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音樂相關的遠古傳聞

季黛

【正見網2011年08月07日】

遠古,人類除了簡單的語言之外,就用動作、姿態等表情,來傳達各種資訊和進行情感、思想的交流。以後再繼續發展,才相繼產生了詩歌和音樂。在勞其筋骨當中,由於製造工具,人的手逐漸變得靈巧起來,又誕生了舞蹈、繪畫和雕刻。隨著人類的進步,思維能力和認識事物水準的提高,曲藝、小說、戲劇等藝術才接著被創造出來。

然後在上蒼有意無意的引領下,以禮樂舞的形式,進行宗教和祭祀活動,以此作為建立人們生活的準則、道德標準與倫理規範的楷模。在祈求神靈庇佑、除災去病、逢凶化吉、人畜興旺、五穀豐登,或是答謝神靈的恩賜、保護和對先祖的懷念中,開展神佛所擘畫的“萬物之靈”有序的繁衍過程。

《古今注》是崔豹撰寫的。他在晉惠帝時,官至太傅。崔豹字正熊(一作正能)。此書是一部對古代和當時各類事物進行解說、詮釋的著作。它對我們了解古人對自然界的認識、古代典章制度和習俗,有一定的幫助。這兒將其中所記載的音樂軼事整理如下:

有感而發

○《雉朝飛》,牧犢子所作。他是春秋戰國時代齊國處士(不去做官的學者),齊宣王時的人,年已五十了尚無妻室。有一天,到野外砍柴取薪,看見一對雉鳥,雄雌相隨而飛,因而意動而心悲,於是創作《雉朝飛》之操(操就是操琴、鼓琴、彈琴),將自己傷心的感受寄寓於琴聲中。那聲調中和絕妙。

魏武帝的宮人中,有個叫盧女的,是已故冠軍將軍陰叔之妹。年才七歲,就進入漢宮(當指東漢末年),學鼓琴,她的琴技鳴響特別嘹亮,迥異於諸多樂妓,善於創作新聲,能彈此曲《雉朝飛》。盧女到了魏明帝駕崩之後放出,嫁為尹更生之妻。

○《別鶴操》,商朝時代陵牧子所作也。他娶妻五年而無子嗣,父兄打算另外為他改娶別人。他的妻子聽聞之後,半夜起來,倚在門戶上而放聲悲嘯。牧子聽了,心中也愴然而悲,於是開口歌唱:“將乖比翼隔天端,山川悠遠路漫漫,攬衣不寢食忘餐。”後人因此而為他加上樂章呢。

○《箜篌引》,朝鮮津卒(看守渡口的隸卒)霍裡子高之妻,名叫麗玉所作。子高清晨起來,搖槳划船。有一個白首的狂夫,披散著滿頭白髮,手提著酒壺,在亂流中不顧危險的渡河。他那妻子,緊隨在後,大聲呼喊、制止,可是來不及了,那白首狂夫就墮入河水裡淹死。於是他那哀毀逾恆的妻子,拿起箜篌隨手而鼓之,作了《公無渡河》之歌。聲音甚為悽愴,一曲終了,那妻子也自己投河而死。這一幕,霍裡子高都看在眼裡,回家之後,把那曲調、聲音,仔細告訴妻子麗玉,玉聽了之後,傷心的不行,就取過箜篌來,描摹其聲,聽到的人,沒有不墮淚飲泣的。麗玉又以其所創作的聲曲,傳給鄰居女孩麗容,因名之曰《箜篌引》。

○《武溪深》,是東漢伏波將軍馬援南征時所作的。馬援有個門生叫爰寄生,善長吹笛,援創作此歌與笛聲相應和,名曰《武溪深》。其曲曰:“滔滔武溪一何深,鳥飛不度,獸不能臨,嗟哉武溪多毒淫。”

○《吳趨曲》,吳地人歌詠其所居之地的曲子。

○《平陵東》,是翟義的門人所作。新朝王莽殺了翟義,翟義的門人就創作歌曲,以表達心中怨氣。

○《薤露》、《蒿裡》都是漢代流行的喪歌,送葬時所唱,都收錄在相和歌辭中。創作者出自田橫門人。橫自殺(事見“田橫五百壯士”),他的門下食客感傷不已,為之悲歌。歌辭中說,人命如薤上之露,隔天天未破曉時就風乾、滅絕了。也即是指人死後,魂魄歸乎蒿裡,所以有二章,一章曰:“薤上朝露何易.",露."明朝還復滋,人死一去何時歸。”其二曰:“蒿裡誰家地?聚斂魂魄無賢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躕。”至漢孝武帝時,李延年乃分為二曲。《薤露》專送王公貴人發喪用,《蒿裡》專送士大夫庶人埋葬時用。同時讓抬棺挽柩者歌唱之,後世均呼為《輓歌》。

