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無恆常 天象有玄妙

莫心海


【正見網2010年12月06日】

物理學家相信物理學中的基本規律是放之宇宙而皆準的。也就是說在地球上發現的物理規律,可以被放心的運用到宇宙中的任何角落。但是最近幾年的一些發現可能動搖了這種信念。

據新科學家網站報導,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大學天文學家約翰韋伯(的研究小組分析了從遙遠星系傳播到地球的光發現,主導電磁相互作用的精細常數和宇宙的方向有關。年前,韋伯在用夏威夷州寇克望遠鏡研究遙遠宇宙類星體時發現,來自類星體的鐵和鎂的吸收光譜和地球上觀測到的吸收光譜不同。當類星體發出的光穿過其含鐵和鎂的大氣層時,有一些光被這些金屬原子吸收,因為不同的金屬只吸收特定波長的光,產生所謂的特徵吸收譜。韋伯發現,如果假定類星體的精細結構常數和地球上的不一樣,他的數據可以得到完美的解釋。  

精細常數是量子電動力學中的一個重要常數,它決定了電磁相互作用的大小,不同原子的吸收和發射特徵光譜。精細結構常數的數值約為1/137。在地球上,精細結構常數可以精確測量到約30億分之一的精度,而且和理論計算的吻合成度非常高。這一發現震動了物理學界,對相對論和目前對宇宙的認識提出了空前的挑戰。因為精細結構常數和光速有關,暗示光速不變可能也不再有效。雖然很多人表示懷疑,但是沒有人能找出韋伯分析中的錯誤。有人認為是觀測的寇克望遠鏡出了問題,所以韋伯重新分析了智利的超大望遠鏡觀測的來自遙遠類星體的光,發現精細結構常數和地球上的數值也不同。更令人吃驚的是,用超大望遠鏡的數據分析得到的精細結構常數既不同於地球上的數值,也不同於寇克望遠鏡的數值。韋伯認為那是因為精細結構常數的數值和空間位置有關。寇克望遠鏡和超大望遠鏡觀察的是宇宙中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說,精細結構常數和觀測對像的地點和方位有關。

韋伯的發現顛覆了整個物理學的信念:物理規律在宇宙各處都是一樣的。「這是事物的原則,」費米實驗室的物理學家克雷格.霍根說,「你可以外推到遙遠的地方,物理規律和我們這兒可能是完全完全不同的。」雖然韋伯發現的精細結構常數變化很小,但是原子的光譜取決於原子結構,而原子結構又取決於精細結構常數(也就是電磁相互作用)的大小。據科學家推算,如果精細結構常數比目前公認的數值大僅4%,就不會存在我們熟知的這種原子結構,也就不會有我們熟悉的原子光譜了。也就是說,即使在某處,精細結構常數和地球上的相差甚遠,但由於物質結構的不同導致「原子」光譜和我們所知的完全不同,無法用我們熟知的原子光譜作參照來推算其大小。

其實在天文上發現我們所了解的物理規律不適用也不是第一次。早在十幾年前,物理學家就發現發射到太陽系NASA飛行器的軌跡和用牛頓力學推算的結果有差異,計算表明飛行器受到額外的指向太陽的引力。天文學家發現星系中星體的運動也不符合牛頓萬有引力推算的結果而不得不引入了暗物質。

這這些發現意味著我們對宇宙的理解和現在建立的模型可能是完全錯誤的,因為它建立在物理規律在不同的地方完全一樣的理念上。特別是狹義相對論的光速不變原理,認為宇宙中的光速是一個絕對的常數,遙遠宇宙發生的事件要被地球上的觀測者探測到需要久遠的時間。所以現代科學認為天文現象發生的地方一般離我們都很遙遠,和我們人類社會關係很小。

而在中國古代,認為宇宙是一個有機整體,各個部分發生的事件是相互影響,相互關聯的,所以古人相信天人合一,認為特定的天象 變化會給人類社會帶來相應的變化。通過天象的變化可以預測到人類社會的變遷,所以古人講:夜觀天象」,正如易經中所寫的:「觀乎天文,以察時變。」利用天象變化預測國家大事的例子在歷朝歷代的天文志中舉不勝舉。

如《史記天官書》中有:「客星出天廷,有奇令。」就是天上出現超新星爆發,地上必有奇異的政令。

「秦始皇之時,十五年彗星四見,久者八十日,長或竟天。其後秦遂以兵滅六王,並中國,外攘四夷,死人如亂麻,因以張楚並起,三十年之間兵相駘藉,不可勝數。自蚩尤以來,未嘗若斯也。」古人認為彗星出現常常伴隨著災難。

