛法和天地蒼生!!最後我們都是乘蓮飛升,完成了那生那世的結緣和修煉。

這正是:

生生輪迴為結緣
世世轉生苦錘鍊
今朝幸得大法傳
同心永結了前願!

此篇寫到這裡吧,請見下篇《夫妻之恩》寫的是我從這裡走出考上狀元,怎奈朝廷黑暗,與妻子一同回鄉養老的故事。為的是說明夫妻那種不離不棄的恩情所在。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