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善念與行善舉的福報

【正見網2015年10月06日】

這是發生在清朝光緒年間的真實的故事。

江蘇的賈先生,在上海租界一洋行工作,深得老闆信任。端午節前,老闆派他去城南一帶收欠款,他帶上皮袋子就出發了。

事情進展的還算順利,到中午,共收得銀洋一千八百多塊。賈先生走了半天,說了半天,早已是口乾舌燥,疲憊不堪。正好來到“十六鋪”的茶樓,進去匆忙喝了點茶就急忙趕回去交差,以便好好休息一下。

賈先生回到商行才發現皮袋子不見了,頓時如雷轟頂、大汗淋漓、嚇懵了,慌亂中更加說不清道不明。老闆看他神色慌張、張口結舌,語無倫次,認為其中有詐。於是厲聲斥責他辜負了東家的信任,並說如不趕快歸還就送他見官。

一千八百多銀元在當時可是一筆巨款啊,如果不亂花,足夠一個人用一輩子,他賈先生又如何賠得起呢,責任重大,又有口難辯,感到這輩子完了,絕望地大哭起來

話分兩頭,另有一位浦東人,姓義,也在租界從商,因運氣不好,賠了個精光,於是買好了那天午間的船票準備渡江回鄉。因為離上船時間還早,也來到“十六鋪”茶樓,想慢慢喝著茶來消磨這段時光,也好考慮一下以後的生活怎麼辦。

恰好是在賈先生剛匆匆離去時義先生就到了。義先生剛坐下,發現身邊的椅子上有個小皮袋子,也沒多加理會,慢慢喝起茶來。許久仍不見有人來取,義先生疑惑起來,提了提感覺沉重,打開一看,他眼珠子差點沒驚的掉出來:竟然全是光閃閃的銀元!

義先生驚喜交加!這可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一筆大財啊,它不但可以改變自己目前的窮困潦倒狀態,而且後半生衣食也有餘了。但他又轉念一想:不行,錢財是各有其主的,這錢我不能要!要是因為我把錢拿走了,失主因此而喪失名譽,甚至失掉性命,我的罪孽可就大了!那個年代,受傳統文化的薰陶,經商之人都知道“不義之財不能取”的道理。義先生心想:既然今天讓我拾到了這些錢財,我就應該盡到責任、物歸原主。

到了吃午飯的時候,茶樓的客人只剩了八九個,看他們的神色,沒有一個象是丟了錢的,只好餓著肚子等下去。一直等到掌燈的時分,茶客都回家去了,只剩了義先生一人,他仍然聚精會神地注視著過往的人……

突然,他看到一個人面色慘白、鋃鋃蹌蹌的朝這裡奔來。來人正是賈先生,後面還跟著兩個人。一進茶樓,賈先生就指著這個茶桌對那兩人說:“就是那裡,我當時就是坐在那裡的!”三人徑直向義先生桌子走來。

義先生看得出他們就是失主,笑著對賈先生說:“你們掉了錢袋嗎?”賈先生不可置信的盯著他一個勁的點頭。“我等你們很久了”,義先生說著拿出那個皮袋子給他們看。賈先生感激的渾身顫抖,說:“您真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哪!沒有您,我今晚就要上吊了!”

原來,賈先生髮現錢丟了時,就想返回去沿途找一遍,雖然能找回的希望渺茫,但也只有這一條路了。可是主人怕他潛逃,不准他出門,他費盡口舌說了半天,主人才叫兩人陪他出來尋找,還囑咐陪人務必把他帶回去。

二人互報姓名後,賈先生要以五分之一作為酬謝,義先生堅決不要;又改為十分之一,義先生還是不要;再改為百分之一,義先生生氣了,嚴詞拒絕。賈先生不知如何酬謝才好,於是說:“那我請您喝酒,好嗎?”義先生仍然堅決推辭。最後,賈先生說:“不謝我心怎安!明天早晨在下在某某酒樓恭候,懇請恩公大駕光臨,不見不散。”說罷一揖,掉頭走了。

