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雪中的福音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8月01日】

雪是富有靈性的,要不,那些關乎雪的詩歌何以那麼靈動?

 “門前六出花飛,樽前萬事休提”足見雪之魅力。於是謝公才有興致賞雪評詩,方有“撒鹽空中差可擬”,“未若柳絮因風起”的有趣一幕。因雪而花,有人想起梅,“雪似梅花,梅花似雪 ,似和不似都奇絕”,“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令人浮想聯翩,凸顯雪的本色。

雪花開放的季節,似乎一切都屏住呼吸,唯恐打亂這美麗的幽靜。大地敞開胸懷,擁抱著這上天的精靈,如痴如醉。太陽也陶醉的閉上了眼,連星月也只顧幻想去了。所有的花都自慚形穢,都悄然隱退,世界只為雪而存在。

鋪天蓋地,溫柔中透出咄咄逼人的氣勢。她無視山的巍峨,河的蜿蜒,大地的遼闊......她完全不在意人們的心情,沒有飛蛾撲火的狂熱,沒有風卷殘葉的淒迷與無奈,她們什麼都不在意,飄落,義無反顧。山白成一片,地白成一片,房屋白成一片......人心滿是潔白。

雪也有使命嗎?

從古到今,執著的開放,僅僅是為了在這凋零的日子裡,消遣你我的寂寞?

你這靈性的花,開在寒冷的季節,冰清玉潔般絢麗。

雪呀,你也孤獨?看那匆匆而行的蹤跡。但我俯身滿地落雪時,震驚了,她們相依相偎,呈現出另一種壯麗。

“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那是頑皮的孩童,對春的急不可耐的情懷。“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這是春意的盎然,美的壯觀。有誰不說雪是春的使者?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又是亮眼的一景。住戶外,白白的矮牆上,一個大大的紅色“福”字,就像一朵紅蓮花。“看呀”,一個孩子跑過去高興的叫道,“這門把手上還有呢!那上面寫著什麼?她自然自語的念道:‘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好!’”說完,捧著寶貝似的跑進屋裡。

“媽媽,這是不是天使送的呀?”

媽媽瞅著仰著臉的孩子,點了點頭,笑了。

雪花,飛呀飛,飛遍整個世界,在這寒冷的季節。

雪花,飛呀飛,飛進每個人的心裡......

有誰不說,這寒冷中的花最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