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文殊菩薩告誡呂惠卿

【正見網2013年12月31日】

呂惠卿字吉甫,北宋官員,曾是王安石變法的二號人物。古代的官員大多都是讀書人通過科舉考上來的,呂惠卿也不例外,是嘉祐二年(西元1057年)中的進士,才學不錯。他仗著有點學問,便給佛教、道教典籍做過一些注釋,自我感覺頗好。

呂惠卿曾到山西,某日閒暇時,便帶上幾位侍從,至五台山遊覽勝跡。一行人到了五台山的中台,遊興正濃時忽然天氣突變,頃刻間烏雲滿天,狂風驟起,電閃雷鳴,聲貫林壑,震耳欲聾,暴雨傾盆。呂惠卿等人只得四處躲避風雨,正在此時他們看到雲霧之中有一物體若隱若現,狀如虬龍,在雲海中奔騰遊走,眾人看的驚恐無比。

片刻後雨過天晴,一位童子從山上快步向他們走來,只見這位童子頭髮披散,深色皮膚,從足至肩皆以蒲草纏裹充作衣裳(註:蒲草是一種野生植物,可用來編織坐墊、蒲蓆等物品),袒露右肩,手執梵夾佛經。童子問他們:看見了什麼,竟被嚇成這樣?呂惠卿回答∶想必是惡緣孽障,剛才的風雨把我們嚇得夠嗆。童子說∶風雨都過去了,諸位到五台山來,有何祈求?呂惠卿說∶聽說這裡是文殊菩薩道場,因此想有緣得見菩薩。童子又問∶你為何想見?呂惠卿答∶我曾讀佛經,只覺意旨深廣,有些地方我理解不了,故而想見菩薩,希望能得一二指點。果能如此,我或許可以為佛經作些注釋,使之流傳於世,啟悟後人。

童子卻說∶諸佛妙意,善順事理,簡易明白。現在卻枝蔓橫出,注釋多達百卷,本欲詮解佛意,卻與佛意越來越遠,實在是支解佛意,弄得佛教支離破碎。呂惠卿不解其妙,指責道∶若看形貌,你不過是一個童子而已,怎敢如此大膽,呵斥注釋佛經的眾多前輩呢?

童子笑答∶此間的一草一木,無非是文殊境界。對你而言,只要日常按照佛理,遇事不迷,那便很好了。何必要以凡情擾亂思慮呢?呂惠卿一聽,心中知道自己錯了,連忙頓首下拜。拜畢起來,只見童子已變作文殊菩薩形像,跨上青毛獅子,隱到雲中去了。呂惠卿這才知道,自己遇上的童子竟是文殊菩薩所變化。

從童子斥責注釋佛經者的話語中,我們可知:歷史上到了北宋時期,在佛教中對佛經胡亂解釋的現象已經非常嚴重了。從北宋至今已近千年,世風日下,佛教內部對佛經的曲解比古代還要更加嚴重的多,早已遠遠背離了佛意。我可以完全負責的告訴世人:今天的佛教已經無法再讓人得度了,現在真正能度人的只有法輪大法。別看中共還在迫害法輪大法弟子,其實歷史上佛教也不止一次的遭受當權者的迫害。被迫害並不是大法弟子有什麼不對,而是中共邪惡之極,容不下正的東西。中共歷次運動中也多次整肅過佛教,現在好像容忍佛教發展,也只是利用佛教粉飾它的門面,或搞旅遊掙錢發財罷了。

我絕不反對人們對佛教的信仰,只是要藉此提醒佛教徒,不要將現在的佛教視為絕對的金科玉律,也許你認為對的恰是歷史上留下的糟粕,更不要以此為標準去攻擊法輪大法修煉者。

資料來源:《釋氏稽古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