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試解 (四)

撣塵

【正見網2014年03月15日】

(七)、魔難的安排與依據

唐僧師徒歷經九九八十一難到達西天。這些魔難的安排表面看是經過了哪些地方,遇到了什麼樣的魔難,可是這些安排卻都不是憑空安排的,而是根據人的修煉和心性的修煉進行安排的。所經歷的地方與遇到的魔難都與自己的心性和身體的內臟或穴位相關。我們從孫悟空歸順唐僧以後舉幾個例子就能鮮明的看出來。

悟空屬心,心一歸正,自然就要清除六根,所謂六根清淨。六根在佛教中指的就是眼、耳、鼻、舌、身、意。書中將這六根分別用六個人名來形容,分別叫作眼看喜、耳聽怒、鼻嗅愛、舌嘗思、身無憂、意見欲。悟空打殺此六賊,其實就是使六根得以清淨的形像化描寫。

悟空作為心猿自然要受唐僧主元神的管束,於是唐僧便經菩薩傳授給悟空帶上了“緊箍兒咒”,這緊箍咒也叫“定心真言”,顯然是對著悟空來的。鎖住了心猿,接下來就是收白龍馬。這一回的題目中就有“意馬收韁”之句。鎖住了心,也就收攏了意,正所謂“鎖心猿拴意馬”。意受心的管束,孫悟空先前就是管馬的出身,心意相合,天然如一。

心意相合後,與主人同去西天取經,也就是真正修煉的開始。那麼這時要做到的就是禁慾了,這便是給黑熊精帶上“禁箍咒”的用意。禁了欲,當然就要收服貪戀美色的豬八戒。人按照戒律去修煉,心性自然就到位了,這時唐僧也就到了按照佛教核心經典《心經》去修持自己的時候了。

前文我們已經論述過了,取經路上的修煉,很多依據的都是道家修煉的理論。孫悟空與豬八戒所代表的陰陽在體內的合和都離不開脾臟的作用,沙和尚起的就是這個作用。因為脾在五行中屬土,顏色是黃色,加上這個屬性的仁厚和協調,沙和尚又被稱之為黃婆,即有媒婆之意。收服沙和尚之前,孫悟空與豬八戒攜手大戰黃風怪,就是因為金公、木母缺少黃婆的調和,所以才有了大戰黃風怪。黃風怪被收走,也就到了收服沙和尚的時候。

唐僧師徒連馬五位至此聚齊,於是便開始了真正修煉第一關的考驗,也就是色慾之心的考驗,這就是“四聖試禪心”的由來。這一關過去,人體的五臟自然安泰,對於修煉人而言,在這個層次上就開始出元嬰了。五莊觀的五莊實質就是五臟的意思。人參果狀如孩童,說的正是元嬰。因為元嬰是在人修煉到一定層次中在丹田部位產生的,是屬於先天的東西,所以說元嬰與五行的屬性相畏。

元嬰在佛家被稱為佛體,也叫金剛不壞之體。元嬰產生了,自然就要清除人身上的屍魔了,這就是三打白骨精的章節。

上述這些有佛家的修煉理論,更多的卻是道家的。道家修煉講通周天,道家將周天也稱為河車周天,這在《西遊記》中也有體現。在孫悟空到南海去請菩薩降紅孩兒時,烏龜對菩薩行禮,菩薩說不讓善財龍女與悟空拿淨瓶同去,是因為龍女貌美,怕悟空起邪念,悟空說:“一向不干那樣事了”。後來菩薩讓悟空先行,悟空說“弟子不敢在菩薩面前施展。若駕筋鬥雲啊,掀露身體,恐菩薩怪我不敬。”這些內容看得人忍俊不禁,但卻隱含了通周天時,真氣過陰部時陽舉的現象。同時也說明,菩薩處只有善財龍女,為收紅孩兒做個善財童子埋下了伏筆。

