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半神文化:說氣功,道修煉系列論談(中)

觀心

【正見網2012年06月20日】

.人道與現代社會之亂象的關係

如果我們把上面的那些道理,如脈絡是怎麼回事、人得病的原理、修煉為什麼要去執著,人的遺傳基因怎麼回事等這些基本的東西弄清楚以後,就會發現古人對人體與生命真相的認識高於現代人!那些現代人過去否認的東西,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無可奈何的發現所謂的封建迷信都是真的,這不就是牛頓說的那句著名預言:“在沒有物質的地方有什麼呢?太陽與行星的引力從何而來呢?宇宙萬物為什麼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什麼?動物的眼睛是根據光學原理設計的嗎?豈不是宇宙間有一位造物主嗎?雖然科學未能使我們立刻明白萬物的起源,但這些都引導我們歸向萬能的神面前。”的體現嗎?

現代世界那些品牌產品,非常注重產品品質與質量的控制,有一套原料、生產、質檢等嚴格的控制程序;生物界的那些動物如世界名駒非常重視馬匹的血統,每一匹馬都有專門的家譜,絕對防止與劣質馬的混交,也是從保證馬匹品質和未來的角度來考慮的。為保證產品質量和動物的品質,生活產品與動物尚且如此要求,何況人呢?為了家族、社會和人類的將來負責,不應該有一套嚴格的道德規範來保證人的品質嗎?

因此,古人的婚嫁也比較注重男女雙方的品質和家世,女的嫁男講究書香門第,男人對女人講究的是修養和女紅(手藝等),男方如果發現女方不是處女通常就會退婚,這叫“亂族”之罪。男女雙方好的因素會遺傳,不好的因素也會遺傳,這樣為一個家族的興旺和千秋萬代的健康延續,當然要著眼大處制定一套道德規範來保證人的道德品質了,在古代二元社會,家族是構成社會的基本分子,家族優良傳統和品質的保證不就是一個社會道德秩序和高素質的保證嗎?這不叫封建禮教,而是基於對家族的責任和生命本質深刻的認識而實施的真科學!

荒唐的“進化論”主導下的現代教育,特別是體制專政的中國教育下的中國主流學者,他們一方面都把仁義道德叫吃人的封建禮教,把傳統文化對生命和宇宙及物質的深刻認知當愚昧迷信來對待,一方面卻認為自己是猴子的後代;一方面反對和否認仁義道德的存在和價值,一方面卻把自己當動物來看待,信奉“叢林哲學”而無所顧忌的釋放魔性和畜性攻擊人道和正統文化!這樣的自我否認,把人當牲畜和動物看待的自甘下賤的所謂“學者”知識之狹隘,對現代科學進步後新發現之無視及對生命本質認知之淺薄和無知,都構成了現代中國社會的災難根源!

一些學者對傳統社會和文化一知半解,認知度基本為零,整天就是脫離實際的擺弄一些政治名詞和學術術語牙牙自語而毀人不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導致歷史發展規律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麼,更不知道生命的本質是什麼?就敢放肆的批判,污衊打擊中華文明和道德,一天到晚的崇洋媚外而忘乎所以,誤人誤己白活一生,白白的浪費了人生寶貴的生命。

無知者無畏,對仁義道德的無知無畏者,最後毀的究竟是誰呢?

.什麼是開光及附體與人心魔變的關係

寫這個系列,實是迫不得已而為之。因為修煉的東西是不能明示於人的,這些都是超常的理。前幾天看到有人在報紙上攻擊氣功,說氣功不科學,但是這些人卻不知道科學真正的來源意義!現代科學是外星人文化,發展之初就是系統安排按部就班的,它們當然有它們的目地,其中之一就是破壞人的文化和道德,精神上的文化之取而代之,身體上的控制就會取而代之,整個社會就是在這種控制下發展,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外星人其實也是被高級生命操縱的,它們不知道,就像人不知道自己被私心雜念控制成了傀儡一樣,很自然的好像什麼事就該那樣!

人內心深處都有向道之心,所以政治怎麼折騰信仰才會不滅。問題是,文革以前和文革之中,那些真正的和尚與道士,這些人都有功能能預知前事,都知道宗教的使命已經完成,人間大難都是天象之必然!這些人比如虛雲和尚,都紛紛離世或歸位或進山,這以後的和尚道士都是沒得真傳的,這不是說你看幾本書就明白佛法和道法了,真經不在書中,《西遊記》很隱晦的叫:無字真經。當這些人以什麼上人和居士出書到處亂說的時候,其實被害的都是那些有善根之人,附體就上去了。釋迦牟尼也明示過,末法時期的情況,那些魔道之魔會轉生到宗教當和尚和居士,從內部破壞,這些情況都發生了,什麼宗教都一樣,一切都成過往雲煙!該走的走了,該來的就來了.......

什麼叫“開光”?

