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歷的大法神奇 (下)

大陸大法弟子 鳳鳴


【正見網2015年01月30日】

在邪惡迫害最猖狂的時候,多次遇到險情,每次都是有驚無險的度過,師尊時時在保護著弟子。如果沒有師尊的加持和保護,作為弟子什麼都做不了!所以,我真切的體會到,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師父在做的,屢屢在緊急關頭,都是師尊保護弟子走出生死關! 

一、巧脫惡警

記得邪惡剛開始全面迫害大法的時候,99年因進京上訪被關押迫害剛出來,什麼消息也不知道。正在迷茫中,省城的同修冒著危險來到我家,帶來了最初明慧網最珍貴的資料。正巧我地的同修也不期而遇來了兩位,大家就一起交流著。我突然莫明其妙的起身往門外衝去,一出門便反常的把門反鎖了。鎖完門一抬頭,片區派出所的所長帶領兩個邪惡警察就在面前了。突如其來的境況讓我一切都來不及思考,心裡只想提醒裡面的同修,就大聲嚷嚷著說:“哎,警察的衣服什麼時候變成黑色了?難看死了!”誰知裡面非但沒聽到我的提醒,還有很大的聲音傳出來!我急了,就趕忙往樓下走,想把它們帶走。它們看我往樓下走,也跟著走。我突然發現因為出來的急,把同修帶的資料也背在包裡拿出來了,一大卷資料因包太小卻怎麼也塞不進去。心裡著急便找話說,你們幹嘛總來找我?它們說,我們關心你一下,看你什麼時候又到北京去。我說,走吧,走吧,要去北京會堂堂正正告訴你一聲。我只想讓邪惡快走,讓同修安全。邪惡走後,我自責自己真沒出息,連說話聲音都變了,幸虧師尊保護,沒讓邪惡看出來。也這時才想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外面會有邪惡來了,怎麼會突然衝出去呢?原來是我偉大的師尊時刻保護著我和我的同修們。

二、正念走出牢獄

二零零零年時,我常聽同修說,對於邪惡生命的迫害,她敢於面對一切!我聽後很懊惱自己,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為何沒有生出同修那種為了維護大法而敢於面對一切的心?沒過多久,一天在和另一個同修的交流中,突然意識到自己也有了敢於面對一切的心!正在這時,我地相隔市區幾個小時路程的山區傳來消息。那邊縣城唯一的兩個大法弟子被非法綁架了。我與同修相約帶了很多的資料去山裡發放真相資料。山路崎嶇不是上便是下,對於我們兩個沒有走慣山路的同修來說覺的異常的艱難。有的山裡人家的房屋建築在山頂和半山腰上,很少有平路可走。走這樣的路,帶著的幾個饅頭都成了累贅。為了減負,只得把帶著的饅頭送給明了真相的山裡人。晚上找不到方向,只有找了家簡易旅社住了。這才發現,我們兩個人的腳趾頭和腳指甲全是烏紫的。

顧不上疼痛,天微亮我們就又開始發放真相。到中午時,就剩下不多了。這時遠處傳來警車的嘶鳴,我們估計是被人舉報了。正好我們發放真相資料已到了公路邊,就準備在路上攔個車走人。這時,迎面來了一輛黑車,我們感覺有些不對勁,就往山上走。可是面對眼前要翻越的大山,腳痛的實在抬不動。帶著僥倖又折迴路上,誰知那個黑車也返回來了,原來真的是邪惡的車,於是我們倆被綁架到車上。沿路我們發現許多的武警在查路過的大小車輛,抓我們的邪惡往外面打了個電話說“抓到了我們才撤離了。”我暗自好笑,我們就兩個人,至於動用武警部隊的人嗎?我們被綁架了,我才想起我們要來此地的頭天晚上我做了一非常清晰的夢,有邪惡追我們,我們後來便繞道往山上走脫了。自己真笨,這不是師父點化讓我們從山上離開嗎?我竟然沒當回事。要是我們不怕吃苦的話,剛才從山上是可以走脫的,因為這是師父安排的一條安全的路線。

