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憶輪迴,修煉二三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1年06月07日】

下面所述都是本人的親身經歷或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同交流一下。

從三個夢說起吧:

一、夢中師父普渡眾生

本人得法也有好幾年了,但是並不是很精進,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雖然道理都明白,但常人的惰性使然,有時煉有時不煉,真是浪費了不少大好時光。幾年前的一個夜晚,夢中見了很大的一個寺廟,很氣派的樣子,但是卻被一片黑氣所籠罩,一個中年和尚,手弄佛珠,也是滿臉黑氣。廟前一個很大的香爐,說是香爐,但是夢中知道那是火炕,火海地獄。很多不明真相的常人紛紛向火炕里跳,一跳進去就變成了螞蟻大小,被火燒得“叭叭”作響。
  
畫面一轉,在茫茫的大海上,我和一些眾生在一艘大船上向對岸駛去,師尊化身為渡船載著我們,我們都站在渡船上,船到海中,渡船被海水腐蝕的很歷害,我又難受又感動,雙頰一熱,淚流滿面。
 
醒來後想想常人的寺廟還有多少能夠渡人,讓人正信,大多數都是烏煙障氣,而還有為數眾多的常人去上香,求發財,升官等各種執著心在求,殊不知都是在向火炕里跳。
  
而在普渡眾生中,師尊為我們承受的太多太多了……
  
二、夢中親歷輪迴
  
明朝的方孝孺是歷史上唯一一個被滅了十族的人。以下所述的就是和其有關係的輪迴事件。
  
我在當地是一個小企業主,幾年前收購了一個破產後的改制企業,企業在冊和退休人員有數百人,當地的一個商會和職工聯合起來,上訪堵政府門、官司訴訟等阻止我經營,好像與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幾年下來,折騰的我感覺死去活來,還好經過一系列的談判、金錢的付出,企業經營正常起來。不過我還要承擔在職和退休人員的醫保和養老。
  
在我難受到極點的時候,一天晚上,似睡非睡之間,在一個境界中的一大片竹林中,我、還有一個人,都穿著古代的衣服。被更高層的大覺者安排我下界轉生,並讓我扮一個角色,角色的名字叫方孝孺,夢中這幾個字是一個字一個字映入我腦海的,非常清晰。我感覺又感動又是殊勝,夢中認為我何德何能,讓我扮這麼重要的一個角色,夢境中又是臉頰一熱,淚流滿面。
  
身邊有一個大法弟子曾有宿命通功能。閒時將此事說與他聽,想求證一下,畢竟這事在常人看來過於稀奇。他說:“這是真夢,方孝孺所保的歷史上的朱允炆(明惠帝)就是我呀!緣者相聚,千古不變。”聽到這兒,我有些恍然大悟。  

歷史上的一切,歷史上所記載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神創造了歷史,神傳文化一點也不假,一切看似偶然,實則必然,一切都是為了今天大法洪傳。好多歷史事件中的主配角色都是今天的大法弟子所扮演的。
  
回到當下,我所悟到的方孝孺為什麼叫孝孺,也是為了表現歷史文化中的“孝”和儒家文化吧。歷史上被方孝孺所牽連被滅的十族數百人,被一個不相干的歷史事件枉送了性命,肯定也心懷怨氣,方孝孺也等於是欠下這些人的,在輪迴轉世中也要還啊!或許在現實中我正在消除著以前所欠別人的債,消除著自己的業力。
  
由於層次所限,所悟到的事情不一定詳盡,與同修們共同交流指正吧!
  
三、夢中再見師尊
  
一個客戶開業慶典,請我過去吃飯。席中都是他的老鄉,有好幾個象是社會上的小混混。飯快吃完,他們幾個也快喝的差不多了,就開始勸我喝酒。由於我不喝,言語間其中一個人就口吐骯話,開始威脅,我也沒有爭吵起身就走了。在路上,心裡多少還是有點不高興,但想到韓信能受胯下之辱,師尊也講過不能含淚而忍,氣恨而忍。並且這也是去自己的爭鬥心,回到家時心裡已平靜。晚上,夢中依昔又見師尊,笑眯眯的帶著我讓我看自己的修煉歷程,也包括歷史上方孝孺的輪迴,並對我說:“好好回味回味吧!”自己又是感動的臉頰一熱,淚流滿面……
  
生活中出現的任何大事小事對我們修煉人來講都不是偶然的,都在去我們的各種執著心。都存在上去或掉下來,所以我感覺我們修煉人每天都要反思一下,今天有些什麼事,自己在這些事上怎麼處理的。所反映出的自己的相應的執著心去掉沒有。
  
在中國目前這個物慾橫流的環境,也是修煉的好環境,在心性上,幾乎每天都存在過關與考驗。夢中師父的點化,鞭策鼓勵我,東土難生,大法難得,這麼好的機緣,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