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2012之九:失落的大陸(中)

王斌


【正見網2011年12月06日】

人們通過不斷發現諸如被埋沒的特洛伊古城(Troy)、龐貝古城和赫庫蘭尼姆(Herculaneum)等史前文明遺址逐漸相信了人類歷史上的許多傳說的真實性。

亞特蘭蒂斯是一個傳說中高度文明的國度。它有著華麗的宮殿和神廟、祭祀用的巨大神壇、數不清的財富。那裡出產無數黃金與白銀,宮殿由黃金牆根及白銀牆壁的圍牆所圍繞。宮內牆壁也鑲滿黃金,金碧輝煌。那裡的文明程度令人難以想像,有設備完善的港埠及船隻,還有“能夠載人飛翔的物體”。然而它在一夜之間沉入了大洋。 

 


亞特蘭蒂想像圖

白種印第安人之迷

當西班牙人16 世紀穿過美洲叢林的時候, 他們遇到了很多奇怪的留著鬍子的白種的印第安人。這些白皮膚的印第安人告訴他們,他們是一個高貴而繁榮民族的後裔。在久遠年代之前的他們的祖先生活在大洋中的巨大島嶼上。它在一場巨大的災難中被毀滅了。

1942年3月,羅斯福總統從刻不容緩的日程表中抽出寶貴的時間,會見了剛剛從墨西哥的恰帕斯州進行考古研究回來的戴維•拉姆夫婦。拉姆夫婦給總統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他們終於發現了傳說中守衛墨西哥地下隧道的藍白皮膚的印第安人。這些印第安人與世隔絕,世世代代守護著密林深處的聖地,地下長廊的入口就在此處,它通向地底的遠方,那裡藏有珍寶。他們要求拉姆夫婦他倆立即按原路返回。戴維•拉姆夫婦早就聽說:在恰帕斯的腹地存在著早已荒廢的瑪雅人城市。在這些城市地下分布著構成網絡的隧道,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查出這種傳聞的真相。

早在17世紀,一位西班牙傳教士也發現了中美洲瓜地馬拉的―條地下隧道。從地圖上看,它位於安第斯山脈地下,長達1000公里以上。為了保護隧道,待將來人們掌握了足夠的科學技術再來開發,這些被發現的地下隧道的入口又被秘魯政府封閉並嚴加看守,它又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德國作家馮.丹尼肯曾進入過這個隧道。在隧道中,他極其驚訝地見到了寬闊、筆直的通道和塗著釉面的牆壁,多處精緻的岩石門洞和大門,加工得平整光滑的屋頂與面積達兩萬多平方米的大廳,還有許多每隔一定距離就出現的平均 1.8米至3.1米長、80厘米寬的通風井。隧道內還有無數奇異的史前文物,包括那本許多民族遠古傳說中提到的金書。隧道那種超越現代人類智慧的嚴密、宏大與神奇;使這位以想像大膽著稱的作家也驚得目瞪口呆。他認為隧道是用高科技的超高溫鑽頭和電子射線的定向爆破以及人類現在還不具有的某些技術開鑿成的。他毫不懷疑地認為,這是我們這個世界上最宏大的工程,也是世界上最大、最難破解的謎。

世界十大“失落”城市中,有兩處在秘魯,一處是聞名世界的馬丘比丘,另一處就在查查波亞斯(Chachapoyas)的庫拉普(Kuelap)古城。查查波亞斯(Chachapoyas)的領域位於現在秘魯安第斯北部地區,因馬拉尼翁河和烏庫巴姆巴河在巴古阿地帶交匯,查查波亞斯的領域形成三角形區域。無限浩瀚的馬拉尼翁河和這裡的山嶺地區使得該地區與世隔絕。從古印加時期起,就有關於白人生活在這一地區的傳說,“雲族” 這一名字是印加人對這個白人部落的稱呼,這一名字來自他們的居住地終日瀰漫著雲一樣薄霧的雨林。該部落由白人組成,族人個個皮膚白皙,其中也有白人婦女和孩子被編入當地的物志之中。16世紀這個部落因疾病和戰爭而滅絕。查查波亞斯編史家彼得羅‧希澤‧德利昂對該部落作如下描述:“他們是我見過的最白最漂亮的人,女人們非常美麗,非常溫柔,很多女人還成為了印加人的妻子,她們也會被帶到太陽廟。這些女人和她們的丈夫總是穿著羊毛衣服,頭上包著羊毛頭巾,他們的這種衣著標記在很多地方都很有名。”查查波亞斯(Chachapoyas)的“雲族”有自己的文化,非印加文化。人們至今沒法考究這個白人部落什麼時候來自什麼地方。他們十分神秘,在古代的發達程度是不可想像。他們的秘密也不輕易外傳。