「日變修德,月變省刑,星變結和。」就是說對君主而言,太陽有異象應該修德,月有異象應該減少刑罰,其它星有有異象則應該結和人心。

漢朝班固《五代史》中就有「元帝初元元年四月,客星大如瓜,色青白,在南鬥第二星東可四尺,占曰:『為水飢。』其五月,渤海水大溢。六月,關東大飢,民多餓死,琅邪郡人相食。」

《後漢書嚴光傳》有一則有趣的記載:「(光武帝)復引光入,論道舊故因共偃臥,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 嚴子陵 共臥耳。』」嚴光將腳放到光武帝的肚子上,太史觀察天象時看到天上出現客星犯紫薇帝星的異象。

《魏書》中有「六年六月,金、火再入太微,犯帝座,蓬、孛、客星及他不可勝紀。太史上言,且有骨肉之禍,更政立君,語在帝紀。冬十月,太祖崩。」

根據天文志中的記載,一般在天象出現後早則幾天內遲則幾年就會有應驗。但是有的天象出現的位置離我們可能非常遙遠,按照現代科學的很難理解。如果宇宙中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空有不同的物理規律,光的傳播的規律可能就和我們現在認為的很不一樣,天象變化對人類社會的影響也就不難理解。

雖然天象變化對人類的影響的機理現代科學不甚明了,但是根據一些史料統計表明,天文現象的確對人類社會產生影響。比如以76年為周期的哈雷彗星每次回歸的前後幾年,都跟一些大地震的爆發聯繫在一起。哈雷彗星回歸之後,地球上往往會出現大面積的乾旱、洪水、不合時宜的冰雪雨霜和流行的瘟疫等現象。

近十幾年,天文學家在廣闊的宇宙範圍內發現了許許多多驚心動魄的天象變化。包括宇宙加速膨脹,大量星系重組,新星體和星系的誕生,眾多星系的毀滅,超新星爆發和伽馬射線爆發等。因為篇幅關係,我們這裡僅列舉2005年來發現的一些重大天象。

2005年1月5日,錢德勒望遠鏡新聞網站發布消息,科學家在26億光年以外的星系團MS0735+7421發現了迄今為止發現的最大噴射。星系團中心黑洞吞噬了相當於3億個太陽的質量。爆炸產生兩個直徑均為60萬光年的巨大空洞。爆炸目前還在持續著。



2005年2月18日,NASA公布了最近發現的銀河系中一次極其強大的爆炸,在十分之一秒內所釋放的能量相當於太陽十萬年釋放的總能量。它是有記載以來宇宙中最明亮的一次爆炸。雖然爆炸距離地球有五萬光年,仍然擾亂了地球的上層大氣。迄今為止科學家在銀河系中只觀測到3次這樣的爆炸,這一次超過前兩次100倍。天文學家稱這是「千年一遇的天象」。



示意圖,爆炸發生在銀河系另一側的人馬座 (NASA)

2005年12月22日,新科學家網站報導,科學家在銀河系附近古老天區中發現了數十個嬰兒星系。距離我們20到40億光年不等。在這些星系中,新恆星的生成速度超過一般星系的100倍。這些發現讓科學家們驚訝不已,把它比作「你從窗戶往外看,正看到一個恐龍走過去。」因為這樣的星系誕生似乎應當發生在遙遠的過去。


NASA 2006年10月16日報導,哈勃太空望遠鏡在兩銀河系近鄰觸角星系中觀察到正在上演的壯觀「星系大碰撞」。隨著兩個星系不斷撞擊,數十億顆新星陸續誕生。



鄰觸角星系中正在上演的壯觀「星系大碰撞」

2007年10月24日荷瑪彗星突然爆發,亮度在24小時內爆增一百萬倍,成為英仙座的一顆肉眼可見的彗星。荷瑪彗星的爆發屬罕見的天象,天文學家表示,「我們觀察到的非常非常的不可思議」, 「它完全是現代空前未有的事件。」



荷瑪彗星2007年10月24日突然爆亮。

據NASA哥達德空間飛行中心2007年6月26日報導,武仙座星群MCG +05-43-16星系中,16天內競發現兩次超新星爆發。大多數星系每25年到100年有一次超新星爆發。雙超新星是極度罕見的現象。

空間網2008年6月3日報導,幾十年來,天文學家描繪的銀河系有四條主要螺旋臂,然而新紅外圖像顯示,銀河系目前僅剩下兩條主臂。



左邊是目前銀河繫結構,顯示兩條主螺旋臂,右邊是較早的銀河系圖像,有四條主螺旋臂。(NASA/JPL-Caltech)

