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讓我與創世主連上線」 台灣巡演完美落幕

【正見新聞網2017年10月04日】

1004

10月3日晚中秋前夕,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中山堂進行2017年亞洲巡演的最後一場,精彩的演出在一票難求中完美落幕。演出結束時,觀眾的安可聲不斷,他們把手拍紅了,還是不願意停,只要指揮一個回頭,觀眾如雷的掌聲便又再起。神韻交響樂團赴台巡演兩個星期,15場演出幾乎場場爆滿,且觀眾總是發自內心地呼喊,渴望再聽一次安可曲,不同城市都有觀眾表示,「那個喊最大聲的一定是我!」

神韻交響樂團完美地打破中西樂器的界限,更破除了21世紀新世代不願意聽讚頌聖樂的迷思。

自9月17日神韻交響樂團在韓國大邱展開亞洲巡演以來,亞洲觀眾都以如雷的「再來一曲」的熱情表達對天籟之音的由衷喜愛。隨後,交響樂團將赴加拿大與美國巡演,繼續將這聖樂、讚樂與雅樂,帶給世界其它地區的觀眾。捨不得神韻交響樂離開台灣的樂迷們紛紛上網購買和收藏之前的音樂會DVD,有的則開始倒數365天,期盼著明年神韻交響樂團再度蒞臨。

南非駐台代表:神韻讓我與創世主連上線

1004

「我覺得自己『變回』原本那個可愛純真、喜歡音樂的男孩,神韻的音樂會是一個人生命中最好的生日禮物。」剛過55歲生日的南非辦事處在台代表麥哲培(Robert S. Matsebe)在台北聆聽過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後,感動又喜悅地表示:「我覺得自己重生了!」

神韻交響樂團10月3日晚上在台北中山堂的演出精彩落幕,為2017年的台灣巡演划下了完美句點。延續前面每一場的熱烈場景,觀眾以如雷的掌聲表達了心中的喜悅,3首安可曲後掌聲依然如雷。前一天剛慶祝55歲生日的麥哲培對「55」這個數字有了新的體悟。

尚未來得及閱讀節目冊的麥哲培,一聽到神韻交響樂團演奏出的音樂,就深刻感受到樂曲中的神性力量。他表示讓他立刻想起韓德爾、巴哈創作出的贊神交響樂,也回想起《聖經》中提到大衛王彈奏豎琴讚頌神並與神溝通的故事,覺得非常的感動。

「與創世主溝通的橋樑」

為何神韻交響樂團的原創作品都是華夏音樂的曲調,而身為西方人的麥哲培卻完全能夠與神韻交響樂產生強大共鳴?

他解釋:「因為神,或創世之主(Creator),就是過去、現在、也是未來。創世主的未來與現在,對我們而言永續存在著。他的訊息其實持續都在與眾生對話,所以他與人的連結是『永恆』的,創世主永遠將手伸出,實踐著他的話語。所以一旦、一旦、一旦人讚美、歌頌神,那就是與他溝通的橋樑,讓人得以和創世主連結在一起!」

麥哲培深信,創世主無時無刻不在帶領著我們,「人無論怎麼叫他,不管是上帝也好或其它稱呼,但所指其實就是創世之主:所有生命的創造者,他是α(alpha) 及ω(omega)(按:希臘文的第一個與最後一個字母),他是所有的開始及結束,在人類開始前就已出現,在人類結束後仍存在,不論人類做了什麼,面臨了什麼,創世主仍在靈性上持續創造著人類!」

「過去、現在、未來,是創世主在『指揮』所有眾生之生命季節(all seasons of life)!」麥哲培還強調,「這些,我在神韻的樂曲中全部都聽見了!」

麥哲培的聆賞體悟,也能讓樂迷再一次回想到2013年,神韻男高音天歌所唱歌曲《回家的希望》,歌詞中正好有一句「創世主沒有延宕」。

「人的靈性(神性)部分是能與造物主溝通的。偉大的音樂能讓人內心平靜,如同先與喧囂的塵世『斷線』,然後就能與上天『連線』一樣。」麥哲培形容,「那種感覺,就像透過偉大的樂曲能直接與神『通電話』一般,從而聽到神的音聲。」

神韻音樂讓麥哲培感到非常的神聖而舒和,他表示,「這些樂曲讓我感到身體、心智、靈魂可以交溶為一體。」

「觀眾像是置身天堂的天使」

「我認為層次更高了,而且到後面越來越高。」聽過下半場之後,麥哲培的感受又進入另外更高的層次,他表示,「我覺得我可以坐在這裡一直聽下去,這音樂讓我感覺自己是坐在天堂中的天使!」

麥哲培充滿信心地表示:「像置身天堂!觀眾都可以看到整個音樂廳內,指揮如何讓觀眾也連結成為音樂的一部分。音樂觸動坐在這裡的人的心靈、心智與靈魂。她不但令人愉悅、放鬆,而且能撫慰、療愈人的心。」

