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門講真相的故事

大法弟子 金玉(化名)


【正見網2015年01月14日】

師尊說:“真相是救度 真相是希望”(《洪吟三》), “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在這裡講一講自己上門講真相的三則故事。

一、縣委領導出善念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底,身患重病,無藥可治,在家等死時,經人推薦抱著治病求生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煉的。當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很艱難的看了兩遍《轉法輪》後,我的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身重病全好了,我能去上班了,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

可是江氏流氓集團不顧億萬民眾身心受益的事實,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打壓。單位領導在縣委的巨大壓力下要我交書,說法輪功是X教。我聽了很氣憤,心想書上明明教我們做個好人,我的病確實全好了,這是事實呀。怎麼會有這麼天大的奇冤呢?一定是哪裡搞錯了,我要親自去找縣委書記說清楚。

當天晩上我就去了書記家(因為我原來當廠長時,縣委書記在我廠住過點,對我很熟悉。)見了他,我就說:“我原來工作認真負責,吃苦帶頭,不謀私利,年年被評為先進個人。由於勞累過度,身體透支了,得了一身重病無法解脫,生不如死,痛苦不堪。我就學了兩個月的法輪功,一身重病奇蹟般地好了,我原來脾氣壞也變好了。可現在又要打壓我們,這是為什麼?”他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是上面布置下來的。”我說:“一定是上面搞錯了。你不要參與打壓我們,還要保護我們。”他說:“我也只能是盡力而為。”我又說:“法輪功的書是我買的,救了我的命。這是叫我們做好人的寶書,無論怎樣我都不交出去。”他說:“不交就算了,我明天跟政法委打個招呼。”

他的夫人問我:“法輪功這樣好怎麼個煉法呢?”我就當場做動作給他們看。她看了後說:“挺好的,你以後就偷偷地煉,別讓人看見就是了。”看得出來他們當時就對法輪功有了正見。

2001年我被迫害關進了看守所。有一天看守所長把我叫到他辦公室里對我說:“縣委書記很關心你,親自打電話來,說你一直是我縣的先進模範幹部。因為有病才學法輪功的,叫我們不要打你,生活還要照顧好。”所長接著說:“生活上我們給你改善一下,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好嗎?”我說:“謝謝書記的關心,也謝謝你的關照,善待法輪功,你們會有好報的。”

2004年,我到縣委組織部找部長要求辦理退休。部長說:“你坐下來,我正想找你談談呢!”我坐下後,他接著說:你單位已打了報告,要給你升職正科級,經組織部門考察後,一致認為你條件合格。但在評審時,政法委那邊不同意簽字,說你一直在煉法輪功,並沒有轉化。你現在如果能表個態,寫個保證,我們再做做工作,你的正科級馬上就可以批下來。不然你當一生的先進就這樣退休那真是太虧了。

組織部長原來跟我的關係也很好,他說的話是出於真心的。我說:“謝謝你的關心,但是這個保證我不能寫。因為法輪功救了我的命,李洪志老師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能背叛大法呢?”我就跟他講你為什麼兩年多沒見到我呢?是因為我病得快要死了,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才學法輪功的。學功後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起死回生了,沒吃過藥,打過針就全好了。他很認真地說:“啊!原來法輪功這麼神奇?這麼好哇!怪不得那麼多人學,一直堅持不放啊!”我說:“法輪功是教人做個好人修心向善的,江澤民是出於個人妒嫉才迫害法輪功的,七個政治常委當時六個都不同意。是他一意孤行,這件事將來一定要清算的。你不能相信謊言,不能參與迫害。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最後我說:“我學了法輪功身體好了,心態變好,工作認真,不計較個人利益得失。在工作上和經濟上領導都很放心,按理講升個正科級是應該的。但是現在打壓法輪功,政法委拿級別來卡我,我不會上當的。我們修煉人看淡名利,我寧可要煉法輪功,不要正科級。”部長說他很理解我,尊重我的意見。後來在辦退休手續時,他把我的工資提升了三個大級,表示是對我的補償,在那樣嚴酷打壓的環境下,他頂著壓力支持大法弟子,也是他明白真相後的正確選擇吧。

以上兩位領導,通過我上門面對面地講真相,都能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後來都得了福報,不久就都提拔高升了。現在都是省政府主要部門的領導了。

二、公安局退回保證金

我因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公安局國保大隊將我非法綁架關押。當時要判一年半勞教。在師父加持下,我正念正行,加上同修的正念支持,和家人積極營救下,一個月就出來了。但是我先生在國保辦案人員的欺騙下,背著我交了6000元的保證金,說是在一年內未出事,就退還。一年後,我去要保證金時,他們說我在一年內離開了原居住地,沒有向他們作匯報,現錢已上交國庫了,退不回來了。我認為這是無理抵賴,是對我經濟上的迫害,我就想要利用這個機會去政府機關單位講真相。

我寫了控訴書講了我為什麼要學法輪功,後來遭迫害的情況。複印了十幾份,送到縣委、政府、人大、政協四大家辦公室,還送到公、檢、法、司等十多個相關單位。我送一處講一處,讓他(她)們明白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喚起他(她)們的善念良知。第二次我再去時他們就說:“法輪大法好來了”。有的領導給我找相關的政策法規,有的打電話找公安局領導直接要他們給與解決。

