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貼神韻海報中修煉昇華

美國紐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5月27日】

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在1996年3月喜得大法,2012年10月來到美國。到美國後一直在做講真相救眾生的事,期間讓我印象深刻又時間比較長的兩次大型活動,一個是呼籲白宮調查活摘器官的徵簽活動,一個就是推廣神韻。在這兩個講真相活動中,我都碰到了很多神奇和感動的故事。今天我想主要交流一下我在推廣神韻過程中的一點心得。

第一點 就是做事時要有一個純淨的思想

我第一次去貼神韻海報因為沒貼過,所以也沒有任何的觀念,沒有想過店家讓不讓貼呀這樣的問題,所以那天和同修一起貼了多半天就貼出去45張。而且位置都很好。可是隨著貼的次數增加一些常人的所謂“經驗”就冒出來了,有一個階段在進店之前就會想這家應該能讓貼、那家裝潢這麼豪華可能不會讓貼。有的時候甚至看到太豪華的商家就自動跳過去。曾經有幾天我也在問自己這麼貼有意義嗎?能起作用嗎?這冰天雪地的還要不要再貼下去?師父看到我這樣就借同修的嘴點化我,一個同修就和我說他有一次貼海報,剛貼完就從店裡出來一個人,說:“我早就打算帶我媽媽去看這個秀,但我差點忘記了,今天看到這張海報讓我又想起來,我要回去訂票。”

特別是在大組學法時,很多同修的交流也給我很大的觸動和鼓勵。我悟到是我的做事心和攀比心起來了,我太追求貼海報的數量,我把貼神韻海報當成是常人的工作來做了,忘了我們的真正目地是來救人的,是給眾生機會讓他們自己來選擇自己的位置的。我對自己說不能錯過一個有緣的人。從那以後我和同修貼海報時幾乎每家店都不落下,而且只要店家有時間不管是老闆還是員工我們都會詳細的介紹神韻,在他們有空閒又很感興趣時我們還會再給他放一段神韻的視頻。很多人都表示很感興趣打算去看。我想做而不求,我們只管去做師父都會安排有緣人去看的。

在貼海報的過程中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在這裡我講兩個我心態變化後的小故事。我們去白人的店裡貼海報時,他即使拒絕你也是很客氣的,但是到中國人的店裡時,他拒絕你的態度就很讓人尷尬和受打擊。一次我到一家中國店裡去,剛把海報展開還什麼都沒說呢,那人就一直在搖頭不停的說“不要,不要,不要……”我想跟她再多介紹一下,但她一直在排斥,我雖然很禮貌的告別出來,但當時我的心裡是很難受的。

出來後走了幾家又碰到一個中國店,同修無意的說了一句:又是一家中國店。我當時就想:進不進去?這是一個很快的念頭,但我馬上抓住了這一念,我想我必須進去,每個人都應該自己選擇自己的未來,我必須要給他們這個機會。師父說:“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 (《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進去後我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神韻,老闆就指著門口一個很好的位置說貼在那吧。我想是我的這一念純淨了所以也喚醒了眾生善的一面,他們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還有一次我走到了一家中國飯店,這是我在貼海報過程中看到的最大也是最豪華的一家餐廳。同修從手推車裡往外拿海報,我站在門口想:這麼豪華的飯店,又是中國人開的,能讓貼嗎?這時同修拿著海報說:進去吧。我馬上排斥掉不好的思想,發著正念進去了。進去後我們和飯店的經理介紹神韻,問能不能貼海報。飯店經理說要問老闆。這時剛好老闆從後面過來,這是一位七十多歲精神矍鑠的老先生,同修拿著海報轉過身還什麼話都沒有說呢,老先生就說:“啊,這麼漂亮,祝你們成功”。

當時我手裡拿著一摞傳單,我並沒有打算都給他,因為神韻辦公室要求一個地方放的數量最多不能超過10份。那老先生非常熱情的直接從我手裡把所有傳單都接了過去,找了一個顯眼的位置放好,又把海報接過去找位置貼。在他的飯店裡正門對面有一面大理石質地的背景牆,下面裝飾著一盆很藝術的插花。素潔的牆面搭配上生動的插花非常的溫馨、雅致。說實話在這面牆上增加任何東西都會破壞這協調感,我實在沒想到這位老先生會把海報貼在這面背景牆上,他自己親自去試位置,然後詢問我們:貼在這行嗎?我們非常高興的說:這個位置太好了,非常感謝。

後來我們又和他介紹了法輪功是什麼,介紹了中國迫害法輪功的事實以及共產黨的邪惡。他聽的很耐心,並不時發表自己的看法表示非常支持我們。很幸運他沒有入過黨團隊。所以當我們觀念純淨了,眾生就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師父也會把有緣人送到我們身邊。

第二點 我想交流如何和商家建立一個良好的溝通

因為在紐約我們貼海報要貼幾輪,所以我們要和商家建立一個良好的溝通。有同修說可不可以送打折票呀、優惠券呀,我想這些都不太適宜。我和同修切磋認為不能只進去問可不可貼海報呀?可不可以放傳單呀?最好的溝通就是我們要告訴人們神韻是什麼。開始的時候我去貼海報就是告訴商家神韻是一台晚會,在哪演出,什麼時間演。然後問可不可以把海報貼在牆上呀或門上呀?我可不可以留一些傳單?同意了我就貼,不同意就走。後來同修說這樣不行,人們還是不知道神韻是什麼。我一直以英文不好為藉口沒有去背神韻的英文介紹,其實就是惰性和依賴心(因為和我一起配合貼海報的同修英文很好)。