○《長歌》、《短歌》,歌辭裡,均言人生壽命長短定分,不可妄求也。

○《陌上桑》,出自秦氏女子所創作。秦氏是邯鄲人,有個女兒名羅敷,後嫁給邑人(同縣的人)千乘(官名)王仁為妻。王仁後來擔任越王家令,羅敷有一天出門在陌上採桑,趙王登台看見了而喜悅動心,因而飲酒大醉想要強奪羅敷回去。羅敷於是彈箏,創作《陌上桑》,以歌曲表明自己的心志。

○《杞梁妻》,杞植的妻妹,叫朝日所作。杞植戰死,他的妻子嘆息說:“上則無父,中則無夫,下則無子。生人之苦至矣。”乃抗聲大號長哭,她倆所共同居住的都城,受到感應而立刻傾頹,接著她投水而死。妹妹悲痛其姊的貞潔操守,於是為她作歌,名曰《杞梁妻》。梁,是杞植的“字”哪。

○《釣竿》,伯常子妻所作。伯常子為了避仇,躲至河濱當漁父,他的妻子思念他,每次到河邊,就唱《釣竿》之歌。後來西漢司馬相如作《釣竿》之詩相配,流傳至今成為古曲哪。

○《董逃歌》,後漢游童所作。東漢末年因有董卓作亂,以致老百姓不得不四處逃亡,後人學習游童之歌,以為歌曲樂章。而宮廷樂府也奏此歌,以為掌政者的炯戒呢。

○《上留田》,是個地名。其地有人父母死了,兄不識字,帶著幼弟倆孤苦無依。鄰人為其弟作悲歌,以諷勸其兄,故名《上留田》。

鼓舞軍心與歌頌皇室

○《短簫鐃歌》,是一種軍樂。黃帝讓岐伯所作。目的在建立軍功、光揚武德,奉勸戰士齊心保國。就是《周禮》所謂的:王師大捷,則下令奏凱樂;軍士有大貢獻,則下令演唱凱歌。漢樂有《黃門鼓吹》,是天子宴樂群臣所用。《短簫鐃歌》,只是鼓吹曲中之一章而已,也用以賜送有功諸侯歌唱。

○《日重光》、《月重輪》,此曲是群臣為漢明帝所作。明帝為太子時,樂人作歌詩四章,以贊太子之德。其一曰《日重光》;其二曰《月重輪》;其三曰《星重輝》;其四曰《海重潤》。漢末喪亂之後,其中二章亡佚。依照舊時說法,天子之德,光明如日,規輪如月,眾輝如星,沾潤如海。太子之德都能相提並論,所以重複讚揚。

神奇經歷

○《走馬引》,是樗裡牧恭所作。他因父親遭受不白之冤而死,為了報仇泄恨,所以殺人逃亡,藏匿於山谷之下。忽然,有天馬夜裡降臨,圍著他所居之室而長鳴。他夜半醒覺,聽聞其聲,以為是官吏追捕他,於是立刻奔竄、亡命離去。天明再去一看,原來是馬匹足跡呢。因此惕然大悟,想:“難道是我這暫時所居之處,將發生危險嗎?”就馬上整理衣物乾糧而走。進入沂澤深處,拿起隨身攜帶的古琴鼓之,描摹天馬之聲,此曲號曰《走馬引》。

○《淮南王》,是淮南小山(西漢淮南王劉安的一部分門客的共稱)共同創作的。淮南王喜歡服丹食藥、尋求仙道,非常禮遇方士,最後與八公相互攜手升天同去,不知所往。那些門客之徒,思戀不已,乃創作《淮南王》這首曲子。

結語

只要是涉及神傳文化的內容,不管什麼項目,多多少少都離不開神話傳說、成語典故、奇聞軼事與佛法道術的神奇展現,越是古老的傳聞,越發顯得不可思議。

因為那個時代,是個神、人共處的時刻,當然神通隨時運用,法術到處可行,一般人敬神禮佛又心地單純,除了讚嘆之外就是相信、仰慕!久而久之,見得多了,也可能跟著步入修煉的行列;或者就就見怪不怪的,習以為常,沒啥稀奇。

他們知道這是人家本身自帶的,是很自然的事,因為守分,也就不強求;因為明白,也就不妄想。因此人神共處和諧,因此這些傳聞確有其事!

只是如今深受“無神論”毒害的現代人類,因為不信有神,所以神也根本不可能給你展現什麼,惡性循環的後果,就是道德心法急速下滑而面臨末法末劫的大淘汰了!要想自救,看看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公演的節目,你就會知曉一切!你也就找到了救命的契機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