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義》中的神諭

王昊天

【正見網2017年06月26日】

(一)神諭一

世間風起雲湧的戰事,八百諸侯孟津結盟,浩浩蕩蕩的征討天下獨夫紂王,各門各派的仙家聖尊也頻臨凡間,為姜子牙出謀劃策,打破了一個又一個的邪門歪術之陣,掃除了阻礙有道明君武王伐紂的一切禍亂。同時,眾仙家尊者,為了不耽擱姜子牙的封神日期,凡是封神之前出現的一切亂事,各位尊者不惜一切,無條件,無代價的前來相助,包括姜子牙的師父元始天尊,也多次下界助武王,助子牙。

其實,武王伐紂,天下諸侯結盟應之,這些都是世間表現出來的現象,之所以出現,是因為天外的高級生命,為了衡量評定各門各派修煉者的真實情況,為了擺放他們真實的位置,仙家在世間這一彈丸之地,打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正邪較量。藉助這場正邪較量,從中看各門各派修煉者的真實心性標準。根基淺薄,得不了正果,無福了道成仙的,只能降低層次和境界,做三界內的神,因為沒有超脫三界,所以將來還要入六道輪迴。

人們看世間,覺的一場一場的戰事格外激烈,正邪之間的較量,也表現的非常壯觀。每一步的發展,都絕對的有高層生命的控制。比如書中寫的,每一陣如何破解,用到什麼樣的法器,以及每一陣涉及到誰,都要分毫無差的齊聚在一起。

封神演義,也給人們留下了一個不解的問題,那就是,紂王殘暴成性,仁心全無。為何這樣的人,最終也會被封成神?

這段歷史,之所以被稱為「演義「,是為了將來要發生的大事,做鋪墊。比如,有位聖尊,為了讓後世人,能分清善惡,為了教化世人,而寫了武王順承天意討伐昏君紂王,子牙封神這樣的劇本。當然,在一場演出中,有演好人的,就有演壞人的。由於,某個演員把紂王這一角色,把紂王的殘忍,無道,演繹的淋漓盡致,達到了非常好的烘托武王賢明的作用。那自然作為演員,也算是有功的。單從這一點上說,在戲演完後,這個演紂王角色的人,也自然會得到相應的恩予。後世的君王從這齣戲中,獲得了教訓,違背天意,寵奸佞,好女色,奴役黎民,喪失民心,必定亡國的道理。君王引以為戒,不濫殺無辜,從正反兩方面,教化世人。當然,這只限於對劇本的演繹和詮釋。

如果,將來發生的事,不再是演義,而是實實在在的在發生著,比如現在世界上,黑幫亂黨殘殺信仰「真善忍」的正信之徒。那些比紂王的殘忍,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使用酷刑的人,那些殘害天下忠良的人,把百姓盡往苦難的深淵裡推的人,是否還會被封成神?何況那些殘殺正信的中共惡黨邪靈,無論怎麼折騰,它們都封不了神,因為它們信奉的共產主義馬列教義,就是徹頭徹尾的無神論,冥冥中已經註定了它們將來的下場,與神是徹底的絕緣。

這是《封神演義》透露出的第一個神諭:無神論者與神無緣。

(二)劫數

《封神演義》中三教上仙老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按照更高上界的天意,簽訂了封神榜,以觀三教中眾人的根行。並以根基大小,德行多少,修煉付出的多少,來封三界內的神。因此與之相對的地上諸國,也會在天象的變化下,出現系列的變數,用現代語言來說,即世間格局的變動。

上界給三山五嶽修行的人定下了劫數,為周朝享國的年份做了具體的安排,為殘暴的紂王也定下了他的去向,也定下了姜子牙的七死三災。這一封神大事,牽動了三界內外的一切生命。

但人們會問:究竟什麼是劫數?淺顯的說,就是一定的空間,一定的地域,按照某種發展規律,到一定時期時,上界生命會對這一區域的國家,用必要的手段,進行清理腐蝕,好的留下,壞的去掉。就像醫院的大夫,用必要的醫療器械,對病患進行各種針對性的切除手術,目的還是為了使病患的生命得以延續,使病患得到健康的肌體。一旦定下劫數,上界就要對這一區域的國家,大大小小的生命,進行審核,以生命的善惡表現,來安排他們以後的去向,罪大惡極者入無生之門,永不得超生,或者做鬼,或者做人,或者做神,又或者做更高境界的聖者,永遠避免輪迴之苦。這就是安排劫數的用意,考核生命的真正內在,是從善還是做惡。

