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被中共迫害的社會精英們

【正見新聞網2021年01月14日】

二零二零年,中央政法委、610下達了對大陸法輪功學員「清零」的命令,繼續執行江澤民「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滅絕性迫害政策,致使近9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62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5235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迫害使許多法輪功學員陷入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悲慘境地。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二零年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堅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320多名修煉法輪功的社會精英人士被綁架、騷擾、20人被迫害離世、53人被非法判刑。他們中有局長、教授、博士、大學教師、老師、律師、報社記者、警察、醫生、建築弱電專家、高級工程師、衛生院院長、廠長、經理、國家公務員、軍醫、法官、畫家、作家、翻譯、教育界知名人士、國學專家等各界精英人士等。

二零二零年被中共迫害的部份實例:

一、被迫害致死實例

1、濟南監獄警察王風強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迫害離世

山東省第一監獄科級幹部、工程技術人員王風強,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迫害失去公職,遭到綁架、非法勞教、非法關洗腦班迫害。期間,染上嚴重的肺結核,長期被迫流離失所、隱居。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因嚴重的肺結核症狀,王風強含冤離世, 年僅四十八歲。

王風強曾經是一位品學兼優的學生,一位有口皆碑的好職工,一個懂得感恩的孝子,只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做個有良知的人,在人生中最美好、最有價值的年華,從二十六歲開始,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包括養家餬口的權利。二十二年來,伴隨他的是無休止的綁架、抄家、酷刑折磨和強制「轉化」。

2、牡丹江海林市法輪功學員王淑坤醫生遭警察毒打離世

二零二零年六月末,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六十六歲的女醫生、法輪功學員王淑坤,被騙去單位後,遭到警察毒打。後出現腦出血症狀,於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含冤離世。

王淑坤女士在海林市海林鎮醫院退休後,返聘在鎮醫院任內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王淑坤被海林鎮醫院黨委書記韓艷打電話騙到醫院之後,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讓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還讓王淑坤承認她的丈夫於曉鵬也修煉法輪功(丈夫未修煉法輪功,但上訪二十九年),被王淑坤拒絕。警察居然在醫院裡對王淑坤大打出手,王淑坤身上多處淤青、膝蓋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濕透。幾個小時後回家。

大約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現腦出血症狀,頭暈、噁心。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點二十五分,王淑坤突然去世。

七月四日,王淑坤遺體在海林市殯儀館火化。她的丈夫於曉鵬趴在棺材上號啕大哭:「我媳婦是冤死的,我媳婦死得冤啊!我不會放過他們的!」撕心裂肺的哭聲令所有在場的人動容。

王淑坤去世後,警察曾找於曉鵬,要求他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網。

3、大慶市林甸縣一中優秀教師王鳳臣被迫害致死,呼蘭監獄逼家人必須簽「免責任書」

黑龍江省大慶市林甸縣一中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王鳳臣,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呼蘭監獄被迫害出現嚴重的腫瘤病狀,於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含冤去世。

今年五十多歲的王鳳臣,距離冤獄期滿只有半年的時間,他被迫害得大量吐血,上不來氣,生命垂危。可呼蘭監獄草菅人命,拒絕放人。六月二十六日,呼蘭監獄還逼迫家人必須簽免責任書:「王鳳臣死在監獄裡,獄方不負責任」以及「檢查完身體必須回監獄」的強制協議。

家人一直懇求保外就醫,可監獄就是不放人。八月九日星期日早晨五點左右,王鳳臣在哈爾濱農墾腫瘤醫院去世。

王鳳臣和妻子冷秀霞都是大慶林甸縣一中出類拔萃的優秀教師。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下午,王鳳臣、冷秀霞夫婦被綁架、抄家。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王鳳臣、冷秀霞夫婦分別被林甸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勒索罰款三萬元。

4、瀋陽四十七歲航空工程師胡林生前遭毒打、上「約束帶」、電棍電擊

遼寧省瀋陽市四十七歲的航空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胡林,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胡林在瀋陽市瀋北尹家鄉康家山監獄被迫害致死。