第二天早晨,義先生居然來了。賈先生正要施禮再謝,義先生卻搶先道謝,說:多虧您昨天丟了錢,讓我撿回了一條命!”賈先生一頭霧水,正待細問,義先生接著說:我昨天原定渡江回鄉的,已經買好了午間一點鐘的船票,因為等您來取錢把船耽誤了,回到住處得知,那條船行駛到半途被急浪打翻,船中23人全都淹死了。我如果上了那船,豈不也一命歸西了?是您救了我的命啊!”說罷再拜。兩人互相感激的一塌糊塗。周圍的客人們聽了都嘖嘖稱奇,紛紛舉杯向他二人祝賀,說義先生一樁善舉挽救了兩條人命。

賈先生三人回去後,把事情一說,老闆也十分驚奇,感慨地說:“這麼好的人真是難找啊!”非要見見義先生不可。結果兩人見面後非常投緣,經過一番長談後,老板極力挽留義先生,並高薪聘請他主管帳目。幾個月後老闆就招義先生當了上門女婿。再以後乾脆把生意全交給了他打理。

窮困潦倒的義先生拾金不昧的故事很快傳開了,他的誠信、仁義贏得了人們的贊嘆,大小客商都紛紛找上門來與他做生意,他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後來義先生竟擁資數十萬,成為了當地的大富翁。

這就是善念與善舉的福報,意想不到的美好結局。從古至今天佑善人,今天也是如此。

2015年9月30日的明慧網刊登了一篇文章《善惡分明 得厚福》,講述了現代版的出善念、行善舉得福報的故事。在此摘錄其中的三段故事:

一、善惡分明 得厚福

我的姐夫今年59歲,他是我們這個小縣城出名的酒鬼,喝多了酒便罵家人,鄰居都怕他,他的名聲很壞,可是他從來不說法輪功不好。

在2000年時,他在家門口撿了小冊子,拿到屋裡仔細看完後,放在他家的供祖宗的一塊木板上,他認為這小冊子說的都是真話,應該好好保存,就放在了高處,時不時還拿出來看看,後來我明真相修煉後,送給他一本《九評共產黨》,他讀後就大罵共產黨,馬上告訴女兒三退。

在2009年,他酒後打仗,被對方扎了一刀,扎在了肺部,對方被判五年刑,宣判書要對方付醫療費,他沒要,他覺得是他害了人家坐牢,還要人家錢,這是不仗義的事,就自己花了八千元的醫藥費。

在2010年,他們單位辦病退,他也報名了,只是受傷的肺全好了,不夠病退條件了。但是體檢那天,他又喝多了,醫生見他兩眼發直,便說行了,不用查了,病成這樣了,肯定腦梗,肯定不會走路了,別下車了,於是寫個表,就讓姐夫回家了。

就這樣,姐夫在51歲那年便開始拿退休金了,提前了十年,姐夫只上了三年小學,雖然受到了中共的欺騙,但他認同大法,善惡分明,就得到了大法的保護,被刀扎的肺部沒留下任何後遺症,現在還喝酒呢,身體很健康。

二、念大法 得福報

再說說我的姐姐,與上文提到的姐夫是一家人,她家買了幾隻小豬,本來想公豬到重量就賣了,可是其中一隻小豬長大了才發現是母豬。後來這個母豬產崽了,姐姐雖然沒接崽經驗,學別人的樣子,但這些豬崽都成活了,幾個月就成了肥豬。那年豬價還很高,姐姐一下子就掙了一萬多元,她家養豬從來沒這麼順過。

