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走過魔難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0月19日】

前段時間在和家人視頻的過程中,父親說:你去海外已經有7年沒回國了,這次放暑假你就回來一趟吧。當時我並沒有正面回應,含糊帶過。過後心裡不太平靜,反思自己為什麼不敢正面回應父親的話,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怕被迫害,因為自己在海外經常參加各種證實法的活動,最近也經常去香港參加遊行,擔心回國會被迫害;另一個原因是,父親一直很反對我修大法,自己一直在背著父親修煉,擔心回國以後不能學法修煉。我母親曾是99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迫害開始以後在父親的強烈反對下放棄修煉,現在混同於常人。在找出自己的怕心以後,我決心過好這一關,去掉怕心,要堂堂正正的告訴父親我在修大法。

雖然如此,但怕心依然很重,於是我開始加強學法,同時發正念清除操控父親的邪惡因素。當感覺思想和心態都比較平靜以後,我主動給父親打電話,告訴他我現在不能回去,因為國內迫害還沒結束,同時也給父親講了大法弟子在國內被迫害的情況。父親很平靜的聽完後沒有回應,只說過幾天再聯繫。放下電話後,我感覺怕心又強烈的反上來,思想里全是負面念頭,於是我馬上去找同修交流。說來也巧,當時那個同修聽完我的交流後對我說,她完全能理解我的感受,因為她在剛得法的時候,她家人也是強烈反對她修煉,感覺比起我遇到的壓力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當時就堅定一念,不管遇到任何情況,絕不放棄修煉,就這樣慢慢開創出家庭環境,現在家人很支持她修煉。我聽完後很吃驚,一直以為只有在大陸得法的大法弟子才會遇到這種家庭關,沒想到海外的弟子也會遇到,我想既然同修能過去這一關,那我也一定能過去。

等到第三次和家人通話時,這次父親的態度卻特別邪惡,一定要我放棄修煉,扔掉大法書不可。一會兒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一會又威脅要斷絕我的經濟來源,同時還用常人中的利益來誘惑我,母親(昔日同修)也在勸我不要和父親硬來,先撒個謊騙他也可以。當時思想里出現師父的法:“還一點,這個神呢,他不會象人一樣。比如說有的學員被抓進去了,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寫了悔過書。可是呢,他心裡想:我這都是騙他們的,出來之後我還煉,我還出去正法,還上天安門。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我想修煉的事情和別的事情不同,絕對不能撒謊的。於是每當父親問到扔不扔大法書時,我都回答不扔。

整個過程從晚上12點到早上7點多鐘,父親一直在逼迫我,當時感覺自己很無助,同時也感覺到自己得了法的一面和正念都被徹底隔開了,邪惡就用這種方式來考驗我是不是真心修大法。因為父親的態度特別邪惡,中途自己也動了人心,想先迴避這個事情,就說現在時間很晚,要不先睡覺,下次在說。父親卻一口回絕,說今天不說完就別想睡覺,我突然明白了在監獄,惡警是怎樣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也明白了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是多麼重大。因為不管父親怎麼逼迫我都不放棄,後來父親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斷絕父子關係,從今以後也不會再給我一分錢。

掛了電話以後,我心裡很難受,第一次知道了心痛是什麼感覺,心臟也疼了好幾天。也沒有心思學法,感覺拿不起書來,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於是找同修交流。同修們都鼓勵我堅定正念,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同時也鼓勵我要多學法,多發正念,大法弟子是主角,只要正念正行,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在同修的鼓勵下,我有了正念,又拿起書來學法,發正念,狀態也一點點好起來。

在過後的向內找中,我找到了自己一直隱藏的追求在常人中能有幸福美滿生活的心,怕心,以及做事走極端,沒平衡好家庭環境,造成家人對大法修煉誤解等問題;同時也感覺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又往前邁出一大步。以前對家人能不能得救一直沒信心,現在在法中非常堅信,家人一定會同化大法,因為他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只要大法弟子學好法,發好正念,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師父說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