胡林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綁架、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並遭受毒打、上「約束帶」、電棍電擊、剝奪睡眠、奴役等殘酷迫害。

5、瀋陽市「優秀校長」李桂榮獄中遭毒打,被迫害致死

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桂榮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七十八歲。

李桂榮女士,原瀋陽市大東區合作街小學校長,曾被譽為「區十佳優秀校長」。二零零六年十月,李桂榮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綁架、被瀋陽市渾南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隊五小隊迫害。獄警為了逼迫她「轉化」,指使獄霸和包夾毒打她,拳腳相加,橫踢亂踹,並用硬底鞋猛跺她的雙手,李桂榮渾身被打的變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惡人薅住她的頭髮滿屋跑,大把大把的頭髮被薅了下來。還有蹲刑迫害,蹲一天一宿半、蹲兩天兩宿半。在蹲的過程中,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

6、遼寧省朝陽縣政府機關工委宣傳部部長李國俊控告江澤民,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慘遭監獄迫害離世

遼寧省朝陽市朝陽縣政府機關工委宣傳部部長李國俊女士,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遭到中共警察打擊報復,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朝陽市看守所與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李國俊遭慘無人道的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醫回家六個月後,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李國俊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三歲。在彌留之際,李國俊道出了她內心深處的一句話:法輪功沒有錯!

二、被非法判刑實例

1、億萬富翁、加拿大籍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學公司創始人、董事兼副總裁孫茜被非法判重刑八年

孫茜,女,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學公司創始人、董事兼副總裁。二零零七年入籍加拿大,曾以三十五億身價名列胡潤中國排行榜。雖然事業上取得了成功,但身體健康嚴重透支,患上憂鬱症、肝壞死、心悸、心臟驟停等疾病,醫治無效。二零一四年,孫茜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變的更加寬容、善良、平和。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二十多個警察闖入孫茜家中,將她綁架、非法關押。被關押時,遭受被辣椒水噴臉、連續兩週全天戴鐐銬、強制洗腦等迫害。中共強迫孫茜放棄加拿大國籍、放棄上訴權利。家人先後為她聘請過十多位律師,都被迫退出代理。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上午,孫茜案第三次被非法開庭,被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重刑八年。前辯護律師表示,所謂「審判」,完全違反法律程序。

2、原民革江西省委會主任科員張莉女士被中共重判七年六個月、罰金十萬元

二零一九年七月,江西省南昌市法輪功學員張莉女士被南昌市西湖區公安分局與東湖區公安分局聯合綁架。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被南昌市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個月、勒索罰金十萬元。張莉已上訴。

張莉女士,六十歲,家住南昌市東湖區子固路136號,原民革江西省委會主任科員(兼出納)。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張莉被中共邪黨綁架十餘次、多次被抄家,兩次被非法判刑,累計非法刑期七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三日,張莉在單位工作時,被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刑偵大隊惡警綁架。惡警對她進行刑訊逼供,用電棍電擊並施以酷刑折磨。後被南昌市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江西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3、天津市濱海新區優秀教師高麗娟被非法判刑九年、勒索三萬元

二零二零年一月,天津市濱海新區四十八歲的優秀教師高麗娟被非法判刑九年、勒索罰金三萬元。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天津市公安局出動大批警察,夥同各區級公安分局和下屬派出所在全市綁架法輪功學員。包括高麗娟在內,共有三十七人被綁架。其中至少十四人被非法批捕,八人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達十一年。

4、八十歲天津市老勞模郭德芬被非法判刑一年

天津市河西區八十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郭德芬,曾經在天津市糧食系統工作多年,因兢兢業業,踏實肯干,曾被評為天津市勞動模範。因堅修法輪大法,曾幾次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累計非法刑期不少於八年。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郭德芬和法輪功學員韓翠玲、鄧桂秋三人講真相,被河西區桃花園派出所綁架。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七,在天津市河西法院被非法開庭。七月二日,河西區法院對八十歲高齡的郭德芬非法判刑一年、鄧桂秋被非法判刑兩年兩個月、韓翠玲被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