在牢裡,我很著急外面講真相的情況,大家都關著,怎麼講真相呢?就對同修說,“你出去吧,都關著不是個事。”同修問怎麼走?我說,“你就說是我帶你來的吧,邪惡一直就想抓我,苦於沒有把柄,這次不會輕易放了我的,出去一個是一個,都關著怎麼講真相救人呢?”做了半天的工作,同修同意了我的建議。最後,我強烈要求,放我回家,一切我師父說了算!同修對舉報的人很不理解,有些怨言。我說,“別怨他們,他們是最可憐的生命。如果他們知道了真相,你打死他們 ,他們都不會出賣我們的。”話一說完,我突然間感覺全身很舒服的一種美妙。一下子明白了,密勒日巴佛明明知道別人送給他的是一碗毒藥,他也要喝下去的那種心境。我心想,這是什麼感覺,怎麼這麼舒服,這種感覺一下就沒了。那晚,我做了個夢。夢到師父在空中看著我笑的很開心,下面人山人海,我朝著師父在的方向狂奔。有人喊我說,你幹嘛去?我說,我要和師父合影。那個聲音說,這不是執著嗎?我說“去,去,去,這也叫執著?”我一扭頭,師父笑的更開心了。接著就轉了個畫面,省城的同修站在我家門前對我說,快看,看完快傳!

我一下醒了,明白了自己的路師父另有安排!告訴同修我們準備回家。師父給我安排的路不是在牢裡,我們都會沒事的,九天,堂堂正正的從牢裡出來!走出監獄大門的那一刻,我從心底裡發出一個聲音:從今往後,別再妄想讓我踏進牢獄一步!當時,真的有感覺自己微觀的細胞都在震撼!我時時都在師父的呵護中,我怕什麼!只要我們有一點的正念,師父都會為我們作主的!

三、車禍安然無恙

多年前的一個清明節的前夕,我和另一位同修帶了許多真相資料到山裡。走的時候身體就有些不舒服,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去呢?想到同修為了這次能去山裡準備多時了,不能因為身體不舒服打退堂鼓,還是去了,她騎著摩托車載我一個一個鎮的貼和發放真相。途經一個鎮時,同修停下到一邊用油漆噴真相語,我到另一邊貼上粘貼。完後,我朝著停車的地方看,沒見到同修。就想往另一邊去找她,沒注意黑夜中有一片水窪地。一下滑進去了,身上打了個透濕,同修聽到響動連忙跑過來把我拉出水面。問我要不要在不遠處她的同學家裡去換衣服,我說不用,一會就幹了。我們一連跑了幾個鎮,衣服從裡到外連毛衣都幹了。在最後一個鎮上資料發放完了。

同修說,這裡有我們都認識的熟人 ,到她家裡去睡下,天亮再回去怎麼樣?話音剛落,我們的摩托車就出事了,同修被重重的從摩托車上摔了出去,掉在一個泥坑裡。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摔倒在一處很硬當的地面上。摩托車彈起來又整個重重砸在我身上。同修從泥裡爬起來沒有大礙。她不知道我的情況走到我面前邊笑邊說,你能起來嗎?我只說,你能把車從我身上搬走嗎?她笑著,搬走了摩托車。又過來問,你能起來嗎?我心裡很明白,這是看我動人念還是神念,我說,你能把我拉起來嗎?她把我拉了起來。我從腰部往下沒有任何知覺,也沒法彎腰看下怎麼回事,我相信我有師父管著,一定不會有事的。同修從新開動摩托車說,上來吧,回頭走。我說,你先走吧,開慢點讓我看到一點亮光就行了。我先步行一下,一會再坐車。她就騎車慢慢走了,我開始背《論語》。然後,慢慢挪動已經分家了的兩胯及雙腳。邊背邊儘量往一起或朝前挪動,挪動了不知道多遠,突然感覺到下身有一絲絲的冷氣。我這才敢低頭一看,牛仔褲的扣子和鐵拉鏈整個被摩托車全部震散了!試到有冷的感覺就說明已經沒事了,也明白了剛才有多嚴重。是我偉大的師父又一次救了我!這時,同修擔心我一個人在後面又回來了,看到我用手提著褲子,問道要不要緊。我說沒事,只能把她的褲帶給我用了。我又慢慢的走了一段路,就能歪著半邊坐在車上了。我們往市裡走的路途中看到,我們晚上發放的資料在清晨都被人們拿著,大聲的討論著。手拿鋤頭的農民手指著紅色油漆噴寫的“法輪大法好”,那一幕幕的景象真的象一幅幅幸福的畫卷。