對於公安局我更是每個局長和相關科室都找遍,以要保證金為理由,主要是講法輪功真相。

有一天上午8點鐘,我到法制科,進門時辦公室的一個女會計正出門辦事。到十一點多鐘回來,看到我和兩位科長講得很投入。她就指著兩位科長說:你們聽她講了一個上午還不回去吃中飯,莫不是也想跟她學法輪功吧?副科長說:“聽她講法輪功這麼好,當然想學啊,我還想約你一起去學呢!”他們幾個人同時都開懷地大笑起來了。第二天我去法制科時,科長跟我說:那筆錢,並沒有上交國庫,而是辦案人員當作獎金分了,我們已責令他們退還,如不退就作違紀違法處理。

對於直接辦我案子的公安一科(也就是國保科)我更是多次去講大法的真相。有時還帶些預言和遭報的真相資料給他們看, 對他們觸動很大,最後經辦人如數退還了我的保證金,並在口頭上向我做了賠禮道歉。明白真相的科長不想再迫害法輪功,主動要求調換了工作。指導員(專門承包管我的人)不但退了黨,退休後還帶公安內部幾個老同事修煉法輪功。到現在我還定期去送資料給他們讓他們在公安內部傳九評和真相資料。使大部分公安人員明白了真相,為救度眾生開創了一個好環境。這幾年他們都不願意參與迫害法輪功了。有一次有人舉報發資料的學員,要他們去抓。他們抓來後,只是簡單地問了幾句話,就放她回去了。同時,他們也不願意替610賣命了。610主任來找他們一起去迫害法輪功,他們都推說沒有時間, 並把很多真相資料給610的人員看,後來610主任也辭職不干去開辦私人養豬廠了。

三、單位領導退了黨

2011年我縣610逼著單位領導到省城找我,要把我送省洗腦班去迫害。當時並沒有找著我,我知道後,就想我原來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大部分都明真相,做了三退。現在機構改革,單位合併了。領導大部分是新調來的,因不明真相參與迫害,將來是很可憐的。我有責任要救他們,我要抽時間專門去單位找領導講清真相。

我去後,他們感到很吃驚,可能心想找你找不到,今天自己送上門來了。局長馬上找來了副局長,政保科長,人事科長,辦公室主任共五個人,將我圍在局長辦公室里。從局長起,一個個都針對我發言,說我頑固不化,學什麼法輪功給他們增添了麻煩。單位因為我評不上先進,幹部職工拿不到獎金,工作忙還要抽調人員三番五次去找我。610人員吃、喝、玩樂都是單位出的錢。現在單位經濟困難發不出工資來等等。並威脅我,要開除我的工作籍,花的錢要在我工資里扣除。無論他們說什麼,我一點不動心。心想你們說的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他們講時我就一直對著他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背後操控他們的邪惡因素。心想一定要講清真相救度他們。

等他們都說完後,我就說,你們都說完了,現在也聽我說一說。我說:我原來一直是這個單位優秀幹部,為這個單位發展做出了很多貢獻的,由於勞累過度身體搞壞了,一身重病,無藥可治,痛苦不堪。這裡的老同事都知道,後來學了法輪功,病全好了。法輪功不但治好了我的病,救了我的命,還教我做一個好人,使我思想境界提高了,這十幾年我未生過一次病,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從未來單位報銷過一分錢的醫藥費,也從未報銷過一分錢旅遊費、修理費、補助費。總之沒有增加領導的任何麻煩,也未干涉過單位的任何工作。(這在其他的退休人員是絕對做不到的)現在610找我增加你們的麻煩和開支,是江xx流氓集團非法打壓法輪功造成的。憲法36條規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他是違憲的,他打壓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最後都要清算的。共黨歷次運動最後都平反了,參加迫害的人都得到了報應。法輪功是佛家大法,對大法弟子的犯罪,將來報應更慘。

我舉出了我地區原來兩個610主仼都遭報, 英年早逝。我縣兩任610主任都出了車禍。還有一個年輕公安幹警因迫害大法弟子三十多歲猝死在浴缸里的例子。另外我縣還有一個局原來有十個學法輪功。在單位協同610嚴重打壓下,九個放棄了修煉。到現在九個人都做了各種手術,花去了二、三十萬。該局局長得了胰腺癌,花了60萬元,還是死亡了。請你們不要助紂為虐,參與迫害法輪功,為自己留下後路。現在好多人都在看《九評共產黨》,在網上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的有一億幾千萬了。而且四川汶川地震三退的人都保了平安。我師父說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們有緣在一個單位,我就要告訴你們真實情況,使你們有一個正確的選擇,一是不反對法輪功,不迫害大法弟子,相信法輪大法好,二要退出黨、團、隊,將來大災難來的時候,使你們和家人能夠平安留下來。我是真心為你們好,我不是單位的麻煩,而是單位的福星啊!別的單位沒有大法弟子,沒有人告訴他們真相,將來大淘汰時是很可憐的啊。

聽到這裡,他們一個個默不作聲的走了,最後只剩下我和局長了。局長說:“我還有事,你回去吧。”我說:“我願你工作順利,步步高升,將來有一個好的前程,我把你的黨團隊用(未來)化名幫你退了吧,只要你點個頭,內心想著脫離它就行了, 我們真的是在救人。”他笑著說:“好吧。”我為他的正確選擇而感到高興,從局長辦公室里出來,辦公室主任叫我把單位分給我的東西帶回去。我就趁機勸他三退,他問我你今天講的都是真的嗎?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不會說謊話的,不信你自己上網去看看吧。我從包里摸出一個破網軟體給他。他說好,但三退的事要保密。我說請你放心,肯定保密。這樣又一個生命得救了。其他的三個人,後來我在街上碰到時,又分別講退了,這次去單位講真相,使五個領導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還解體了邪惡對我的迫害。從那以後單位就再未配合610對我進行任何干擾了。

其實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因篇幅有限,下次再寫吧!不當之處, 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