5、給李克強總理寫信,吉林女教師宋彥群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吉林省舒蘭市女教師宋彥群,由於給中共總理李克強寫信,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遭國保警察入室綁架。十二月底,家人被告知,宋彥群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宋彥群,一九七一年出生於吉林省舒蘭市,畢業於長春商業高等專科學校國際貿易系。一九九六年八月,宋彥群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宋彥群曾任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英語教師。當時,她上課每個月能掙數千元,宋彥群對自己很節儉,但每個月都拿出兩千多元資助她的學生,經她資助的學生有數十位。

宋彥群與妹妹宋冰均是優秀的專業人才,正值風華正茂、事業有成之時,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被非法勞教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夜晚,被舒蘭市公安局惡警破門而入綁架,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分別被秘密非法判刑十二年、十四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妹妹宋冰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六歲;宋彥群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保外就醫時,體重僅剩八十來斤,常常整宿睡不著覺,一連好幾天不吃飯。

6、雲南大學副教授陳新文博士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報導,雲南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陳新文博士被秘密非法判刑一年零六個月。陳新文博士,男,五十四歲,雲南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陳新文博士講法輪大法真相被誣告,遭雲南大學協同昆明市五華區國保警察綁架、非法行政拘留了十五天。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陳新文博士被學校非法開除公職。

二零一九年七月,陳新文博士講真相再次遭到國保警察綁架和非法關押。陳新文博士被秘密非法判刑一年零六個月。

7、瀋陽理工大學副教授、法輪功學員於春生被非法判刑一年

於春生副教授,六十二歲。曾在瀋陽工業學院專科學校(現已併入瀋陽理工大學)機械工程系擔任副教授和系主任。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於春生被瀋陽北站派出所非法抓捕、構陷。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被瀋陽市于洪區法院非法庭審,于洪區法院法官郝星男沒有當場進行宣判,後於春生被非法判刑一年。此前于洪區法院通知於春生親屬罰款五千元。於春生於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已被釋放回家。

因為於春生堅持信仰真、善、忍,學校中共黨委撤銷了他系主任職務並剝奪了他的教學權利。於春生曾兩次被非法關押。

8、安徽銅陵學院法輪功學員黃永青博士夫婦被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十月,安徽銅陵學院黃永青博士夫婦被非法判刑:妻子張紅被非法判刑兩年,黃永青被非法判刑一年緩期兩年。現夫妻二人已被學校無理非法開除。

三、被綁架迫害實例

1、北京畫家許那被綁架,檢察院退卷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法輪功學員許那被綁架,並被構陷到東城區檢察院。十一月底,檢察院核實認為證據不足,已將案卷退回北京市東城分局。

許那的丈夫於宙,北京大學畢業,通曉多種語言,音樂人。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於宙被迫害致死,遺體仍然被冷凍著。許那本人也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判刑。此次許那被綁架,家中只剩下年邁的父親。

許那,一九六八年出生在吉林省長春市,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職業畫家。父親是文聯畫家,母親生前為吉林美院教師。許那曾兩次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在北京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許那曾遭受集訓隊小號嚴管隔離、酷刑等折磨,被強制盤腿捆綁、不讓睡覺洗漱、在雪地裡凍、禁止家人探視、軟硬兼施、頻繁調隊等。

2、四川作家、教育界知名人士王學明在內蒙古包頭市遭綁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四川法輪功學員王學明在內蒙古包頭市講學時,被包頭市青山公安分局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青山區看守所。

王學明(筆名唐明),作家、教育界知名人士、國學專家,出版專著10多部,個人著述頗豐,極具震撼力的文字讓無數人受益。

3、美好青春葬冤獄,哈爾濱好醫生李力壯再遭綁架

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下午,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李力壯被大慶警察蹲坑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大慶肇州看守所。