我曾經給姐姐一個掛牌,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把這個掛牌掛在一個屋子裡,每天去餵豬的時候,都路過這個屋子,她每次都進去看一眼那個牌子,念一遍上面的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一念那上面的話心裡可舒服了。姐姐還喜歡有大法真相的年畫,有一年我去外地,得到幾張,就給了她一張,她說貼到牆上,越看越有意義,總是看不夠。第二年,又問我要新的,可惜我也沒弄到,她就遺憾的說,既然沒新的,那箇舊的也不摘下來,姐還說,那就給她一本檯曆吧,我給了她。

姐姐很願意幫助大法弟子,有時有的同修想上我家住一段時間與我共同精進,姐姐怕我老伴不同意,就讓同修上她家去住,我說我老頭不生氣,沒事的。有時她還幫我發真相小冊子,買東西就給賣主一份,說小冊子可好了,快看看吧,賣主就看起來了。

姐夫總是喝酒,姐姐很擔心,就讓姐夫去省城醫院檢查。檢查結果,姐夫很健康,什麼事沒有,可姐姐被查出了乳腺癌。姐說那包長得快兩年了,也不痛,沒管它。

醫生說已到了中期,先化療,後手術。2013年,大年三十,醫院說姐姐術後恢復很快,能吃能喝,比陪床的非病人都能吃,便催她出院。沒辦法,大年三十,只好打車回家,車行千裡,途中的顛簸,使姐姐的傷口很痛,她馬上想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會就睡著了,睡了三個小時,也到家了。傷口沒痛,她慶幸自己念了大法好,否則不知會痛成什麼樣。

回到家,姐夫還是照樣喝酒罵人,也不幹活。醫生讓姐姐靜養半年,不讓長時間站立,也不讓幹活,可姐姐只在床上休養了二十天就下地了,洗衣做飯,但不忘記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姐姐的傷口沒有發炎,還癒合的很好,姐姐的兩個女兒因為害怕她父親喝酒罵人,不敢回家照顧母親,但是在大法的呵護下,姐姐神奇的康復,現在都兩年多過去了,沒再用藥,體檢一切正常。姐姐的臉色也很好,新長出的頭髮烏黑烏黑的,別人看到了,都說她越活越年輕。

姐姐大法中受益了,更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她從心裡感恩大法,有一次,她給我打電話,在電話裡竟然喊起來:“有錢也治不好病,還是你好,啥也不如法輪大法好。”我就笑了。

三、弟弟的腿保住了

我的弟弟今年50歲了,在十年前,他被人用刀扎了一刀,然後又用棍子打一下子。送醫院接上了骨頭,打上石膏,抬到我家養著。誰知到了後半夜,他精神有些恍惚了,可能被打時嚇著了,趁我不注意,他拿起打火機點著紗布,把石膏取下來了。

我找來醫生,醫生說:“這條腿咋辦啊,刀傷骨折都沒好,又燒傷了,弄不好要得敗血症,這回石膏打不了了,燒傷的傷口又不能包紮,裸露在外。”我家也沒錢送他去醫院,只好找熟人打點滴消炎,但傷口還是感染了,越來越爛。將近四個月,傷口沒有封口的跡象。

這時,一同修給他講大法真相,他最終同意看《轉法輪》了。看了《轉法輪》後,十八天傷口就癒合了,完全封口。下地走路正常,他就自己回家了。後來他去外地打工,見到人們不敢看真相資料,他就講了自己的經歷,用事實擊破中共的謊言。

古今對比後會發現,善惡有報的天理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人只有順從天理出善念,行善舉,一定能得到上天的護佑,健康平安,逢凶化吉,想不到的好事都會接踵而來。特別在今天,法輪功學員還在遭受著中共邪黨無理的迫害,很多參與起訴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正在面臨著被抄家、綁架、拘留等迫害,請中共同胞不要做旁觀者,對真、善、忍的迫害,就是對人類良知與基本道德準則的扼殺,是在斷送你我的未來;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堅守,對迫害元兇江澤民的起訴,把江澤民送上審判台,就是在維護人類的道德與未來。善待法輪大法與大法弟子,拒絕中共邪黨,堅守做人的良知,一定能得到上天的護佑,一定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