「對許多追求靈性的人,或在精神生活感到不足的人來說,大家現在都會變得更有力量了!這音樂是賦予靈性絕大力量的裝備(武器)!」麥哲培說。

「我的生命被重塑」

在觀賞演出的前一天,麥哲培過了55歲的生日,而這場音樂盛宴仿佛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我感覺到能量,我感覺到現場強大能量的氛圍!」麥哲培感動地說,「我覺得自己『變回』原本那個可愛純真、喜歡音樂的男孩,神韻的音樂會是一個人生命中最好的生日禮物。對我來說也是,我重生(recreated)了,我的生命被重塑!」

透過演出,麥哲培相信,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天」的存在。

這個奇妙的經驗讓麥哲培重新定義了「55」這個數字,他說,「這兩個『5』各有一半」,他舉起雙手說,「合在一起就是鼓掌、讚頌,在我55歲這個年紀,領受到55歲時聽到的神聖音樂,我現在將之合為一體,贊賀生命被重塑!」

演藝圈資深指揮:神韻藝術總監很偉大

1004

曾為鄧麗君、鳳飛飛等多位台灣藝人伴奏的樂團指揮王吉宣欣賞了當晚的演出,他讚不絕口地表示:「很偉大!很震撼!很了不起!」

王吉宣從事音樂工作60年,曾經擔任中視、台視大樂隊、三立大樂隊指揮長達30多年,擅長小喇叭、薩克斯風、黑管等多種樂器。他對於神韻交響樂的演出讚賞不已,他表示,西洋樂器要和中國樂器搭配起來非常的困難,但是神韻卻表現得這麼完美,而且十分默契,真的很了不起。

他說,神韻交響樂團規模宏大,無論指揮、編曲、弦樂都是世界一流的,「高低起伏都會讓人感動、震撼!尤其小喇叭和伸縮喇叭,在我聽來都是世界頂級的!」

王吉宣自己上周開了一場60年的回顧音樂會,但是今天來聽神韻,更感覺到神韻音樂了不起,「要組建一個大型樂團,把中西音樂合併是非常困難,所以神韻的藝術總監,我覺得他是音樂的大慈善家,真的很了不起!」

「他們在世界各處演出,幾乎就像是行船的人在傳遞音樂的福音,對這些演奏家而言,是一生偉大的舞台,有這麼好的團隊,有這麼偉大的創辦人、音樂慈善家。」

他盛讚神韻樂團帶有的強大能量,「對音樂人來說,神韻音樂會讓人覺得自己很渺小,這麼大、這么正規的樂團,能啟動心靈能量很大!」

王吉宣也認為,神韻音樂是「百聽不厭」,「期待神韻能繼續下去,能造化更多人的心靈,撫平社會的浮躁和不安,造福更多的人群。」

公司負責人:神韻音樂像生命中的陽光

1004

豪雅音響負責人李秀鈴表示,今年是第二次聽神韻交響樂團現場演出,終場時她開心地說,「明年要一次聽兩場!」

散場時,李秀鈴盛讚神韻音樂氣勢磅礴,優美的樂音不斷地在耳邊迴蕩,特別是男高音歌唱家天歌與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兩位歌唱家演唱兩首曲目時,深深觸動內心,感覺仿佛連整個汗毛孔都豎起來了。

在聽神韻音樂時,她說:「感覺到旋律非常優美,實在是很不可思議,怎麼會有這麼美的音樂呢!」而神韻樂團的和諧度,以及和指揮家之間無間地配合,所傳遞的樂音,似乎處處在鼓勵人向善,「神韻演奏出很偉大的傑作,很觸動人心,鼓勵人向善,達到真善美的境界。」

李秀鈴表示,自己家裡是做音響設備的,了解音響好壞對音樂有很大的影響,但還在其次,真正好的音樂是觸動人心,「神韻音樂就像生命中的陽光,一聽就進入到心靈,讓你整個心打開,鼓勵人要樂觀、很積極、很向善。」這是她喜歡看神韻藝術團、聆聽神韻交響樂的主要原因。

打擊樂老師:編曲精彩 演奏很精緻

在國中小管弦樂團擔任打擊樂指導老師的黃俊傑也非常喜愛神韻音樂的編曲,「《水袖》、《藏鼓豪情》的編曲都非常精彩。《藏鼓豪情》可以聽到藏族音樂的特色,鼓類的編排很棒,音樂的大小、節奏張力都很精緻。鼓的節奏三十二分音符,以及編曲上和弦樂的對稱,都讓人印象深刻。」

黃俊傑尤其喜歡指揮米蘭⋅納切夫,「他的每個動作與音樂上的交代,表情或許不是很誇大,但是都很到位。樂團中,我特別喜歡木管和銅管的演奏家,他們都演奏得非常精彩。他們的凝聚力和專注力推高了演奏的層次,讓演出更精緻。」