今年四十七歲的李力壯,外表清瘦,溫文爾雅,樸實善良,博學多才。他曾是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骨外科主治醫生。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關押、抄家,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經受了毒打、上背銬、坐鐵椅子、不讓睡覺、電棍電擊、關小號、扒光衣服讓冷風凍、溺水等各種酷刑折磨,身心遭受了巨大的創痛。大好青春有六年半是在非法囚禁中度過的。迫害致使李力壯頭髮花白、失去工作。出獄後,靠經營小生意維持生計。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製作了「天安門自焚」等污衊法輪功的電視新聞,毒害不明真相的民眾。作為一名外科醫生,李力壯一眼就看穿了所謂「天安門自焚」的騙人謊言。他曾做過氣管切開手術,當然知道切開氣管以後,因為漏氣,沒有氣流衝擊,聲帶是不能正常發音的,更不可能唱歌。中央電視台製作的《焦點訪談》節目中,自焚的小姑娘劉思影,全身裹著紗布,做完氣管切開手術接受採訪時,竟然能說話唱歌,且聲音清脆。這不符合醫學常識!可是這天大的謊言卻毒害了無數眾生,邪黨在把人往地獄裡推。李力壯開始了向世人講清真相,走出去證實大法。但是卻因此受到邪黨的瘋狂打壓。

4、深圳市關工委常務副主任唐海海夫婦被綁架

二零二零年三月,深圳市關工委常務副主任、法輪功學員唐海海及妻子法輪功學員孫雪新被綁架,他們夫妻被非法關押在深圳市南山區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唐海海任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長。深圳市政府幹部都很認同他的專業能力與高尚的品行。

5、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三日,蘭州法輪功學員、交通大學教師王琳被綁架

四、被騷擾迫害實例

1、非法刑期結束,南京馬振宇人身自由仍受限

曾受邀到白宮與川普會面的前南京師範大學系主任張玉華表示,她的丈夫馬振宇在經受三年冤獄後,於九月十九日獲釋。但至今,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無法與妻子取得聯繫。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報導,前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主任張玉華,曾在去年七月獲得川普總統接見。她在白宮向川普當面陳述了丈夫馬振宇遭受迫害的情況。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以馬振宇案為例,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虐待和凌辱,釋放因信仰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

儘管這一案件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但是馬振宇在非法刑期滿後仍未獲得人身自由。

馬振宇是原中國信息產業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雷達工程師。因給中共領導人郵寄法輪功真相信而被非法判刑三年。江蘇省蘇州監獄稱,已於九月十九日將馬振宇交給南京公安,但是妻子張玉華表示,至今未能與丈夫取得聯絡。

據悉,馬振宇現遭到南京市玄武區鎖金村派出所控制,居住在南京市夫子廟附近公安某單位收發室旁邊的一個房間。公安對馬振宇的家人施加壓力,包括其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不准與張玉華聯繫。南京市幾個派出所威脅各自管轄區域內的法輪功學員,不許和馬振宇聯繫、不許看望馬振宇,否則就要抓捕他們。

2、上海建築弱電專家、高級工程師徐永清遭當局強行搬家,被迫流浪街頭

徐永清,上海高級工程師。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結束冤獄。從洪澤湖監獄回家後,徐永清繼續遭騷擾、監控,最近被強行搬家,流浪街頭,無家可歸。

徐永清本是建築弱電專家,精通業務,為人正直,深受同事與客戶的好評與尊重。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片警茅志新邀請徐永清去天山路派出所,徐永清去後遭警察劫持、構陷,被非法判刑兩年、勒索罰金五千元。

徐永清在獄中被惡人打傷,出獄後失業在家。二零二零年三月底,辦理了失業救濟金,這成了徐永清的唯一收入。他和妻子在上海附近農村租房住,一直被中共非法監控、騷擾。

十月中秋節假期,徐永清回浙江老家看望母親。十月十一日,徐永清收到信息說他上海家裡的東西已經全被搬到奉城鎮鹽行村村委會的倉庫了(徐永清已付給房東到10月31日的房租)。徐立即啟程返回上海租房,發現門鎖已更換。目前徐永清無家可歸,流浪街頭。

3、養老金被停發,崔會芳起訴佳木斯財政局和單位戒毒所

崔會芳,退休司法警察。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一六年入冤獄後,被停止了養老工資待遇。冤獄期滿回家後,三年多的時間崔會芳一直靠打工維持生活。