在美洲大陸上生活著的這些鮮為人知的白種印第安人,我相信他們就是倖存的亞特蘭蒂斯人的後裔。 

柏拉圖的《對話錄》

希臘偉大的哲學家柏拉圖生活在約公元前四百年, 他是先知蘇格拉底的學生。柏拉圖在公元前350年撰寫了名著《對話錄》,以對話的形式描繪了神秘的亞特蘭蒂斯。這本《對話錄》記載了公元前421年他的老師蘇格拉底與三個學生之間的一次對話。這本《對話錄》是到目前為止學界公認的對亞特蘭蒂斯描述的最有價值的記錄之一。

柏拉圖家族的一位祖先、古希臘七賢之一的著名政治改革家和詩人梭倫 (約公元前638年-前 559年),曾在擔任雅典衛城執行官任職期滿後出國旅行,在埃及、賽普勒斯、小亞細亞等地漫遊達10年之久。在他結束遊歷生活回到家後,潛心寫作,他的許多作品中提到了亞特蘭蒂斯古國。梭倫素以誠實著名,他記錄的真實性毋庸懷疑,就連蘇格拉底也說道,“好就好在它是事實,這要比虛構的故事強得多!”而柏拉圖,繼承了他祖先的遺志,滿懷激情地投入到了對亞特蘭蒂斯島不懈的深入探求中去。他認為這一話題要超越以往任何壯美的神話、史詩以及傳奇。

在《對話錄》中柏拉圖的表弟柯里西亞斯在談話中說,梭倫有一次到埃及去旅行。梭倫到達埃及三角洲,也就是尼羅河分流的地方,在那裡有一塊叫作薩伊斯的地方。在那裡,他深受當地人的歡迎和愛戴,但他卻發現不論是他還是任何其他的雅典人所知道的有關那個時代神的故事與薩伊斯人相比都是那麼的不值一提。