據NASA發布的新聞報導,美國東部時間2008年3月19日凌晨2點12分,NASA雨燕衛星在75億光年之外的牧夫座探測到有史以來最強烈的伽馬射線爆發,其餘輝在地球上肉眼可見。之前在如此遙遠距離之外的任何物體都未曾達到肉眼的可見度。

哈勃太空望遠鏡發射18周年(1990-2008年)之際,美國國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和歐洲宇航局ESA發布了59張哈勃新圖片。這些圖片顯示星系間的碰撞和相互作用遍及整個宇宙,而且這些碰撞常常爆發出新恆星的誕生,或是合併產生新星系。天文學家認為,宇宙在大範圍內的變動是驚心動魄的。



據路透社2010年7月15日報導,天文學家稱,一個50億光年遠的空前強大的伽馬射線爆發在6月21日使NASA的雨燕探測器達到飽和。



伽馬爆GRB 100621A (NASA/Swift/Stefan Immler)

每日科學2010年8月11日報導,天文學家發現古老星系周圍存在美麗而神秘的紫外線環,有的大到足以圍繞幾個銀河系,其中存在大量新誕生的星體,意味著這些古老的星系已經「返老還童」。



古老星系周圍出現紫外線新星環。圖片來源:NASA

斯皮哲望遠鏡2010年11月18日網站報導,美國宇航局「斯必策」太空望遠鏡發現了宇宙中迄今已發現的最明亮的新星暴生現象。兩個巨型螺旋星系相互碰撞產生劇烈爆炸,其中有無數的恆星正在形成,新生星體所發出的紅外線總量相當於整個星系的紅外線總量。



超新星爆發數量急劇增長。超新星爆發是指恆星爆炸時,短時間內釋放出大量能量的現象。我們統計了最近27年(1984-2010)來所觀測到的超新星爆發隨時間的分布,數據來自哈佛大學的超新星列表網站:
http://cfa-www.harvard.edu/cfa/ps/lists/Supernovae.html。
超新星觀測的手段和規模在過去十幾年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從圖中可以看出,和上個世紀80年代相比,目前每年發現的超新星數目增長了20多倍。



為什麼在今天會有那麼多奇異的天象?現代天文學受現代科學的局限,難以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按照中國古代天人合一的觀點,當今的人類社會必然正在上演空前的巨變。確實歷史上中外很多的預言都點明了現在是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例如馬雅預言說1992年到2012年是地球更新期,地球上的一切都要經過淨化後進入未來。明朝開國軍師劉基在和明太祖朱元璋的對話中說的更清楚,他說:

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

說的是我們這個時代(預言中有很多線索可以推斷),整個宇宙發生了很大的問題,所以「未來佛」親自下來傳法度人,歸正乾坤。許許多多的佛道神為了這件事跟著下凡,但是如果不遇「金線之路」,他們也難逃滅頂之災,會被削去果位。從預言中暗示的時間和地點,不難推斷他所預言的正是今天的法輪大法。而1992年正是法輪大法公開傳出的年份。

詳細的預言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見預言網上的文章(http://www.zhengjian.org/zj/prophecy/)。

在值得注意的是這段預言中提到了「滿天星鬥」,中國古代認為萬物都有靈性,只是不顯現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如果是這樣,那麼宇宙中的巨變意味著其它的空間已經發生了巨變,這些巨變勢必會在以後或正在反映到我們這個空間中來。星體和星系都是神靈,他們在這段時間內的表現會反映到它們對映的天體。有的獲得重生而生機勃勃,有的會被解體和爆炸毀滅,這就是我們現在觀測到眾多天象變化的深層次原因之一吧。

細心的讀者可以看到在超新星數量隨時間變化的圖中,法輪大法發生大事的年份超新星爆發數量都出現異常,或達局部最大,或急劇增加。如1992年(法輪大法公開傳出),1999年(法輪大法開始在中國大陸遭公開鎮壓),2001年(中共炮製天安門自焚),2005年(法輪功大法倡導的三退開始)和2007年(以全面開創人類未來正統文化為宗旨的神韻演出開始)。

仿佛在印證這些預言,2005年後世界各地陸續出現了佛經中記載的優曇婆羅花。《慧琳音義》卷八則說:「世間無此花。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佛經中記載優曇婆羅花每3000年一開,這種花出現意味著轉輪聖王正在人間正法。按佛經記載2005年正是佛歷3032年。

大量的天機正在逐步展現給世人,在空前的正邪較量中,機遇和危險並存。有幸生活在這個年代的讀者不可不慎,不可不察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