為了維護自己的生存權益,她無數次找原單位佳木斯市強制隔離戒毒所、上級單位佳木斯市司法局、佳木斯市財政局、市政府,市610、市主管財政的市長、地方信訪辦公室。已經三年多,遲遲未能解決。她只好藉助法律訴訟,討還公道。崔會芳多次被當地警察和街道社區人員非法干擾。

五、被洗腦班迫害實例

1、湖北工業大學教師張華平再次被劫持到省洗腦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武漢市洪山區獅子山派出所警察,夥同湖北工業大學保衛處、湖工社區不法人員,威逼湖北工業大學職工、法輪功學員張華平老師到獅子山派出所後,將他劫持到湖北省洗腦班迫害。

張華平,男,五十多歲,畢業於武漢大學圖書管理系,任職於湖北工業大學圖書館。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來,他嚴格按照真、善、忍原則做好人,工作認真負責,不爭名利,與人為善。在親友、同事的心目中是難得的好人。

十月一日長假剛過,獅子山派出所警察就聯合湖北工業大學相關領導給張老師施壓,每天談話,逼迫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並以開除公職、進洗腦班的威脅。張老師聲明絕不會放棄修煉,就被綁架到省洗腦班迫害。

2、吉林市大學法輪功學員王之非教授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吉林市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地點:吉林市豐滿區旅遊賓館。據知,吉林市大學教授王之非被綁架到吉林市豐滿區旅遊賓館內的洗腦班迫害。

六、被非法辭退實例

堅持修煉法輪功,河南禹州市出了名的好警察查卓琳退休前被非法辭退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局工業園區派出所警察、法輪功學員查卓琳收到了禹州市公安局的一份《辭退公務員通知書》,原因是查卓琳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查卓琳今年五十七周歲,再有兩年就到退休年齡了。

查卓琳被非法辭退的消息傳出後,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很多人都在議論,很多認識他的人為他抱不平。

查卓琳十九歲應徵入伍,在部隊服役十七年。在東北邊陲守衛邊疆,為國防事業貢獻了青春。期間,查卓琳歷任排長、副連長、連指導員、團政治處幹事。曾獲集團軍「優秀指導員」榮譽稱號、三次榮立三等功。

一九九九年,查卓琳轉業到禹州市公安局刑警隊工作。因工作突出,二零零一年被調到禁毒大隊擔任中隊長;二零零三年到褚河鄉派出所任副所長。期間,多次被抽調到局專案組,帶領專案組偵破「6·19」寨子搶劫殺人團伙案,被禹州市公安局報請三等功;偵破順店鎮尹崗村姦殺幼女案;偵破花園臘八殺人案;打掉了萬英魁惡勢力團伙案等等。查卓琳是大家公認的好警察。

二零一五年,查卓琳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信件,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犯下的罪行。

二零一六年,禹州市公安局、政法委、610聯合騷擾、迫害訴江民眾。610主任吳慶旭拿著查卓琳的訴江信找到公安局,要求處理查卓琳。查卓琳受到非法行政處分並被扣發每月的績效工資兩年。兩年後,查卓琳要求撤銷處分,公安局相關領導卻逼查卓琳必須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遭到查卓琳的拒絕。從二零一六年一直到二零二零年,非法處分一直未撤銷,績效工資一直被非法扣發,共計約十多萬元。

明慧網經常發表因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的大量事例。這並不是幸災樂禍,而是為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謊言欺騙、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凶而深感惋惜。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一年來,已經有二萬多人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真名實姓的報應案例,有據可查,值得人們深思。

「善惡終必報」是亘古不變的宇宙鐵律,作惡者躲不過法律的制裁,更難逃天理的懲治。所有迫害走在神路上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中共官員與其追隨者,不但自己遭惡報,也禍延家人。鑑往知來,奉勸行惡之徒,趕緊懸崖勒馬,不要再協同迫害法輪功,以免它日惡報臨身之時,悔恨已晚。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