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向內找 去除觀念助師正法

多倫多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8月14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以下分三個方面和大家交流。

一、負責帶大車參加法會,作為臨時協調人的體會

每次去開法會,我們多倫多的同修都會租三、四輛大車。近幾年負責帶大車的學員幾乎固定下來,我也是其中之一。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天,每年也只有一兩次這樣的機會,卻使我有機會換一個角度修煉自己,了解到作為協調人的不容易,在為大家服務的過程中,也暴露並修去自己諸多人心,實在受益匪淺。

記得開始時我很緊張,生怕出問題,收費怕出錯對不上帳;過海關怕哪個學員遇到問題過不了關,影響整體行程;中途休息時擔心落下哪個學員,每天早上出發和活動結束又怕學員遲到或沒到,所有大車等待一兩個學員,有時是在鬧市繁華區,警察隨時會出現,又擔心給司機留下不好的印象,等等等等,搞得我經常路上睡不著覺,心裡老在盤算下一步怎麼樣,但看到總協調的學員平和的樣子,舉重若輕的處理著大大小小的問題,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有很多學員幫助我,給我鼓勵,在後來的幾次帶大車過程,短暫的協調人的經歷,都成為我修煉中無比珍貴的回憶。

去年紐約法會最後一天的遊行結束後,大家按照約定時間到達上車地點,四輛大車已經等在那裡,大家巴不得趕快出發,好在交通尖峰時間之前開出鬧市區,可偏偏我們這輛車少了兩個學員,電話也聯繫不上,其它車的司機不想等了,那三輛車便出發了。我心裡有些埋怨這兩個學員,其他學員也七嘴八舌的,這時收到他們借當地學員手機打來的電話,說在遊行起點沒看見我們的車,我心裡更不平了:“為什麼其他學員都知道在終點等,而你們卻去了起點?”和司機商量去接他們,但已在交通高峰期,司機非常為難。我便沒好氣的讓他們自己想辦法回來。可是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從四點多等到六點左右,就算走路也走到了。多組學員多次去周圍路口迎他們,卻不見蹤影。車上有的學員發正念,有的學員後悔坐大車,有人說我太軟,不夠嚴厲,應該向協調人投訴。司機雖然人很好,看的出有些無奈。我打電話給總協調人,她說,你們也只好等待。兩位學員沒有手機,沒法聯繫。我站在路口,望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心裡七上八下的,不好的念頭一個勁兒的往上冒,心裡知道自己錯了,被帶動了,生出了很多不善的念頭,一味的埋怨學員,沒向內找。師父說:“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我沒做到啊!我在心裡求師父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讓我在這茫茫人海中找到他們吧!幾乎就在我生出這一念的同時,我看到了他們倆急匆匆的身影,我如釋重負,走回車的路上,他們告訴我,他們想快一點回來,就坐上了公車,可塞車太厲害,他們在車上急得夠嗆,又沒法通知我。我明白了:其實不怨學員,是我們的人心起來了,結果就事與願違,越著急越行不通,其過程中,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沒有信師信法,沒有向內找,沒有善待學員等等。上了車,我和大家交流了自己在這事上的認識,大家都開始向內找並熱烈的交流起來,好像什麼都沒發生,我感到埋怨學員的心冰消瓦解,再看那兩個學員覺得他們也很可愛了。學員們敞開心扉,搶著到前面交流,彼此受益匪淺,司機也不休息,馬不停蹄的開著車,不知不覺,兩三個小時過去了,突然發現我們的車趕上並超過了先前出發的另兩部大車,大家歡呼起來,為司機加油,也明白了是師父鼓勵我們應該這樣修心才對。