有一次,梭倫嘗試著盡力向薩伊斯人說明自己正在講述的這些在希臘人的歷史上發生的事件是如何的年代久遠。有一位老祭司站出對他說道,“梭倫啊梭倫,你們希臘人還只是孩子而已啊,你所列舉 的希臘人中還沒有一個可以稱得上是老人呢。”梭倫忍住不快,問道,“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老祭司答曰,“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在思想上現在還很稚嫩;你們並沒有從你們的祖先那裡繼承什麼古老的思想,也沒有什麼任何科學稱得上是歷史綿長的。我會告訴這一切的原因:由於各種原因,在這個世界上曾經有過,也還將繼續有許多被毀滅了的人類文明。有一個連你們也知道的故事,太陽神赫利奧斯(Helios)的兒子法厄同(Phaethon)曾經因為無法駕馭他父親的馬車,所以一怒之下將天下所有的蒼生燒為灰燼,他自己也被雷電擊中斃命。儘管現在它聽起來更像是一個神話,但它卻能折射出在地球或許天堂上的某些文明從鼎盛走向衰敗的過程,比如在地球上燃起的一場曠日持久的大火:當大火降臨時,生活在高山、乾旱以及陡峭的地方的生物就比那些靠近河流或者海濱的生物更容易滅絕;在尼羅河爆發的洪水中,是我們祖先那些少嘗敗績的救世主將我們從一片汪洋大海中拯救出來。可是,另一方面,那些整天生活在高山上的牧羊人和放牧者,卻能從諸神用以清洗地球的 大洪水中僥倖逃脫,而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則會無一倖免地被洪水捲入大海;不管怎樣,有一條規律是永遠也不會發生改變的,那就是無論在什麼時候,洪水的路線始終是至上向下的,總是從高處流向平原和窪地,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我們這裡才得以保留了最原始的古代文明。無論是冬天的嚴寒,還是夏季的酷暑,都不能將其摧 毀,人類也得以生生不息地一直繁衍下來,儘管有時人丁興旺,有時數量銳減。因此,不管在你們的國家還是我們這裡,抑或我們所知道的世界上的其它地區,只要發生什麼重大或顯著的事件,都會被古人所記載,並且被保留在我們的祭壇中;而你們和其他民族僅僅是用書信和口頭的形式去承載這些歷史;那麼可想而知,如果一旦在全國範圍內爆發類似瘟疫的災難,留給你們的將會僅僅剩下那些可憐巴巴的殘存的記錄;你們整個民族又將不得不重新回到蒙昧的初始階段,對於古代所發生 的事情知之寥寥,不管是發生在我們這裡還是你們自己國家的事情。而至於你所描述的那些你們祖先的家譜,梭倫,他們簡直就是孩子們的童話;因為首先,你們僅僅記得發生過的一次洪水,但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歷史中曾發生了很多次;其次,你們並不知道曾經在你們那片土地上創造出最輝煌文明的族群,你和你們整座城中的其他人實際都是那些文明殘留下的後裔。可是這些對於你們來說卻都是全然不知,因為當初的倖存者們的後代早已經紛紛作古,這段歷史也就更加變得撲朔迷離 了”。

老祭司的描述

老祭司向梭倫講,據古埃及歷史記載亞特蘭蒂斯沉沒的時間是大約在那之前的9000多年前。由於梭倫的所在年代是約公元前600多年,如此推算,亞特蘭蒂斯最後的毀滅是於公元前1萬年左右,距今約為12000年左右。

祭司說:“亞特蘭蒂斯位於‘海克力斯之柱’(即今直布羅陀海峽)之外不遠處的地方,這座島嶼比利比亞和小亞細亞加在一起還要大,是大西洋上通往其他島嶼的必經之地,穿過這些島嶼你可以到達環抱大西洋的另外一片大陸”;“亞特蘭蒂斯大陸是位於大洋上一片凸起的陸地,但這座城市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平原,它三面環山,面朝大海,地勢緩緩下降;整個島嶼坐北朝南。周圍的群山層巒疊嶂,氣勢巍峨,景致蔚為壯觀。在群山環抱之中,有許多星星點點的村落、絲絲縷縷的河流與湖泊,還有一瀉千里的綠色草場,這些草不但為生活在這塊陸地上的動物提供了豐富的給養,而且也蘊含著許多寶貴的物種資源。”

“島上礦產豐富,特別是他們發掘出的一種閃閃發光的金屬,被稱作山銅。其珍稀程度遠超過黃金,在當時被視為世間最珍貴的金屬。其次,島上還擁有大量的森林資源,有足夠用於畜牧和飼養家禽的自然條件。此外,在島上還生活著成群的大象,動植物種類繁多。 所有這些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都是將亞特蘭蒂斯王國推向鼎盛的客觀因素。除了富饒的自然資源外,統治者還建造起輝煌的廟宇、宮殿、港口和碼頭;他們將這個國家逐漸打造成一個超級帝國:他們架橋建塢,將各個海島上的城邦連為一體;他們大興土木,在皇家宮殿的內側又修建宮殿,以祭祀天神和先祖。代代相傳,如此往復,其豪華奢靡程度和建築規模被不斷超越和刷新。在海運方面,他們開鑿了一條寬三百英尺、深一百英尺、長五十英里的運河,並在內陸修建了港口,等於說開通了一條水上走廊,通過這條運河船隻可以從內陸抵達入海口,其寬度足夠當時最大的船隻暢行通過。他們還將由不同水域分割而成的陸地劃分區域,在各塊陸地之間搭起橋樑,同時留出至少能夠容納一艘三層戰艦通過的寬度和高度。石頭是亞特蘭蒂斯大陸及其附屬島嶼普遍用作建築的主要材料,無論是氣勢恢宏的宮殿還是莊嚴 肅穆的廟堂,從內到外都由各式各樣的石頭砌成和修飾。其顏色也是多種多樣,有紅色、黑色,也有白色;經過精心的挑選和雕飾,不管在船塢碼頭還是雕樑畫棟, 它們都被廣泛地使用。它們有些建築風格十分質樸簡單,也有些需要精雕細琢,甚至被琢磨成光彩眩目、小巧精緻的裝飾品。此外,他們還在石牆外層包上名副其實 的“銅牆鐵壁”,只不過有的是用銅,有的是用錫,還有些是銅鋅混合金屬,在太陽的照射下,這些宮殿閃爍出奪目的光彩”。

