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執著不要被「逼著」才肯修下去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11月24日】

我自己和周圍許多同修似乎都遇到類似的事,明明知道自己的執著,但是就是不願意去,或去的不乾脆!拖的時間久了,最後被「逼」著有了教訓之後才去掉。

總覺得自己利益心去的不錯,平時在花錢買米、買菜等方面很少和人計較。但是就是有一點:喜歡買「便宜貨」,無論在超市或菜市,看到有處理的便宜商品總是想買點兒。這種心的根子無非是一種「利」和「私」,想用最少的錢買更多的貨。按說,這種心是很容易去掉的,但我卻拖了多少年總是不想去掉這個「習慣」。前些天,看到一個賣梨的,在那喊著:「一元錢一斤。」我一聽,「嘿,這麼便宜?!買上幾斤。」我問賣梨的:「能挑選嗎?」對方說:「行吧。」我當時還想,公平交易,我又不少給錢,你又讓挑,那就挑二斤吧。本來我挑選的都是很光滑的梨,可是回家一看,有幾個梨上有很大的黑爛點兒。當時我就悟到了:「人心哪!人心哪!」你不是想占便宜嗎?人家賣梨已經是處理價了,你不想人家賠不賠?處理價還挑三揀四,這哪像個大法弟子?這私心還小嗎?從那以後,我買東西那個貪便宜心和挑三揀四的習慣徹底去掉了。師父告訴我們不管做什麼事情首先要想到別人,哪怕是點滴小事都要想到這件事情對別人是否有所傷害。修煉人的境界不僅體現在理性的成熟和「大事」上能符合法的某一層要求,同時在一些小節上也要體現出自己的無私和慈悲。人心哪,總是在碰釘子之後才肯改,修的多被動哦。

有一個同修養了很多鳥,經常提著鳥籠去遛鳥。有好幾次我對他說:「你可夠執著的了,圓滿那天你能提著鳥籠上天嗎?」他說:「不行啊,我就這點執著了,等一等,最後我肯定去掉。」好幾年過去了,他的鳥不僅沒少,反而還多了幾隻。有一天早晨,他在餵鳥時,忽然發現一隻鳥被貓扒開鳥籠吃掉了。他心疼的想:「這是看我動不動心啊!我呢,就不動心。」可是,第二天早晨他再餵鳥時,發現又一隻鳥被貓扒開籠子吃掉了。這下他受不了了,這時他不是立即找自己的執著,而是去找那隻吃鳥的貓。把貓抓住送到百里之外朋友那去,讓它永不再來。我說:「修煉人越到最後越要純淨,那個羅漢因為一念都能掉下來,而你因為這隻鳥恐怕圓滿那天你要飛不起來。這點心何必讓師父逼著才能去掉呢?」他說:「是啊,是啊。」看的出,他這顆執著鳥的心,即使被逼著也不願意去。有時候往前邁一步真的很難。但誰都清楚:再難,那一步邁不過去是絕對不行的。師父要把我們一步步洗淨,而我們何必非要死死抓住那些髒物不放呢?

其實,我自己也有一些明顯的執著。比如:從小到大就喜歡貓啊狗啊這些寵物。尤其小時候家窮,睡覺總是摟著貓取暖。而家裡的狗從小到大,都是我幹活時的夥伴。現在雖然住在城市,但每當看到小區里一些大人孩子領著各式各樣的狗時,我心裡總有一種興奮感,眼神會不由自主的跟蹤很遠。說來也怪,有什麼心就會遇到什麼事。我開的小店的鄰居家養了一隻很漂亮的小狗,這狗很有靈氣。每當看到我時都會在我眼前跳來跳去,有一次竟然叼了一束花給我,當時在大家鬨笑中我很自豪,真是狗緣不淺。這以後,我經常給它買好吃的,而它對我也更加親近了。我也知道這是執著,也一次次想去掉它。可是每當看到它那個逗人的樣子,我就想:「嗨,就一隻狗唄,這點執著以後再去。」有一次,我回家吃飯時,它蹦蹦跳跳的跟到我家裡。當我吃完飯下樓時,這狗很讓人丟臉的在樓道里拉了一泡屎,那個臭啊,滿樓道都能聞到。正在我和另一個同修擦拭這泡狗屎時,樓上一個平時對我很尊重而又打扮入時的女孩掩鼻而過,那眼神對我很不解。事情至此並未了,這狗到了我小店後又拉了一泡屎,把顧客和店員臭的怨聲載道……直到這時我才猛醒:這執著比狗屎還臭,你還保留它嗎?從此,我對貓啊狗啊的執著徹底放下了。當放下後,我再看那隻狗時,覺得就是一隻普通的狗,心裡很平靜。

身邊有個同修脾氣很不好,話語尖刻,很有殺傷力。對丈夫和孩子往往是說一不二。修煉後雖然脾氣改了很多,但遇事時還是急噪和壓不住火。也知道不對,也知道是塊心,但就是下決心改的「力度」不大。有同修指出她的缺點時,她常常不以為然,或者用自己講真相做的好而掩蓋過去了。前不久,聽到另一個同修說:「你知道嗎?某某被人打了,挺重的,住進了醫院,這可不是偶然哪。」聽到這個消息,我當時多少有點難受,其實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就怕摔了跟頭還不悟道。當執著心或魔性拖了很久而不去時,必將要出現大的關難。舊勢力就是從這方面下手而迫害你,這些年的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其實,我覺得修煉中一但發現自己的執著或不好的觀念,就要立即主動的修下去!不要被動的一拖再拖,非要有了教訓時才肯去掉。

那天,有個同修給我說了一件事:每次他打開電腦時,都情不自禁的去點那些色情網站……心裡一邊想著不能看,不能看,而滑鼠總是離不開那點垃圾。然而,每看一次之後,他都會頭昏腦脹和渾身酸疼好多天。這種身體的強壓折磨終於使他明白什麼是「垃圾」。放下這顆心之後,他感覺思想和身體很輕鬆。其實,我覺得這是多麼危險啊,那些獄中被迫害的同修有多少人不就是長期執著心不去而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而鑽空子的嗎?修煉是嚴肅的,絕不是兒戲!我也不是說同修怎麼做的不好,只是把我所見到的這些現象寫出來,曝光一下,我們共同來認識,共同在法上昇華。不要被逼著修,而要主動的修去一些人的執著、觀念,儘快達到新宇宙生命的標準。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