二、放下自我 成就他人

今年紐約法會前,天國樂團協調人要求多倫多把大樂器如太陽號、大號等儘量帶去給其它地區樂團隊員使用。因為我要帶樂團的大車,協調人安排我負責把這些大樂器帶去,還要完整無缺的帶回來。出發之前,常人工作很忙,學法煉功沒跟上,再加上自己也要帶個大號參加遊行,和以往帶小一點的巴裡東感覺不一樣。那幾天,我一想到帶大車的事就頭痛,這些樂器不知分配給哪個方陣,哪個國家天國樂團的隊員,怎麼在遊行前的短暫時間內交給這些學員,怎麼在遊行後把他們帶回到我們的停車地點?誰來幫我做這些事情?車上樂團的學員只有二十多人,怎麼能找到另外三十多個願意幫樂團搬抬樂器,並照看這些樂器的學員?到紐約後萬一樂器沒人拿,怎麼辦?這一連串的問題,使我的心老是懸在那,確實體會了放不下心是啥感覺。這種心態,促使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又是用人心想這些事,忘了我有師父啊!

剛一想到有師父安排一切,立即輕鬆了,我對自己說,我需要做的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隨時向內找,帶領大家多學法,珍惜善待每一個學員,就一定能完成這項任務。果然,師父把一切安排的井然有序,我只是把諸多的工作分派給車上的學員,大家齊心協力把這三個太陽號,兩個大號交到四個國家的天國樂團隊員手中,使這些法器發揮了它們的威力。

大車回程的路上,我期待著學員能夠把這幾天的感受交流出來,這一直是我最喜歡坐大車的原因,每次聽學員的發言都使我茅塞頓開,一個個真誠感人的交流令人至今難忘,這些正面的認識之下也掩蓋了我的求心和自我感覺良好的心。以前每次大家交流的好,學員經常對我有些稱讚,我也欣慰自己總算完成好了師父交給的使命,同時也接受了“我這個主持還不錯,學員交流的好與我的啟發有關的”說法,雖然也在排斥但還是把我放在了裡面,這種為私的境界在這次的交流時起到了阻礙作用。開始我並不知道是我的原因,不斷的啟發學員彼此緣份的珍貴,不交流會後悔的等等,還讓大家公認的經常交流的非常好的學員拋磚引玉,這位學員感人的交流後,我覺得氣氛仍然不夠熱烈,我叫了幾個學員的名字,他們也沒上來,我心裡有些煩,不好的念頭開始往外冒:是否大家很累了?我也有些累了,這麼讓你們發言,還這麼多障礙,真的沒什麼可說嗎?強擠出來的發言好像也沒什麼意思,就此停止交流你們會後悔的。我心裡的不舒服,促使我向內找到自己的私心,並發正念剷除,我當下曝光了這些心,真心希望大家不要受到我這些不正念的影響,敞開心扉,共同提高。學員們的交流變的踴躍了。

這時,一位幼年時隨母親得法,一直非常優秀,卻在近幾年迷失於常人社會的少年走上來,用英文及不太流利的中文真誠的交流了他曾經的迷茫、痛苦與掙扎的經歷,及這次聆聽師父講法後的震撼,翻譯的學員也準確的翻出了他的感受,車上的學員為他歡呼鼓掌,他母親也上前發言,隨後幾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學員也上來交流了他們的經歷,感人淚下,我為他們高興,也慶幸自己沒被執著帶動而終止交流,我悟到協調人不一定能力很強,事事親為,但越不自我越能使大家的能力發揮到最大,甚至要有犧牲自我、成就他人的覺悟。

三、珍惜身邊與法有緣的生命 善待同修及眾生

我女兒四歲時開始跟著我修煉,六歲時來到加拿大。迫害開始後,她跟著我東奔西走,到處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兩次跟我去日內瓦,九歲跟我去天安門打橫幅,多次去美國參加法會及各種集會及遊行,是第一批參加天國樂團的小學員之一,也是在我偏悟時一直伴隨在我身邊並幫助我走出舊勢力安排的陰影重歸整體的生命。