接下來是在黑水河捉鼉龍,講的就是元氣通過命門的過程。因為腎臟在五行對應的顏色中屬黑色,命門在兩腎之間,唐僧師徒過了黑水河也就是過了命門這一 關。因為人的督脈屬陽,書中描寫的天氣也是“三陽轉運,滿天明媚開圖畫”。接著就是過夾脊關。夾脊位於背部脊椎兩旁即自第一胸椎至第五腰椎棘突下兩側。書中用小路來比喻夾脊,說此小路在兩座大關之間,關下之路都是直立壁陡之崖,五百個和尚拽不上去裝滿了磚瓦的車子。是孫悟空使個神通,將車兒拽過兩關,穿過夾脊的。

在過這一關時,三個妖魔虎力大仙、鹿力大仙與羊力大仙與孫悟空鬥法被剷除,表達的真正意思是:周天運行在過夾脊時,不能用外力,用意過快、過猛、過軟都不對,而是本著本性的一念,自然就過去了。否則都是入了旁門。

過了夾脊關,按周天的途徑繼續往上走,書上描寫是到了通天河。這通天河是頭頂百會穴之意,書中寫通天河有“長流貫百川”的詩句,再說百會穴本身就有經脈交匯之意,這一穴位又在頭頂,可謂與天相通。與百會穴對應的大腦中乃是泥丸宮,也就是人的元神所在的地方,那個妖魔的名字“靈感大王”也能佐證這一點。到了通天河,取經路上已經走了一半了,也就是已經走了五萬四千裡。這個地方又正是人的頭頂,也就是任督二脈的交匯點。在通天河岸邊有一個陳家莊,有陳澄、陳清兄弟,陳澄有一女叫一秤金,八歲;陳清有一子,叫陳關保,七歲。唐僧師徒救下的也正是這對子女。當然,這也是一種比喻的寫法,此一子一女正好是 “嬰兒奼女配陰陽”。張三丰曾有“黃婆引去嬰兒,上泥丸,透玄關,嬰兒奼女兩團圓。”的修煉語句。還有人說:“人身夾脊,比天之銀河也。銀河阻隔,而有靈 鵲作橋,故有鵲橋之說。人之舌亦言鵲橋也。凡作丹之時,以黃婆引嬰兒上升泥丸,與奼女交會,名曰上鵲橋也。”

在過這一關時,有靈感大王使神通降大雪凍住通天河的章節。在傳統的“九轉金丹修煉法”中,修煉到這一步時,在定中會發現泥丸至百會這一區域,猶如虛空,並有雪花紛飛的景象。我們還須說明,《西遊記》中多次提到“九轉金丹術”的修煉,例如,孫悟空偷了太上老君的金丹後,老君對玉帝道:“老道宮中,煉了 些‘九轉金丹’,伺候陛下做‘丹元大會’,不期被賊偷去。”連八戒對孫悟空自述前世時都講“得傳九轉大還丹,工夫晝夜無時輟”;孫悟空還自誇他的金箍棒乃 “棒是九轉鑌鐵煉,老君親手爐中煅。”最後唐僧被補上的一難也是在通天河,有這樣的詩句“秉證三乘隨出入,丹成九轉任周旋”。

過了通天河,悟空、八戒、沙僧各因偷盜之心惹出一場禍端。妖魔乃是老君的青牛偷了老君的金剛琢下到人間作怪。這金剛琢乃是當年打悟空天靈蓋之物,在這裡出現,正是周天要通過頭頂了。

大家看孫悟空大鬧天宮時,普天的神將奈何不了他,那是一個人在修煉到頭部這個部位時通竅過關的形像化表現。比如傳統修煉中的“鳴天鼓”,就是用雙手將雙耳捂住,手指在玉枕穴處輕敲;而天宮中的雷府就是指人的鼻子。太上老君所在的兜率宮是在三十三層天之上,當初孫悟空就是在那裡被推入八卦爐中的,實質指的則是人的頭頂。攔阻唐僧師徒的兕大王乃老君的青牛所變,它所在的金兜山金兜洞,可視為兜率宮的別名。孫悟空請天王、請雷公、請火德、請水伯,見如來, 請十八羅漢,恰似當年他大鬧天宮一般,實質也是周天運行時過關通竅的形像化描寫。最後老君將牛鼻子用金剛琢穿上,制服了青牛,比喻的則是周天運行到鼻子這個地方了。