大陸觀眾:中華文化被神韻發揚光大了

「中華文化被神韻發揚光大了,讓人感覺當中國人很自豪!」大陸民眾黃先生(化名)在台北中山堂觀看神韻交響樂團演出後說,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源遠流長,但在大陸都被破壞了。他希望神韻能到中國大陸演出,大陸人一定會很喜歡,「因為神韻代表中華文化!」

感覺慈悲從音樂中流淌出來

中秋節前夕的10月3日,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進行2017年台灣巡演最後一天的演出,黃先生讚賞演出「每個曲目都很好」,並高興地說:「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有這個機會在台灣到現場親身感受偉大的神韻音樂會。」

黃先生對開場的《下世正法》及《大汗》、《敦煌》曲目都印象深刻,他說,《大汗》音樂就感覺到蒙古特色,是草原上的風格,「那種很宏大,千軍萬馬的感覺」。《敦煌》是佛的各種造像、壁畫,「神韻把佛的那種慈悲,從音樂當中流淌出來。」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演唱的《梅花》,讓他記起第一次聽這首歌是鄧麗君唱的,今天聽她演唱風格不一樣,「耿皓藍沒有用麥克風,唱得非常好、非常好,她的基本功非常紮實,藝術造就很高。」

他說,聽到她唱到《梅花》歌詞中的「巍巍的大中華」很感動,台灣、大陸都是中華民族,但現在不盡人意的地方是,「台灣是民主制度,大陸非民主制度」,而且在中國大陸傳統文化給(中共)扼殺了。

他也讚賞中西合璧的樂團演奏得非常好:「中國樂器二胡、琵琶和西方樂器結合,融合在一起很協調,可能各自發揮長處,把優秀地方都能展現出來」。

意猶未盡 手鼓掌都拍疼了

「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結束後三次安可,也讓人印象深刻!」黃先生讚嘆道。他說,三首安可曲都很好,現場觀眾場面很熱烈,大家都起來鼓掌,「我的手鼓掌都疼了還一直拍,大家都很熱情,不希望音樂會結束,證明觀眾還要挽留音樂家,大家都捨不得走。」

「希望神韻能到大陸演出!」黃先生說,神韻交響樂團2個小時的節目演出,感覺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還沒聽夠,再想要有2個小時。」感覺人很放鬆,「大陸人一定會很喜歡,有機會一定要來台灣現場看神韻及聽神韻的交響樂!」

美國亞洲經貿辦事處長讚嘆:如聽仙樂耳暫明

1004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亞洲經貿辦事處長李忠文和夫人亞太旗袍文化聯合會副執行長陳韻如一同在台北中山堂觀賞了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的壓軸演出。聽完神韻交響樂,李忠文真誠地分享感受:「『如聽仙樂耳暫明』,非常的有韻味,這個音樂唯有天上有,所以叫『神韻』。」

李忠文隨後微笑地解釋,欣賞神韻交響樂令他的內心得到啟發,「所以是『如聽仙樂耳暫明』,感覺內心受到啟發、明亮起來,當然演出超水準才會讓觀眾有這種感覺。」

在演出過程中,坐在前排的李忠文還特別注意音樂家們的一舉一動:「可以從每位演奏家的眼神看出他們的專注程度,也可以看出他們對指揮非常尊重。」「這種尊重加上專業與默契,讓神韻達成這麼高水準的演出。」

對米蘭⋅納切夫的指揮功力,李忠文更是讚不絕口,「指揮讓這麼大的樂團整個融合起來,讓整個樂團的演出節奏非常順暢,這叫行雲流水,音樂家們專注地追求指揮要達到的音樂目標,配合非常緊密,達到了音樂旋律完全跟著指揮,達成完全一致、完全的默契。」

學生時代就先後接受中、西教育的李忠文,聽到神韻原創音樂結合了東西方正統音樂的精髓,令他驚喜:「東西方音樂的表現很諧和,也很自然,沒有感到東方與西方的隔閡或是差異,神韻成功了。」他還感受到神韻音樂「十足的調和」,「讓聽眾身心融合,非常舒暢,此曲只應天上有,為何在人間?」

李忠文還提到曲目《敦煌》令他印象特別深刻,感覺自己就像置身在敦煌石窟之中,「樂中有畫,畫中有樂。」

陳韻如聽完神韻交響樂後高興地表示,心靈非常充實,「我聽得很入神,很感動,(神韻音樂)讓每一個細胞都活化了!感受到正能量,很療愈、很開心!」

陳韻如強調,「神韻在國際間非常有知名度,非常棒。」她曾經觀賞過神韻藝術團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的巡迴演出,在聽交響樂時,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畫面也常浮現在她的腦海中,「曲目都有故事性,都在說一個個故事,令人振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