可是我的修煉狀態跌跌撞撞,一直沒徹底突破對家人的情關,女兒長大後離大法越來越遠,也不跟我參加證實大法的活動了。她從小脾氣倔強,逆反心理很強,思維方式也和別人不一樣,說話一針見血,有時她的話象刀子杵的我剜心透骨的痛,我儘量守住心性,不動心,我一直覺得自己做到了向內找,不跟她一般見識,可為什麼她的狀態不見好轉,仍然經常發脾氣,心情抑鬱。我知道和我有關,但覺得自己能做到的不動心,已經夠可以的了,別人早都急了。她好的時候也說我對她很包容。

直到近幾個月,參加法會後聽了師父的講法和同修們的交流,使我茅塞頓開,認識到自己以前的所謂向內找根本是浮於表面的,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2],我對這個生命其實是無可奈何的感覺,並沒有把她的表現反過來看自己,想想她為什麼老是這種表現,是不是我有什麼問題。當我開始這樣想和這樣做時,我發現自己以前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向內找,我身邊的這兩個生命——丈夫和女兒,為了讓我認識到自己的執著,不斷的在我面前“表演著,痛苦的表演著”,我卻在心裡怨著他們,這個悟性太差,錢財心太重,那個爭鬥心怎麼這麼重,動不動就跟人幹起來,有時甚至想為什麼給我身邊安排這兩個生命,你看人家那孩子多乖巧……現在我才明白,他們所表現的這些其實是我的執著心的放大版,是為了讓我認識到自己的問題表演給我看的,我卻這麼晚才認識到這一點。

我心中升起了對周圍親人和同修的感激,並下決心一定要修好並對得起這些生命的苦心,雖然他們並不知道這種安排。每當我這麼想時,時時無條件的找自己時,對方立即轉變了態度,我能體會到他在我的場中感到很舒服,對我的態度有時是戲劇性的轉變。這幾次去渥太華、紐約、蒙特婁、卡爾加裡,我以前需要告訴我先生時,都是抱定一念:不管你怎麼說我也得去。他也知道攔不住,只好無可奈何的接受,有時唉聲嘆氣的。這幾次,我心裡充滿了對他的理解,知道他這麼多年的不容易,也充分相信這個生命心靈深處一定是渴望大法的,如果他不高興一定是我哪裡做的不好,我會真誠改正,在如此的心態下告訴他時,我先生表現的很平靜,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照樣跟我有說有笑的。女兒也是,她發脾氣時,我心裡立即知道是我哪裡又有問題了,趕緊向內找自己,承認自己不對了,並發自內心的稱讚她說的真對,我怎麼沒發現呢?她也馬上道歉自己的態度不好,我就快速過關了。但我也知道自己的情還很重,表現在老希望女兒走回修煉路上。

師父講:“特別是在正法期間,所有宇宙中的正負生命都想在這次正法中能夠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層層無量巨大的神,特別是它那些個世界的眾生,因此它們都在世間、三界之內插了一腳,它們能失去這萬劫不遇的救命機會嗎?你得救我,都說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現形式可不象世間的論理認識那樣的,求人時要很禮貌的、很謙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給你提供方便,可不是這個。在它們來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這層次才行,你得有這個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沒那個威德、你沒達到我那麼高,怎麼救我?那麼它就讓你摔跟頭、吃苦、去你的執著,然後把你的威德建立起來,你修煉到了哪個層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這麼幹。”[3]

現在我也有些明白:應該放下一切妄念,只管修好自己,就像要想救人上船,得修出那份威德和境界,把這條船打造好,讓眾生想上,才能真的救了人。師父自會安排眾生最好的歸宿。周圍這些為法而來的生命,不管是舊勢力安排的,還是師父將計就計安排的,都是圍繞著大法弟子的修煉而來的,大法弟子真的能夠時時處處向內找,把周圍的一切當作鏡子來照自己,而不是照別人。自己修好的同時也在救度著這些生命及他們背後的無數生命。對同修也是如此,他表現出來的樣子,不一定是他真實的狀態,他表現出來的是給我看的,讓我修的,我可不能光盯著他的表現而不修自己,也可以說是師父讓他這樣表現才能暴露我的執著。

最後願我們不辜負師父的殷切希望,走好最後的路。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何為忍〉
[3]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