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藝術家用鋼筆畫出古代建築的驚人細節

趙孜濟編譯

【正見新聞網2024年07月05日】

馬克斯‧凱利(Max Kerly)用精緻的細節描繪出令人驚嘆的知名建築。(由大紀元時報和Max Kerly提供)

「沒什麼了不起,只要我想做,我也可以做到。」

評論家輕率地向馬克斯‧凱利(Max Kerly)拋出了這一說法,而凱利覺得有必要為他花了幾個月時間創作的繁複的紙上鋼筆藝術作品辯護。他為倫敦塔橋、羅浮宮和古典建築繪製了大型鋼筆畫像,它們的細節和準確性令人驚嘆,甚至包括了最微小的瓷磚和裝飾性無花果葉。

時至今日,這種對這位31歲的倫敦藝術家的辛勤勞動的侮辱仍然在他的腦海中徘徊。

他們仍在繼續。

這不是藝術,他們攻擊說,我認為這是數學。

「我當時想,『好吧,好吧,我應該詳細說明一下。」擁有10年建築經驗的凱利告訴《大紀元時報》。這只是測量。這就是他們的評價的要點,所以這位藝術家仔細思考了這個問題:那些批評家是否自己也真的能做出這樣的畫作,他認為:他們可以。

但是有一些條件。

馬克斯‧凱利(Max Kerly)的《米蘭大教堂的青銅門》(The Bronze Door, Milan Duomo)。(由Max Kerly提供)

「也許你可以」,他想,「但你願意花時間去做嗎?說你可以做到,這很好,但這需要你花上百個小時。你有足夠的決心去做這件事嗎?有足夠的耐心完成它嗎?或者,如果你犯了一個錯誤,你是否有足夠的經驗知道如何渡過難關?

凱利的一些作品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完成。他花了五個月才畫出一幅描繪基督死去的情景,他的周圍環繞著有翅膀的天使,頂部是停懸著金字塔形的瑪麗亞,她穿著長袍,抓著基督,從上方往下俯視。這個令人敬畏的細節裝飾著米蘭一座宏偉大教堂的青銅門。

凱利說,他用業餘時間畫了200個小時的畫,他對「米蘭大教堂的青銅門」有個人感情,並且仍然是他的最愛。

「能夠放大並真正捕捉到人物的曲線真是太好了」,他說,「很多建築裡面都有雕塑,(但)我無法畫得太詳細,因為它太小了。」

在他的米蘭大教堂的青銅門畫中,除了緊湊的線條、測量,甚至「數學」,還有一些美麗的東西閃耀著光芒。

馬克斯‧凱利的《凡爾賽宮》(Palace of Versailles)。(由Max Kerly提供)
 

馬克斯‧凱利的《巴黎歌劇院》(Paris Opera House)。(由Max Kerly提供)

很自然地,其它建築奇蹟也為藝術家提供了靈感的源泉。

這位倫敦人前往不同的地方尋找靈感。除了義大利,他還畫了羅浮宮和凡爾賽宮。但有時他不需要離家太遠,因為倫敦金融城就有很多值得驚嘆的建築。

在倫敦的街道上,凱利踩著鵝卵石,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欣賞著老建築上美好的陰影。他精美的鋼筆畫從這裡找到靈感。有些是他自己創作的,有些是受委託而作的。他告訴《大紀元時報》,「走出去總是最好的方法。」

在倫敦,氣勢成為他的靈感來源。

白金漢宮是古羅馬宮殿的幽靈,在新古典主義運動英國建築師的腦海中,其一排排立柱和立面重獲新生。今天,我們會想到標誌性的女王衛隊,他們穿著紅色的衣服,戴著威風凜凜的「熊皮」帽子,肅立在那裡。所有這一切都成為了凱利迄今為止最宏偉的畫作《白金漢宮》,整個畫作寬超過一米。

馬克斯‧凱利正在繪製《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由Max Kerly提供)

 

《白金漢宮》上貼有金箔。(由Max Kerly提供)

馬克斯‧凱利的《白金漢宮》。(由Max Kerly提供)

「畫作上有金箔。」他說,指的是他用混合顏料來豐富作品的嘗試。偶爾,他會使用水彩畫畫。「這幾乎是一幅黑白圖畫,但其中有四個守衛,四個哨兵,只是有一抹(衣服的)紅色,最後還有兩塊地毯。」

宮殿的正面非常宏偉。

特別是考慮到每塊磚、影子、鍛鐵條和磚石都是用細線筆繪製的。凱利使用Staedtler或uni PIN畫筆,其筆尖大小不超過0.8英寸,有些細至0.03英寸。他選擇了一種光滑的紙張,Fabriano Accademia,這種紙他是成卷購買的,在這種紙上他的筆可以很好地滾動。

當人們在展覽會上欣賞他的作品時,他真的希望他們能放大和細細品味所有的小細節。「我希望你能走近作品,仔細觀察,真正投入這件作品中。」他說,因為「人們通常只給一件藝術品一秒鐘到三秒鐘的欣賞時間」。

其中有成千上萬完美無瑕的線條,一個錯誤的筆觸就可能是毀滅性的。

馬克斯‧凱利的《倫敦塔橋》(Tower Bridge, London)。(由Max Kerly提供)

《時裝周明信片,四大時尚之都》(Postcards From Fashion Week, The Four Fashion Capitals),作者:馬克斯‧凱利。(由Max Kerly提供)

馬克斯‧凱利的《羅浮宮杜爾哥閣》(Pavillon Turgot, The Louvre)。(由Max Kerly提供)

人們經常問凱利是否會犯錯誤。

事實令人驚訝。

他說,鋼筆是不留情面的,不可挽回的,所以根本不犯錯誤才更好處理,而「不犯錯誤的唯一方法就是集中注意力」。

當時間很晚時,大腦會因為全神貫注而變得遲鈍,他「不會再勉強自己畫下去」,他說,「因為你只會犯更多的錯誤。所以我就會想,『好了,現在是10點鐘了』,我就不畫了。明天早上再來。」

傳統上,藝術家和插畫家非常重視不受束縛和不拘一格的表現方式。但凱利說,他的創作很嚴謹,很細緻,而且很緩慢。他在大學時師從一位建築插畫家,但他說,直到他訪問了義大利,他才意識到自己對畫出一絲不苟的古典建築的熱情。

他的作品描繪了倫敦的漢密爾頓大廈和威尼斯的安康聖母聖殿(Santa Maria Della Salute)大教堂。他的作品在展覽和Instagram上吸引了很多粉絲。

哦,你太棒了,小伙子!

這是凱利聽到最多的話。

然而,時不時地,也會有一些評論家對他的尺子、測量和數學提出意見,而這位熱情的繪圖師對此並不在意。

「我不把它放在心上。」他說。

馬克斯‧凱利的《眺望安康聖母聖殿》(A View Towards Santa Maria Della Salute)。(由Max Kerly提供)

《倫敦維多利亞堤岸60號 》(60 Victoria Embankment, London),馬克斯‧凱利最近的委託作品。(由Max Kerly提供)

馬克斯‧凱利的《倫敦漢密爾頓大廈》(Hamilton House, London)的細節。(由Max Kerly提供)

馬克斯‧凱利的《米蘭大教堂的青銅門》。(由Max Kerly提供)

馬克斯‧凱利的《凡爾賽宮》的細節。(由Max Kerly提供)

馬克斯‧凱利的《倫敦塔橋》的細節。(由Max Kerly提供)

藝術家的近照。(由Max Kerly提供)

原文「Architecture Artist Draws Amazing Palaces, London Bridge, Louvre With Obsessive Detail—Take a Look」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