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樹杈

雲外


【正見網2014年11月08日】

一個小樹杈,再平凡不過的小樹杈,女兒看到它,就像看到了爸爸。

王曉丹是享譽世界的神韻藝術團里的一名長號手,每每看起這個小樹杈,就仿佛看到了爸爸。

那個小樹杈是二零一四年十月份,爸爸坐了十四年監牢後,從獄中輾轉傳出的,是專門送給她的禮物。十四年來,完全失去自由的父親,在身無一物的情況下,能將這份禮物傳送給她,可見父親對女兒的關愛。睹物思人,女兒能不想念爸爸嗎?

女兒想念爸爸,更多的是牽掛。爸爸經歷了漫長的十五年監牢後,剛走出監獄,又被劫持到了洗腦班。曉丹在今年十月二十四日,在華盛頓DC中國大使館前譴責中共對爸爸十五年來的迫害,呼籲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共同營救爸爸時說:“ 其中包括滿口的牙齒都被打掉沒有了,十個手指頭指甲被牙籤穿透,七天七夜都不讓睡覺,長期帶二十四公斤重的手鍊和腿鏈,鎖骨打碎了,常年不讓睡足覺,常年被迫干各種奴工,膝蓋曾經被鋼筋穿過,現在滿身傷痛,面相變成了一個很憔悴的老人。”

爸爸在獄中受到的摧殘哪能是常人所能想像的,整整十五個春秋。中共為了逼他放棄信仰,在他的身上花費的心思可謂最大。爸爸王治文可以說是最早就跟隨李洪志師父修煉的弟子之一。李洪志師父公開傳法是在一九九二年,可爸爸卻在一九八九年就開始修煉了。爸爸雖說看淡了名利,可是中共會這樣看嗎?中共看到他在法輪功學員中的威望很高,又是法輪大法研究會的負責人之一,所以對他的迫害尤為殘酷。

在這樣漫長的歲月中走過,爸爸靠的是什麼?當然是他對法輪大法堅定的信念。而他所表現出來的平凡,也多象這個小樹杈啊,表里如一,寧折不屈!

中共對外吹噓它轉化了多少多少法輪功學員,說它是如何一貫的偉大、英明、正確,然而爸爸對大法的始終堅守,卻讓中共異常的驚恐與惱怒。中共黨徒想不到,一 個人堅定信仰怎麼能到如此地步!在經受生命痛苦多次達到極限的情況下,他為什麼能夠承受得住?為信仰活著,值嗎?要知道,他只要放棄了信仰,馬上就可以得到非常高規格的優待,可他為什麼就不低頭呢?

無神論者是永遠理解不了真正修煉者堅定的意志的,也根本不可能理解他們所處的境界。我們從最基本的道理上講,一個人違背了自己的良知去向權勢低頭, 見什麼人說什麼話,象鬼一樣的活著,他還有他自己嗎?他的靈魂出賣給了邪黨,他不過是邪黨的一個工具罷了。這恰如那些不理解他又逼迫他放棄信仰的人那樣, 他們以為他們生活得如何驕奢淫逸,為所欲為,殊不知他們早已失去了靈魂,失去了自我,成了名副其實的行屍走肉。

也就是說,作為一個人都不能放棄自己的良知,何況一個修煉者呢?他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後,經歷什麼樣的魔難,在他看來,也都是那樣的平淡,他同化的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他保持的是生命的本真。這一點,多象那個小樹杈啊,雖說默默無語,可是它卻有自己真正的生命。

是的,一個普通的小樹杈,在那樣險惡的環境中,它因為秉承了爸爸的意志,不只是能為女兒撐起一片天,也為世人撐起了希望。而同時,它也揭穿了中共的謊言。

一個小樹杈,不平凡的小樹杈;一個小樹杈,如此平凡的小樹杈。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