取經過西梁女國時,唐僧與八戒因吃了子母河的水而有了胎氣,這是指修煉中入了旁門。唐僧與八戒在五行屬性上都是屬水,修煉的術語中又稱為汞;孫悟空是金公,修煉的術語上也稱為鉛。真鉛合真汞,自然生仙丹。可是八戒與唐僧卻去吃水,所以有了邪胎。有了邪胎怎麼辦?就要用解陽山破兒洞落胎泉之水方可破解。這個泉水就是指人的唾液,修煉中的術語叫金津玉液。那破兒洞被如意真仙改名為聚仙庵。庵是尼姑居住的地方,如意真仙是個男身,為什麼要改這樣一個名稱?因為水的卦象是二陰夾一陽,也就是庵裡住一男的意思。孫悟空為什麼不用分身敵住如意真仙,真身取水呢?因為真鉛真汞必須要經過土母的調和,所以必須得沙僧取水才能解得邪胎。《西遊記》中有詩曰:“真鉛若煉須真水,真水調和真汞干。真汞真鉛無母氣,靈砂靈藥是仙丹。嬰兒枉結成胎象,土母施功不費難。推倒旁門宗正教,心君得意笑容還。”

唐僧師徒在女兒國隨後的兩難看似與過色關相關,當然這也是一方面,實質卻是指周天運行到心臟這個部位時一種形像化的描寫。

孫悟空三調芭蕉扇的故事情節非常吸引人,放到《西遊記》的整體結構和人體修煉的安排上,那不過是通過調息,來達到對身體各臟腑的調整。芭蕉扇威力那麼大,寫的其實是人的舌頭。在傳統的修煉中,有一叫作“六字歌訣”的吐納呼吸法,這六字分別是“噓、呵、呼、呬、吹、嘻”,分別與肝、心、脾、肺、腎、三 焦等臟腑經絡相應。修煉時要求鼻吸口呼。這六字幾乎完全與羅剎女將芭蕉扇變大時的口訣“呬噓呵吸嘻吹呼”完全相同。在修煉中都要“搭鵲橋”,就是舌抵上齶。吐納呼吸時,吸氣時舌抵上齶,呼氣時因為要對應著做出發聲的口形,舌頭自然要放下。這就是孫悟空三調芭蕉扇的來歷。而舌又為心之苗,在五行屬心,屬火,所以說用芭蕉扇扇熄火焰山就是在借調息達到平息心火。

孫悟空說“牛王本是心猿變”,牛魔王的孩子紅孩兒也是心火的象徵,他的妻子羅剎女守著的火焰山也是指心火。可見這一家子都與心相關。用芭蕉扇扇來雨水,澆熄火焰山,正符合道家修煉所說的“水火既濟”。所以這個故事結束的時候,《西遊記》中這樣寫:“單道唐三藏師徒四眾,水火既濟,本性清涼,借得純陰寶扇,扇息燥火過山。”

這個故事還有一層寓意,那就是周天運行中的過“三焦”。三焦有上焦、中焦、下焦之分,幾乎將身體的五臟六腑全包括了。三焦是一個特殊的腑,它是身體內水谷的道路,有疏通水道,運行水液的作用。三焦在五行屬火。而且羅剎女調息的秘訣對應的也不只是指心,而是對應著五臟六腑的。孫悟空鑽到羅剎女肚子裡的情節,實質也是在調整人體的臟腑。書中也多次提到,說只有用芭蕉扇扇熄火焰,扇得雨下,才能布種收割,得五穀養生。

作者安排故事情節是非常講究的,前文提到修煉者在一定層次中要出元嬰,隨後幾個章節所寫的也都與嬰兒或與心相聯,直到通周天。再往後,後邊還寫了七情。因情得不到滿足,就又生出恨來。接著就寫六欲。這些都是有規律可循的。

