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宇文明統之七:鎮邪滅亂乾坤正 大法救渡末世中

宋紫鳳

【正見網2013年10月23日】

蓋如第五章所述,文明陵替,禍起二端,一為科學之邪變,二為共產邪靈之為禍。彼於文明之變亂,直斷信仰中脈,動搖神傳根基,致三百年間人世渾渾,頹墮如崩,有大力者無智,有大智者無力,有知其然而然者,有不知其然而然者。已矣哉,神傳文明懸如一線,扭轉乾坤大命惟誰?二十世紀末,法輪大法橫空出世,與救世傳說合契若神,此於第六章已述及,故茲不贅,本章所著眼者,乃於現實中,法輪大法於文明變亂兩大禍端之撥亂反正。

一、神跡大顯 破除科學局限

十八世紀,人類於天文之學有所進境,惜乎未免一葉障目之病,窺一線之天,以為窮宇宙之妙有,而神仙之實無。十九世紀又有進化論之發明,宣適者之生存,誣創世之神跡。疑古、瀆神遂為一時學術之風尚,異說標新,從者狂然,無神邪論,由是大倡。以至今人每有執無神論以為科學之態度。與談信仰,對以“愚昧迷信”;與談異象,對以「自然現象」;與談科學之弊,對以“有待發展”。彼人之固執不化,非有神跡之大顯,不能破愚見,解蠱惑。

芸芸眾生,人各有命,唯一病字,皆所未免。法輪大法開傳,即從此“病”字入手,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慈悲為懷,治病救人,所至之處,慕名者雲集,師每為調治,手到病除。有駝背佝僂而來,而曲背復直者;有中風肢體麻木,而恢復如初者;有癱瘓柱杖而來,而放杖自行者;有病入膏肓為家人抬至而當場立愈者,觀者莫不驚動,媒體爭相報導,以為神仙之術、九丹金液有所不啻也。

然則大法洪傳廿一年,修者億眾,於修煉中親歷祛病神跡者又何止千萬。譬之癌症之屬,疑難雜症,無名怪疾,當今醫學皆窮於術者,於大法修煉中不醫而愈;及夫皤然老者黑髮復生,吸毒者毒癮全無,又為當今醫學殊不可解;若乃不修煉之人於病中誠念法輪大法好,而病痛立減,捷如影響,則更傳為奇談。善哉,大法洪傳,祛病健身之奇效,有目共睹之神跡,豈可勝道哉!

神跡之出,以證大法之真正,推此及彼,乃知科學之有偽。於是修者日眾,每有科學領域之專家學者修煉大法,因以開智慧,出真知,方知博士之學不過有限,佛法修煉無所窮終。

二、鎮邪滅亂 解體共產邪靈

其初,共產邪靈西來中土,鼓譟暴力,迎合激進,為民國正直有識之士所不恥,以為外道,然於中共之結黨,終坐視而聽之;其後,國民政府漸知容共之非計,而定剿匪之國策,又以日人來犯終至功敗垂成;及夫中共之竊中華大寶,建紅朝偽政,蓋中國之人,自所謂“黑五類”者,至六四學生,少數民族,地下教會,維權人士,異見人士,未有不受其害者,然亦未有能制其害者。至於國際社會,於中共暗結恐怖勢力,滲透民主國家之種種,即歐美大國亦無之奈何。悲夫,共產邪靈荼毒天下,人既不能防患於未然,又不能弭禍於已發,坐視其亂,一無長策,蓋由未觸其根本,擊其要害者也。

直至大法開傳,法正乾坤,鎮邪滅亂,直搗邪靈,考其事跡,其要有三:

一則,共產邪靈為禍,天下病之久矣,而於邪靈本相,能盡識者寥寥。破解共產,多類盲人摸象,批判馬列,亦有黨話連篇。然大法救世,天降《九評》,九章如劍,直搗邪共。不獨舉中共亂政之現象,更於彼理論源頭,邪惡基因,起家歷史層層根究,除惡務盡。《九評》之出,舉世轟動,國際研討,世人傳看,奉為鎮邪之法寶,滅共之真訣。

其二,中共之為計,無非武力裹脅,名利誘惑,而大法徒所為乃正法門修煉,尊道重德,惟此為大,無名無利,無怨無恨,無我無敵,中共雖積中外邪惡之大全竟應之無術。大法修煉心中無敵而天下邪惡莫能與敵,所謂大道無敵,當此之謂也!

其三,中共之得計,要在噤聲天下,閉人視聽,一黨搖舌,煽惑人心。大法徒於中共之揭露,不惟口耳相傳,亦隨方勸善,傳單、郵件、電話、標語……無所不用。于海外,則廣設報紙廣播電視媒體,諸般事業地涌金蓮,又開發自由門破網軟體,中共金盾形同虛設。真相始大行於天下。

共產畫皮已揭,邪靈原形畢現,而中共之罪罄竹難書,尤以其迫害大法徒之酷烈,數十萬眾慘遭器官活摘,聞者駭然,謂之此星球未有之邪惡。由是世人覺醒,退出中共邪黨團隊,時至今日,已逾一億四千萬眾。又海外善良之士,一致討共,國際正義團體,四海傳檄,誓必追剿元兇,聲張正義。

悲夫,文明陵替,三百年劫波浮沉,善哉,大法救世,二十載力挽狂瀾。想彼諸神創世之際,民生自然,天下為公,及夫大法傳世,已值末劫,魔亂人間。乃知法輪大法之鎮邪滅亂,實鴻蒙開闢之未有,及其再啟新運重建文明,亦必別開萬古全新之境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