回去後八點了,同修要去開家長會。問要不要送我上樓,我怕她耽誤了孩子的家長會,就說不用了,沒事的。我一個人,四層樓的台階上了很長時間。一回到家裡,我就倒在床上了。才感覺到渾身都痛,頭痛的連眼睛都睜不開了。我讓孩子爸爸拿了三床厚棉被,還是很冷。孩子隨我一起修煉,就知道我可能有什麼瞞著他爸爸的,悄悄的問我怎麼了?我告訴了孩子。孩子把師父講法錄音拿來,跟我說,媽媽聽錄音睡下不會有事的。中午孩子回來問我是否吃點東西,我連回答他的力氣都沒有。後來聽著錄音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時下午四點了。發覺身上怎麼這麼重啊,難怪熱。翻身起來才想起發生了什麼事,趕緊跳下床走幾步,沒事。我又大踏步的左右走,一點事沒有。真是叩謝師恩!要是常人非要殘廢了不可,在師父的保護下,不僅很快雙胯合攏,沒留任何的後遺症。

四、師尊為弟子清除毒藥

有一天,我準備好真相資料想去鄉下。早上正準備出門的時候同修來了,說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給我說下,但怎麼都想不起來了。我說那等我回來想起來再說吧,現在有人等我,我要去乘車了。

來到鄉下,我看到親戚家院子裡面的白菜綠油油的,露珠還沾在上面,順手扯了一大把,親戚就洗了洗炒給我吃了。早上吃過後,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吃白菜,中午的時候我又吃了一盤子白菜,和我一起吃飯的親戚們誰也不吃這個白菜,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面前的盤子。到了下午兩點過後,我開始很難受,想吐又吐不出來,肚子裡胃部火燒火燎的,那個難受的症狀感覺是來要命的了。

我開始發正念,但是對難受的感覺不起作用,根本無法清理。我火了,大聲說:“我一開始得法,就把自己交給我師父了,我的一切我師父說了算。我師父說了‘因為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就是你要什麼自己說了算’(《法輪大法 雪梨法會講法》- 雪梨法會講法)我就跟我師父走定了,想要我的命,門都沒有!”說完好多了。我看到有人從門口路過,就趕緊叫這人幫忙叫和我一同來的同修過來。這下驚動了村裡人,大家都來看是怎麼回事。這時候這個親戚才突然想起來說:“她(指我)早上和中午就吃了白菜,那個白菜一打完農藥都沒幹她就吃了。”村裡人都埋怨他,你打了藥為什麼不說呢?打的什麼藥啊?親戚說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想不起來告訴她呀,是甲銨磷。我一聽,這不是劇毒嗎?心裡一慌,結果胃就開始劇痛,心裡馬上求師父救我,我貪吃白菜的執著被邪惡鑽空子了!旁邊這個同修被迫害了三年,剛從監獄回來,還不知道如何發正念,只知道拿著《轉法輪》大聲讀。

村裡人都說快去醫院吧,幾個小時了這樣不行的,性命攸關不是開玩笑的。我和同修都說沒事,大家都回去吧,師父會管我的。這時,天空中電閃雷鳴夾著暴雨仿佛要把天撕破一樣。村裡人商量著打電話叫兩裡外的醫生過來,電話打了幾遍沒有人接。我們又讓他們回去,他們無奈又怕我出事,就悄悄的站在屋檐下的窗邊看著。我以為他們都走了,就開始發正念剷除想要我命的一切干擾因素。看到好幾個生命都想要我死!我說,你們妄想!我的命是要留著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想要我的命,你們不配!除了我的師父,誰也別想要我的命,我不會給的!最後折騰了好一陣,一波波的痛不斷襲來,難受的我眼淚直流,真後悔怎麼對白菜執著呢。一直到凌晨四點,我突然感覺好了。可是兩隻手的手臂不能動了!我和同修一看,兩隻小臂和雙手全是黑的。一陣陣的涼氣從指甲處往外冒,這就是在向外排毒呢,我和同修當時高興極了,都說弟子感謝師父又救了我一命!

第二天一大早,村裡人看到我真的沒事了,都說這法輪功是真的呀,還真夠神奇的。後來,我給他們村裡很多人都做了三退。我回到家裡,前面那個說有事想不起來的同修急急忙忙的來了說:“我才想起來,你要注意安全!我看到兩個穿黑衣服的人,從山上下來,邊走邊指著你說,不信這次抓不住她的漏,不信這次弄不死她”。我才明白,原來親戚想不起來告訴我白菜打了農藥,在餐桌上只看著我吃的那個怪異樣,和同修想不起來提醒我的事,都是被邪惡抑制了,這次邪惡是來要弟子的命來了!弟子感謝師尊保護弟子、幫助弟子化解了一切災難!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道不盡師尊的偉大與慈悲。弟子唯有精進不怠,做好三件事。才不枉師尊對我修煉中的一路呵護!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