釋迦牟尼佛祖在世的時候,親自護持弟子,為弟子講法傳道。那個時候真正的佛家弟子就是做三件事:

1.要飯;2.打坐;3.聽師父講法,依法修煉。

釋迦牟尼不在世以後,世俗的弟子逐步形成一種固定的生活方式,這就是寺院的宗教。為什麼要做佛像?為什麼要開光?

佛像做出來就是一個藝術品,一個泥胎,這樣的泥胎真正修煉人絕不會拜的,人拜泥胎本身就是自我羞辱,因此要開光!開光就是得真法,真修到一定層次的人,這樣的人一心不亂念經的時候,能震動佛的世界,佛派法身上到佛像上這就是開光了。

泥胎和人身一樣都是一個載體而已,有佛的法身的佛像才能拜,這叫“敬佛”。和尚在開光的佛像下修煉,就會被佛加持和保護!這些才是真正的“開光”!末法時期的佛教基本沒人懂了,50年代以後,大陸人心魔變,無人敬佛也基本沒人修煉,這個時候釋迦摩尼及其他世界的佛的使命完成了,幾乎所有佛像上的佛的法身都回去了,這樣一來佛像就成了一個泥胎。更嚴重的問題出現了:因為進廟的人都是求財和好處,錢財是這個人前世所作所為的善果,命中沒有,佛絕對不會給的,而且這樣的人是把佛當骯髒的人來看,他們拜佛其實就是與佛做買賣的骯髒心裡和手法,這樣的羞辱神佛,不懲罰就不錯了。

為什麼有人拜佛真的發了小財?那是因為佛的法身歸位以後,泥胎就空了。這個時候山中那些妖魔鬼怪及狐黃白柳等上了泥胎佛像,人看似拜佛實際是在拜那些妖魔鬼怪,這些人就會利用錢財來換取人的精華物質,反正錢財功德箱裡有的是,這就是妖魔鬼怪與人在做生意了。這些人吃得好,為什麼老是精力不濟?那是精血之氣被狐黃白柳拿去太多了。這些人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拿去換錢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為什麼狐黃白柳要人附體,因為動物不允許修煉,動物修煉會成魔,天要殺的,打雷劈它,所以它們要人體,在人身上提取精華修成一個自己的人體後,才能修煉有望。而人的精華被提光,人就成了空殼,最終殘廢!

少林寺的方丈居然把嫖娼叫開光,這是多大的罪?很多這樣的就是陽壽未到而已,行屍走肉。這是真話!有的人元神早下地獄了,只是肉體的陽壽未到。

.博愛與慈悲的含義

西方文化很膚淺,對事物的論述是著眼於最表面,沒什麼內涵,也不講內涵。中國文化,一開始就是奠定的就是半神文化,因此重“意”的表達。語言極其豐富有深度,能夠自如的表達天地之間的一切,神的世界也能詳細的描述,對於人道和天道的論述盡善盡美,西方文化絕對產生不了《西遊記》和《三國演義》、《紅樓夢》這樣貫通天、地、人三才之類的作品。中國古琴有一些曲子就是描敘天國仙界的,這個西方世界可有?西方世界讚美的多,因為它的文化是人的文化,著眼於對事物最表面的認識,表達不了深刻的東西。這不是要貶低西方文化,那就是西方文化的特點,追求的是表面事物與邏輯的完美。

比如《聖經》,根本就不講修煉內涵和天地人三才之間的關係,一句:別人打你左臉,你把右臉伸過去給他打。要求你無條件的服從,只要去做就可以了,為什麼要這樣做?你不需要知道!東方佛家和道家就不同,有詳細的理論非常詳盡的告訴你這之間的因果道理,啟悟人的本性和理性,讓人心服口服的從心裡從本質的去改變自己,還要教你改變身體修身的方法,這就是打坐參禪與內外雙修及性命雙修的辦法,這就是氣功的來源,過去叫“羅漢法”、“九轉金丹術”等等,但是,文革時候誰敢這樣叫?沒辦法就叫氣功了。

為什麼近代西方基督教能傳播開來?因為百年以來,特別是所謂的新文化運動以後,國人的文化修養一落千丈,一般人看不懂文言文,佛經和道藏是沒法翻譯的,沒那樣的人!翻譯出來就不是佛經道藏了,因為只有懂內涵的才明白一二,一翻譯就失去本意了。而西方《聖經》卻是白話文,只要識字就能看懂,加上文字沒內涵,這樣基督教鑽了中華文化衰敗的空子才得以大面積的傳開。

很多人說,現代基督教如何,過去接觸過很多基督徒,這些基督徒沒有一個能理解“博愛” 是什麼意思,現在也沒看到一個。“博愛”是超越人情感的慈悲的意思,那是超越人情的更廣大智慧所呈現的心理狀態,不是指人的感情,神怎麼可能有人的七情六慾和骯髒的私情?“博愛”的真理用道家的名詞表示更清楚,就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和“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道家是修“真”的,這是從“真” 的內涵來看博愛的意義。

