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善忍 音樂人擺脫10年毒癮 卻面臨判刑

李晨星

【正見新聞網2021年07月25日】

一個吸毒十年、放任無度的音樂青年,在身心崩潰的邊緣偶遇法輪大法,一朝毒癮消失、重獲新生。修煉十三年的他,卻因信仰「真、善、忍」而橫遭綁架構陷,被關押一年後,正面臨非法開庭。

音樂青年陷毒癮 頹靡痛苦絕望

他叫劉強,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父親是中國第一批飛行員。劉強六歲之前,一直在鄉下老家跟著奶奶生活,直到要上小學,才被父親接回北京軍區大院的家中。

或許是在鄉下自由慣了,劉強繼續著不受管束的生活,成了個「小混混」。他十二歲學會抽菸、喝酒、欺負弱小同學,讓父母很是頭疼;中學時代就開始談戀愛;走向社會後更是吃喝玩樂,追求物質享受與精神刺激。

職業高中畢業後,他不顧家人反對去學彈吉他、玩音樂,還留起了披肩長發、蓄起了鬍子;由於沒有收入,經常伸手問父母要錢過活。

一九九六年學音樂時,劉強學會了吸食大麻,這一吸就是十年。那時他根本沒有專心學習音樂,而是在吸大麻過程中尋求虛無縹緲的感覺,依靠毒品找所謂的創作靈感。

長期吸毒對劉強的身心造成了很大傷害,他不但出現幻覺、妄想和類偏執狀態,還伴有思維紊亂、自我意識障礙,出現雙重人格。每天,他都要靠大麻提神,吸食中好像會變成另一個人;到後來,每次要吸之前,腦袋就特別疼,成了慢性病。

那時的他,每晚跑夜場演出之後,都要到夜店跟一大幫人喝酒吸毒,直到凌晨才醉醺醺地回家睡覺,有時還帶不三不四的人回家過夜;下午起來後,收拾收拾又要趕夜場演出,然後又是酗酒、吸大麻、泡妞,周而復始。回憶那段生活,劉強曾說,用「糜爛」一詞來形容都不為過。

劉強是一米八的大個子,體重卻不到一百二十斤,臉蠟黃,二十幾歲看起來像三十歲。家人和朋友都好心勸說:都快三十了,不能再這樣混了。他的想法卻是:就這樣吧,有口飯吃,能活著就行了!後來家人覺得管束不了,也就放棄了勸導。

劉強那時覺得整個人廢掉了。一天晚上,他吸完大麻躺在床上,開始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身體特別不舒服,有個聲音告訴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哭了,內心非常痛苦。

偶遇法輪大法 一朝毒癮全消

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劉強在清理抽屜時,無意間發現一張白色的光碟。那是三個月前他去朋友家作客,敲門時在門縫裡發現的,當時出於好奇,就隨手放進了包裡。

光碟上印著一朵蓮花,他心裡一動,就打開來看。光碟裡面有個影片《風雨天地行》,還有一本電子書——《轉法輪》,當時只覺得好奇就一直看了下去。沒想到第一次看,就被裡面的內容吸引住了。書裡講的是如何做一個好人、如何為別人著想、不與人爭鬥、孝敬父母……他一下子明白了人活著的意義:當人是為了返本歸真,這道理一下子打到了他的靈魂深處。

「這就是我要找的!」劉強對自己說。不到一週時間,他就把書看完了,從此就再也放不下了。就這樣,劉強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三個月後,他的菸癮、酒癮全部戒掉了;而大麻,在開始看《轉法輪》當天就想不起來要吸了。

學大法之前,劉強接觸過其它宗教,還給「活佛」磕頭、念經、燒香、捐錢,但還是抽菸、喝酒、吸大麻,沒有任何改變。

修煉大法後三個月內,以前所有的壞習慣戒掉了,滿嘴髒話也消失了。他說,法輪功師父給他清理了身體,身上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了。他把長發和鬍子全部剪掉,人變得精神了,生活裡從此有了陽光。

他深深感到,「是師父把我從萬丈深淵中解救出來,從內心深處把污濁清洗掉,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頂住壓力自修 學會為人著想

中共的打壓迫害中,對大法的各種造謠宣傳鋪天蓋地。劉強的家庭來自軍隊,受邪黨迷惑很深。一開始,家人接受不了劉強修煉法輪功,不是打就是罵,劉強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也不聽,一味地排斥。

為了阻止劉強學大法,有一次家裡人叫上親戚一伙人把他狠狠揍了一頓。劉強想這也是自己的魔難,這麼大的壓力,就是看自己能否走過來,能否堅持。後來父母看到兒子發生的變化——不但戒掉十年的毒癮,而且開始關心家人,慢慢的就不再打罵。他堅持了下來。