和同修交流後我想我要去掉安逸心和依賴心,我就開始背神韻的英文介紹。第二天早上一下地鐵第一家就是一個很高檔的服裝店,大家都知道服裝店一般是不讓貼海報的。進去後我也沒抱什麼觀念,因為當時滿腦子都是前一天晚上背的英文介紹,我心想不能白背了,我得說一說呀,就和那個店的經理用英語介紹神韻,介紹完以後我就問我可不可以貼這個海報?那個經理非常痛快的說你就貼在門口的牆上吧,她說完後,我真的是愣了2秒鐘,因為我當時真是沒抱任何希望,我進去時就是想我練練英語吧。這個店是在Broadway上,這是一條主幹道,人流量很大,我貼完一面牆後又進去問她另外一側可不可以也貼上,她很高興的同意了。我明白了當眾生真正知道神韻是什麼的時候他們就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走到一家銀行,我不知道這家銀行具體是做什麼的,因為他只是牌子上寫的是銀行,但裡面沒有櫃員更沒有提款機。進去後是一段裝修很豪華的走廊,在走廊的盡頭有一個西裝革履的接待員,他站在一個很精緻的圓台後面。走近後我發現圓台很小,放著一個他的工作簿已經沒有再放其它東西的地方了,我想傳單沒有地方放了,但我還是試著問了問他:可以貼海報嗎?可以放傳單嗎?他都說不可以。我已經放棄想走了。這時同修給了他一張傳單,說:這是給你的。他說好的。因為當時沒有其他人,他很空閒,同修就直接給他介紹神韻是什麼,當他聽懂了神韻是什麼的時候,他主動說:可以再給我一些傳單嗎?我可以上去發給上面的員工。

通過這幾件事我認識到了讓眾生真正了解神韻是什麼是非常重要的。當他們知道神韻是什麼的時候他們也會幫助我們向更多的人介紹神韻,這也是眾生在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我想起師父說:“正法中對一切眾生而言,未來的路是他們自己在選擇,一切生命面臨的也確是他們自己在選擇未來。” (《 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第三點正念衝破邪惡的層層阻力

一開始我們貼海報的時候比較難,很多店都不讓貼,有時候一天走了很多的路進了很多的店才貼出去幾張。通過同修們不斷發正念清場,我能明顯的感覺到海報越貼越順利。特別是到了最後20天幾乎90%以上的店都讓貼。

在神韻首演當天,我們十幾個同修到紐約上州去最後一次貼海報,這天我們要把所有剩下的將近500張海報都貼完,大家分了4個組,按事先分好的區域分頭行動。在車上我們先發正念再背<論語>,走的每一家店幾乎都讓貼,而且給的位置都非常的好,有的店主還主動幫忙貼,還有人甚至現場就要買票。劃分好的區域貼完了,但還剩下一些海報,我們想不能讓這麼珍貴的救人資料浪費了,司機同修又臨時查找新的區域帶我們去貼。因為今年紐約有十一場演出,持續八天時間,所以很多同修在開演後還一直在時代廣場發傳單不想錯過一個有緣人。同修的心都在救度眾生上讓我非常感動。

我們在貼海報的過程中也是會碰到不同的人,他們對我們會有不同的反應讓我們生出不同的執著心。對我好的讓我生出歡喜心;對我出言不遜的讓我生出爭鬥心;還有妒忌心、顯示心、求安逸心、爭強好勝的心、執著自我的心、好指責別人的心、瞧不起別人的心,愛面子心、利益心、色慾心、怕心、不修口等等人心都曝露出來。

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轉法輪》)

推廣神韻其實就是師父給我們一次修心性的機會,一次去執著心的機會,一次提高的機會。貼海報對於我來說是一次非常難得的修煉機會,真的是救人、修心兩不誤。

第四點我想說救人的項目都很重要、很辛苦

在推神韻期間我也參加了其它組的推神韻項目,因為我英文不太好,我主要是參與以茶道方式推廣神韻。前幾次參加的都是小型的神韻介紹會,時間比較短。我想自己英語好一點就好了,在這給外國人介紹神韻多好呀,在室內風吹不著雨淋不著,還可以穿漂亮衣服,也不太累。

後來我又參加了汽車展和財經展的茶道,一連站了三天,每天要站七、八個小時,中間雖然可以坐一坐休息一會,但還是非常的疲憊。站七個小時比走七個小時可累多了。我不再羨慕同修了,我知道每個項目都很重要,我們不是比哪一件事做的更舒服,而是要看自己能做什麼,證實法救眾生中哪個地方需要我們,我們就去哪個地方並盡最大努力做好。走好助師正法的路,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想說今年紐約的神韻非常成功場場爆滿,這就是對我們最大的鼓勵。

(二零一三年紐約法會發言稿選登)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