耶穌、老子是覺者,他們的言論不能站在人的感情中理解更不能用當代哲學理論來認識,當代哲學理論很多都是混淆了人的正邪、善惡的唯物產物。老子給人講道法,這個“仁”是指人情中的仁愛之意,人情中的仁愛是有局限性的,有一個圈子:親朋好友、左鄰右舍或說話投機的人,就會親近一些,其他的就區別對待,這就是人情中的仁愛,是為私的。

上天和聖人不在人情的情愛局限之中,視一切生命平等,都在善惡有報的因果循環之中,站在現代人的觀點,也不可能理解過去的文化!“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和“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這兩句話的含義:萬物都有靈,在高級生命看來,在道法中而論:生命是平等的,萬物和芻狗一樣,只是生命的不同體現方式而已。如果芻狗有靈,那麼,人和芻狗的區別在那裡?只是生靈的一個物質身體這個載體不同而已。這句話也充分的表達了“生命平等”這一傳統文化的基點。

“博愛”這一名詞,也表達了生命平等,一視同仁這一含義體現的那叫“慈悲”的心態!把博愛當人的情愛來理解和宣傳,都是不正確的,混淆了人與神的關係。

十一.屍解、白日飛升、涅槃與虹化

真正的修煉人修成圓滿,完成他們的使命以後就要歸位了。屍解、白日飛升、涅槃與虹化,這是道家、釋教和藏傳佛教的那些修成以後圓滿的方式。

人的道德水平造成了不同歷史階段人的整體狀態的差異,人們非常純正和天真的時代,那些得道之士的圓滿方式也不同,這是根據人的狀態決定的,人越天真越不迷,越物質化越迷,因此,圓滿方式要符合當時的人迷的狀態和程度來決定的,否則,就會破壞人的生存狀態!

為什麼中醫敗落,中國有句話“德配天地”:人的道德決定了自己的生存環境!過去的一切學問都講究入靜,入靜者才能入境,中醫也是這樣的都是師徒傳承的,找不到好人就不傳了,寧可帶棺材裡去。人的道德敗壞以後,心猿意馬的根本就靜不下來,也就失去傳承中醫精髓的條件了,這樣一來中醫就淘汰了現代人。現代的中醫都是西醫培養的,那些高深的東西不理解的都視為迷信,繼承的僅僅就是幾副藥方而已。

遠古時期,道家很多都是以白日飛升的方式圓滿的,那個時候人基本都是真心敬天地和修道人的,在大庭廣眾之下的白日飛升對於鼓勵信眾和維護人的道德是很有益的,黃帝就是一位白日飛升者。歷史記載很多,唐朝的張志和也是這種情況。到人的道德逐步走下坡路的時候,很多人就不信了,這個時候“屍解”的就多。

屍解的方式。一個人修成要走了,一方使命完成就要離開了。人的私情重了以後就會老要惦記和議論,這個時候這個人就用鞋或寶劍、拂塵之類的變成自己的形像,能說能笑的然後生病就死了,家人一看死了就埋掉,埋完以後那個假人就還原成該是什麼就是什麼,這樣就斷絕了人們的妄念。若干年以後,一個家鄉人在外地看到老鄉,非常高興在一起吃喝了一頓,回鄉後說:我在某地遇到誰了。別人都說這個人死了,修道者家人也很奇怪,就挖開墳墓一看,沒有屍體,就是一隻破鞋或其它。達摩也是這種情況,這叫屍解。老子出函谷關那是假象,走一個過程,是為度關令尹喜留下《道德經》,完成心願就歸位了。現代一些宗教徒和學者胡說八道說老子去印度點化釋迦牟尼,釋迦牟尼是佛家的,老子是道教太上老君轉世,兩者不是一個法門怎麼可能互相亂法?都是宗教徒爭名奪利的羞辱覺者,魔亂中華文化而已!

虹化是藏傳佛家的圓滿形式,西藏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獨特的地理環境使那裡的人純樸天真,大德虹化也就是肉體化掉以後的飛升,肉身化掉多少與修為相輔相成的,沒化完的剩下的就是一個小小的覺者模樣,這樣的例子非常多。

涅槃,是修成就丟掉肉身走了。真正的大覺者會燒出很多舍利子,多少也與自己修為有關,因為人修煉過程要出很多功能和的,這些東西都被鎖在身體不同空間,每一個空間都有一道門,修完全過程這些都要帶走,就要炸開身體修成的所有空間的門,這就是炸丹,舍利子就是炸了的丹。因此,大覺者圓滿都會天地大動,耶穌死後的一瞬間有地震,釋迦牟尼也是一樣的,這是過去佛家圓滿的情況。現代很多人說某某燒出舍利子怎麼樣怎麼樣的,其實,那可不是炸丹的結果,而是沒修成炸盤的殘餘物質,就像一個人蓋房子,房子沒蓋好人死了,沒蓋好的房子拆掉後就是一地的破磚亂瓦,如此而已!近代文革以後,寺院中哪有什麼大德高僧?

這是天象變化的結果,一切都是有定數的。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