“亞特蘭蒂斯是一個異常強大的權力中心,它統治著整個島嶼乃至周邊的一些部分,甚至還要跨越大洋將勢力延伸到大陸的部分地區;除此以外,這個龐大的帝國還統轄著利比亞在‘海克里斯之柱’之內、埃及以近的部分地區,歐洲以遠直至地中海一部分。巨大的權力中心在不斷膨脹、匯集,周圍的部族一個接著一個地被征服,整個海峽以內都是亞特蘭蒂斯帝國的勢力統轄範圍”。 老祭司又說,“後來亞特蘭蒂斯發生了猛烈的地震和大洪水,一晝夜之間,所有這些好戰的人都遭到活埋,亞特蘭蒂斯也就此沉入海中了。”

埃德加凱西之亞特蘭蒂斯

如果說埃及老祭司的描述是僅是出自於歷史記載,而世上有一些通靈人也給我們帶來了更加豐富的而生動的亞特蘭提斯的訊息,則是“親身的經歷”。其中一位是大名大名鼎鼎的埃德加•凱西。

 


埃德加•凱西 (Edgar Cayce )

凱西被人們稱為“睡著的預言家”,他的預言對個人、團體、國家、地理變化、世界發展和人類未來均有涉及。他曾準確預言了兩次世界大戰,印度獨立,1929年經濟危機,並提前十五年預言了以色列建國。他預言了種族問題將在美國造成的混亂,以及將有兩任美國總統在任期內去世(羅斯福和甘迺迪)。凱西於1945年去世,他預言的這些東西有些在他有生之年稱為現實,有些則發生在身後。凱西被稱為預言家,但事實上他一生留下的近一萬五千條“解讀”中,有關對未來的預言只占一少部分。凱西的解讀提供給我們以大量的關於上古文明的信息。

凱西對傳說中沉沒於大西洋的神秘大陸亞特蘭蒂斯情有獨鍾,在對超過1600人的生命解讀╋有700多人被提及到亞特蘭蒂斯/大西州(Atlantis)或利莫利亞(Lemuria)/姆大陸的生活經歷。 後來由埃德加凱西基金會出版了《埃德加凱西之亞特蘭蒂斯》,這本書初版於1988年。這本書涵蓋了亞特蘭蒂斯的歷史,從凱西於1924到1944年期間給出的數千份“生命解讀”中整理出來的。

凱西的解讀告訴我們,亞特蘭提斯覆蓋廣闊。這塊大地“西起於墨西哥灣/加勒比海,東至地中海邊” 的一個廣袤的大陸。物慾膨脹, 對科技和自然資源的誤用濫用對亞特蘭蒂斯造成三次巨大災難。她的輝煌時期是從公元前210,000到公元前50,722年,這一年這個大陸遭受第一次摧毀。凱西說亞特蘭提斯人原是“和平的人們” ,他們的物理和身體的發展很快,“因為他們認識到他們僅是整體的一部分,所以,對那些身體所必需的物質,僅取於自然。”他們既可思想旅行,也可身體旅行。令人驚異的是,旅行不僅僅局限在地球三維空間內!凱西說他們可以將“自己的身體從宇宙的一點移動到別處” 。