通過學法,劉強也看到了過去自己給家人造成的傷害。之前父母為了方便他玩音樂和朋友聚會,讓他住十五平米的大屋,老兩口帶著小侄子住五平米的小屋。修煉大法後,劉強把大屋讓了出來,還經常力所能及幫父母幹些家務。他說,自己「人變得溫良和善,學會了為別人著想,不再那麼自私了」。

酒吧環境煉心 忍苦修善得福

後來劉強開始找工作,先是在一個酒吧工作,月薪只有一千元。他每天干雜活、賣門票,幫客人存衣服,收拾空酒瓶、搬啤酒……哪個地方需要人,他就去干,從不挑剔。酒吧裡充斥著菸酒、毒品、女人,每天都在嘈雜的環境中穿梭,他的心卻是寧靜、祥和的。因為他有了自己的目標。

那時候,他每天下午三點上班,凌晨四點下班。酒吧離家裡二十多公裡,夏天他騎單車上下班,冬天凌晨氣溫很低,他就等早班地鐵回家。有時候早班地鐵還沒開門,他就在門口等著,常常在車上睡過站,到家已是早上七八點。每天儘管很累,到家後煉習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小時,馬上疲勞就消失了。有大法在,他的心不覺得苦,因為師父說:「吃苦當成樂」[1]。

在酒吧環境中,常常有心性上的考驗。以前遇到摩擦,常常是他打別人;修大法後,他完全轉變了。有一次遇到一位無理的客人,不給錢就想進去看演出,被劉強拒絕,那個人抬手就要打劉強,把他逼到了牆角……最後被同事攔住了。劉強心裡明白,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

由於劉強表現出色,老闆很信任他,很快給他換了新的工作,庫管、銷售、財務,所有事情都交給了他。工作中,劉強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貪圖利益,為客人著想。慢慢地,他的業績越來越好,工資越來越高,身邊的朋友也越來越多。朋友告訴劉強,跟他接觸沒有距離感,因為他思想裡不存壞念頭。劉強知道,這都源於修煉法輪大法帶給他純正祥和的能量場,這份善的力量無形中傳遞給了別人。

再以後,劉強有了自己開的小店,結婚、買房、買車、生子,和妻子相敬如賓。他說,這都是修大法的福報;家裡人也都說,他煉法輪功後這幾年非常順。誰會想到當年頹廢的癮君子、沒有生活目標的小混混,會有這樣的改變?

導正人生方向 卻因信仰被抓

劉強這樣說過:「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新的生命,把我從道德墮落的泥潭中撈了出來,讓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從做好人做起,還要做更好的人;是師父的慈悲救度,使我明白了此生為何而活,使我看透了這紛繁複雜的人生,不再彷徨、迷惑……」

然而,中共從本質上與「真、善、忍」為敵。這樣一位浪子回頭的青年,通過修煉大法不斷要求自己做好人,被以「破壞法律實施」(刑法第三百條)為由批捕。

2020年7月19日,劉強與另外十名北京法輪功學員——許那、孟慶霞、李宗澤、李立鑫、鄭玉潔、李佳軒、鄭艷美、鄧靜靜、張任飛和焦夢嬌在同一天遭到綁架。在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關押近十一個月之後,他們被構陷到東城區法院,被非法起訴的罪名是「往網上發疫情期間的照片和文章」。十一人中,有因信仰屢遭迫害的文藝精英,也有許多九零後青年才俊。劉強或許是他們中經歷最特別的一位。

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煉人從做好人做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的心性,提升自己的道德境界,挽救人類敗壞了的道德,從而獲得心靈的淨化和身體的健康,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而且也是經過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實踐所證實了的客觀事實。

「真、善、忍」是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是普世價值中最具價值的一部分,是人類道德的最高境界,是一種最高尚、最偉大、最純正的信仰。用法律手段打壓踐行「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既違背天理、違背道德良知,也違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

一同被抓的北京畫家許那在一篇自述中寫道:「每一個被扭緊的螺絲釘都是有罪的,它加固了這個機器的邪惡運轉。」時事評論員石山撰文表示,「面對那些罪惡假裝看不到,甚至有意無意去配合的人,無論再無足輕重,在道德上可能都是有罪的。」

在善與惡的天平中,如何擺放自己的位置?是明辨正邪、善待好人,還是聽信中共一言堂宣講、助紂為虐?這既是體制內每個責任人面臨的選擇;對看似無關的人們來說,同樣是人性的試金石。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本文據劉強被中共非法抓捕前自述整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