也許不明真相的人會說:本來三山五嶽的人修煉的好好的,諸仙眾神也在各自的天國逍遙自在,為什麼一定要簽一道封神榜,攪動三界內外大小生命?上界生命是慈悲的,為何憑空多此一舉?用一個比喻來說:一個人的一生,身體上的細胞在不斷的產生新陳代謝,這一自然的定律,使身體上不斷產生新的細胞,把舊有的不適合生命狀態的細胞,代替掉,淘汰掉。人類的生命就是在不停地新陳代謝中,延續下去,繁衍過來。人們從來沒有覺的,身體的代謝,和慈悲會有什麼關係。放在一個更宏遠的角度上看,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中也像一個小小的細胞。幾千年的人類歷史中,人類從各種天災人禍,瘟疫,戰爭中走過來。回首看看歷史,戰爭是極其兇險的利器,傷人無數,但世間相生相剋的法理,使戰爭這件利器,來銷毀人對神不敬的罪業,消去人造孽的罪過。而要避免戰爭,最好的辦法就是民族整體的道德回升,行善重德,人人對上天心懷感激,個個安樂守道,敬天知命。瘟疫,戰爭,天譴的劫數也自然遠去。

回到現實,現在世界上,廣泛傳播,洪揚的佛家高德大法法輪功,及其倡導的「真善忍」,在受到中共迫害的十多年裡,以其和平理性,大善大忍的胸懷,傳向了世界110多個國家和地區。這個來自東方,凝聚著華夏神州自開創以來,最最正統的信仰精髓。「真善忍」的傳播,截窒了人類道德的繼續滑落。單從這一點上說,「真善忍」信仰,是幫助人們逃脫劫數的最好方法。

這是《封神演義》的第二個神諭。

(三)神諭三

1。閉宮止講

《封神演義》中說,因為封神在即,各門各派的掌教老師停止了宣講。也許人們會不理解:為什麼那些掌教老師一定停止講道,各門各派也一定要緊閉洞門,潛心修煉,一切都要等到封神過後。用現代的語言說,因為要糾正三界內一些不良的現象,三界內要進行局部的正法。因為在當時,封神是頭等大事,所以各門各派都不能幹擾了這件事。

對比現今,如果現在有更大的事情出現,比如,有聖者要正宇宙的法,那麼天下的各大宗教,各門各派也要因此停止宣講,而不能幹擾了宇宙正法這件大事。書中說,誰幹擾,誰將會降低層次和境界,同時,必受到各路正神的討伐,使得多年的苦心修行,化為烏有。這也是那些修道人,不尊師命,動妒嫉無明之火,肆意妄為,助紂為虐的終極惡果。

2。肉身成聖

《封神演義》中說,李靖,楊戩,雷震子等七人都是肉身成聖。但看看他們的經歷,人們會覺的,他們的成聖之路,似乎超出了人們傳統的修煉概念。因為這七個人 ,他們參與了興周伐紂的大小戰事。用現代通俗的語言說,他們參與了興建周朝的一切政治活動,他們出謀劃策,並實地參與了討伐天下無道昏君紂王的一切戰爭。他們特別的成聖方式,打破了舊有的修煉概念。以往一提修煉,人們就會認為進廟出家,遠離人群。從李靖等這七位肉身成聖的例子來看,修煉有多種方式,不一定局限在山裡,廟裡。只要他們走的正,即使身在世俗,即使參與了政事,也依然能成就正果。這點對現代人絕對是個很大的啟示。

李靖知道紂王殘忍,造炮烙,造蠆盆,殘害忠良,於是尊聽燃燈道人的勸言,棄官隱居,直待時機討伐昏君。如果當時,紂王說:李靖你原為總兵,拿朝廷俸祿,也竟敢討伐我?瘋了?你這是十惡不赦的顛覆國家罪,你這是在搞政治。也許,這種說法我們聽起來會覺的十分荒唐可笑。討伐無道昏君,是順天意而行,是行民族大義。面對殘忍暴政,人人都有責任去捍衛生命生存的自由權利,人人都有義務去「顛覆「暴虐。時光飛逝幾千年,現如今,如果有人出於好意告訴你,邪黨幹盡了壞事,歷次運動殺害了八千萬華夏同胞,斑斑罪虐,罄竹難書,其黨多行不義必自斃。老天將滅中共,趕快退出惡黨保命吧。聽到這樣的說話,若也會認為搞政治,那和上面紂王的話將是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