周天運行時,唐僧師徒第一次過心這一關時,用的是紅孩兒,第二次是紅孩兒之母鐵扇公主,再後來寫過一關時,標題中都用了“奼女求陽”。由男到女,由老到少,修煉中是越來越純了。

可見《西遊記》的情節安排非常獨到,而且還不僅僅是走周天,身體的某些特殊部分也要煉的,連身體都要清理的。例如第六十五回、第六十六回所寫的黃眉怪,指的就是人的生殖系統這一塊。黃眉怪所使用的短軟狼牙棒指的就是男子的陽具,而它使用的寶貝“搭包”分明就是人的陰囊。彌勒佛說這是“後天袋子,俗名喚做人種袋”。彌勒教孫悟空引黃眉怪出來時,“在行者掌上寫了一個禁字,教他捏著拳頭,見妖精當面放手,他就跟來。”這個禁字,與前文所述黑熊精所帶的禁箍咒的意思相通。

第六十七回,書中所寫的駝羅莊裡的稀柿衕,其實就是人的腸子,所謂稀柿乃是稀屎的諧音。稀柿衕裡有紅鱗大蟒,說的就是蛔蟲,當然要將它打殺。過這一關,多虧了八戒變作一頭大豬在前開道,才過了這稀屎胡同。

到了最後,上了靈山,還要過凌雲渡,被悟空推到無底船上時,唐僧塵世的身體便自然脫落了,正應了金蟬脫殼之意。

(八)、揭示修煉內涵的詩、回目與形像化的比喻

一些人讀《西遊記》只注重情節,遇到詩詞就跳過去,遇到每一回的標題也不在意。其實這其中真的是在揭示故事與修煉的聯繫及道理。第十四回“心猿歸正 六賊無蹤”,指孫悟空作為心已經回歸到了主人的心中,代指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賊也都被斷了根。第七十二回“盤絲洞七情迷本 濯垢泉八戒忘形”,這一回寫的就是七個蜘蛛精,用蜘蛛精比喻人的七情。第四十回的結尾有“未煉嬰兒邪火勝,心猿木母共扶持”,這裡用心猿而不用金公與本母相對應,因為火能克金,紅孩兒所代表的是心,心火正旺,所以不用金公而用心猿指孫悟空。“共扶持”說的很好,並不是把紅孩兒除掉不要,而是要扶持他歸正,因為紅孩兒也是修煉者心的一部分。

第五十五回寫的是一隻毒蠍子淫戲唐僧,被悟空請來昴日星官滅了。接著在第五十六回的開頭有這樣的詩:“靈台無物謂之清,寂寂全無一念生。猿馬牢收休放蕩,精神謹慎莫崢嶸。除六賊,悟三乘,萬緣都罷自分明。色邪永滅超真界,坐享西方極樂城。”師徒功成受封后有這樣的詩:“一體真如轉落塵,合和四相復修身。五行論色空還寂,百怪虛名總莫論。正果旃檀皈大覺,完成品職脫沉淪。經傳天下恩光闊,五聖高居不二門。”

《西遊記》中孫悟空打殺了幾個強盜,唐僧將孫悟空攆走。引來六耳獼猴與孫悟空的爭鬥,實質是真我與假我的爭纏。六耳獼猴被打殺後,有這樣的詩句:中道分離亂五行,降妖聚會合元明。神歸心舍禪方定,六識祛降丹自成。下一回的文章一開頭,一篇頌子後,寫道:話表三藏遵菩薩教旨,收了行者,與八戒沙僧剪斷二心,鎖籠猿馬,同心戮力,趕奔西天。這些都能看懂,而且“二心”的提法在這一回的題目“二心攪亂大乾坤 一體難修真寂滅”中也已經提明。

《西遊記》裡的比喻非常多,通篇皆是。寫妖怪,有很多是用來比喻人的執著心的,例如用蜘蛛絲來比喻人的情絲,用六耳獼猴來比喻人的後天觀念構成的人心。連一些妖精居住的地方也大都用比喻,例如盤絲洞、坨羅莊、火焰山芭蕉洞、陷空山無底洞、碗子山波月洞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