凱西還提到亞特蘭提斯的晶石---他們的動力源。從凱西的解讀中大概可以了解到亞特蘭提斯人在他們的 歷史上曾經將晶石使用在不同方面。首先,凱西說晶石是用來調諧給予生命的宇宙動力。這種調諧是為了幫助延長他們物理身體的壽命,和幫助他們的思想與原創能 量的連接。然後,解讀說有TUAOI晶石。解讀2072-10中,凱西說這個晶石系統被用來“引導各種形式的交通和亞特蘭提斯人的旅行。在這一時期,空中的交通,水面和水下的旅行均是同樣的導航方式。這種能力來自於這個 能量中心,或稱TUAOI晶石,它是以光束工作的。”

後來,人們將用於建設性的能力轉用於摧毀性的武器。Tuaoi晶石---後來凱西稱為火石(Firestone) ---變成了武器的能源;恢復青春之晶石發出了死光(Death Ray) 。漸漸地,失調的晶石的威力,不僅殺死了敵人,同時也攪動這個星球的環境和板塊的振動,地極發生了轉動,這個大陸的第一次毀滅發生了。凱西解釋道:“這種自然爆發是來自於漸冷的地球的內部,現在被稱為Sargasso海的亞特蘭提斯的一部分,沉入海底” 。這次毀壞將亞特蘭提斯大陸分成5個島嶼。有21個解讀指出那是50,000年前。

有52個解讀涉及到大陸的第二次毀滅,時間是兩萬多年以前。這次的火山爆發、地震及地極變化,亞特蘭提斯只剩下了3個的島嶼:Poseidia, Aryan和Og。巨大的海浪淹沒了其它陸地。先進的科技在第二次大陸毀壞後仍然得以保留。物理和意識層次上的戰爭一直在持續, 衝突攪動著這個大陸。

最後一次災難發生約在 公元前10,700,亞特蘭提斯最後的一個島也是最大的島波塞地亞(Poseidia)終於徹底沉入大西洋。這與柏拉圖(Plato)提及的亞特蘭蒂斯的最後消失的時間大致吻合。

從凱西的解讀中了解到,在整個亞特蘭提斯被毀滅的過程中,信仰神的人們,即那些還記得自己真正人生意義的人╋一直與已經深陷於物質世界和自我享受?自我榮耀的人們發生著持續的衝突。許多人則遷徙到別的洲繼續學習和教導他們的信念---與原創能量的同一。那些留下的則不停地與黑暗抗爭,直到亞特蘭提斯管理階層完全為負面能量和慾望所控制。許多祭司一個個陷入黑暗。有三位祭司,Atlan, Iltar, Hept-supht認識到亞特蘭提斯時代已經結束。他們收集整理所有記錄,分別帶往各地。Iltar前往墨西哥的Yucatan地區,Atlan則將記錄存放在 比米尼(Bimini) 島附近的波塞迪亞(Poseidia) 神廟裡,Hept-supht前往埃及。埃及的吉薩大金字塔,是由亞特蘭蒂斯的移民在公元前10,490到10,390年的大約一百年的時間裡建造完成的。亞特蘭蒂斯移民建造“記錄之殿”的其中放置了亞特蘭蒂斯的歷史和(科技)發明,位於一個小金字塔(日後被拆毀)底下的密閉石室內,在一條從斯芬克斯(獅身人面像)的右爪指向尼羅河的隧道的連線上。這一密室被預言將在即將到來的地球變動時期再次被發現。

凱西還說,始於20世紀的科技浪潮是大量來自史前文明靈魂轉世的傑作。例如, Mitchell Hastings是哈佛大學的高才生,FM廣播技術的發明者和奠基人,他的生命解讀確認他是亞特蘭提斯大陸能量中心的“火石”的建設和維護者,本人具有極高的潛在特異能力。而Mitchell公開他公開宣稱凱西對他的幫助,同時不遺餘力地支持凱西。

英格麗特:亞特蘭提斯最後的日子

英格麗特.本內特(Ingrid Bennett)記得自已的前世是亞特蘭提斯人。亞特蘭提斯有一塊巨大的水晶,它被置於水晶拱頂內一個黑色基座上的一隻圓盒中。它的作用是為城市供給能量。英格麗特在前世中,知識淵博,被提拔為“水晶護衛”,也可以稱作女祭司。

她說:亞特蘭提斯生活的全部是所有部分的一個看不見的和諧的集成。每個人是其一部分,每個人都知道,他們的貢獻對文明的整體運作是必需的。亞特蘭提斯有與飛碟相似的飛行器。它們在旋轉中起降,與由磁場能量發出的氣流有關。這些交通工具通常用於長途旅行。短途旅行則用可乘坐兩人的滑車。它有一個象水翼船一樣的引擎,工作原理與飛行器一樣,也是利用磁能場。象食物、家庭商品、或大件物體的商品,也以同樣方法用被稱作“sub-bers ”的大車運輸。

英格麗特常常用心靈感應去“聆聽海豚”的忠告。她能憑意念旅行。例如,如果想去幾哩外的田野,我合上眼睛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個地方。會有一種輕微的嗡嗡聲,我張開眼睛,我就會在那裡。她最喜歡與獨角獸(Unicorn)在一起,也用心靈感應進行交流。在亞特蘭提斯的東北部是有大片花草的田野。這些田野散發淡淡的芳香,英格麗特喜歡坐在那裡冥想。

亞特蘭提斯用通訊船傳送各地新聞。很多信息是由智者通過心靈感應接收。他們有特殊的接收能力,這與衛星接收站相似。他們非常精確,並且他們的工作只是坐在那裡接收從其他地方傳來的信息。在這個文明中,沒有嚴重的疾病。壽命一般可以達到200歲。所使用的治療方法由許多治療方法組成。水晶、顏色治療、音樂、芳香和草藥組合運用,以發揮完整治療的功效。患者將按要求冥想,以讓治療能量進入體內。

亞特蘭提斯人對孩子的教育,從三歲起就開始了。當身體和頭腦放鬆時,知識直接流入大腦的記錄部分。 由智者照看並且評估進度,對孩子們進行個別指導,以便發現、培養他們的特殊才能。這保證每個人都有相等的發揮他們全部潛質的機會。積極向上的想法和振動頻率是這個學習期間的重點。這使靈魂能夠達到它最高的潛力。身體和頭腦的振動頻率越高,靈魂的振動頻率就越高。你的內在意識越積極,它就越反映你外在意識或意識存在。當兩者和諧一致,也就會帶 來積極向上的世界。如果兩者無法一致,人們就會沉迷於貪婪和權力。

在英格麗特生活的時代,亞特蘭提斯世界已走到了它的盡頭。很多亞特蘭提斯人知道這一點,但是大多數人刻意忽略它,或是對此不感興趣。物質元素已失去平衡。技術非常先進。例如,空氣被淨化,氣溫被調節。技術高度發達,以至開始改變空氣和水的成分。這最後引起了亞特蘭提斯的崩潰。英格麗特說在那時人們並沒有婚姻關係。如果你想要與某人結合,兩個人就舉行一個結合的儀式。也有些人與動物性交,或與半人半動物的存在性交,例如一匹馬的身體有一個人頭。那時,他們可以成功地進行移植雜交,有許多人這麼做是出於性的目的。人們對此極為害怕,但卻並未採取措施。對於亞特蘭提斯人來說,控制他人思想的力量是一種野蠻的生活方式,這是不允許的,因為每個個人為他們自己的靈魂進步負責。這也隱含著危險:不能強制或懲罰他人。

背離了神的人們,最終還是會受到神的嚴懲。那一天終於來了:最長的一天、最後的一天、最後的一刻――天塌地陷、地震、火山爆發、火災。英格麗特看見大地岩漿噴發,烈火染紅天空。地球就像一隻沸水翻滾的巨大開水壺,彷佛一隻飢餓的野獸在吞咬它的獵物。英格麗特昏了過去,接下來飄向光明,向下看到陸地正在下沉。海水淹沒了大地。

一個維繫了多少萬年的輝煌時代就在這一天結束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