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記》論立樂之方

清雅

【正見網2016年10月27日】

《樂記》云:

“樂者,非謂黃鐘大呂弦歌干揚也,樂之末節也,故童者舞之。

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金石絲竹,樂之器也;詩,言其志也;歌,詠其聲也;舞,動其容也。三者本於心,然後樂氣從之。

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類以成其行。奸聲亂色不留聰明,淫樂慝禮不接心術,惰慢邪辟之氣不設於身體。使耳目鼻口心知百體,皆由順正以行其義。

先王恥其亂,故制雅頌之聲以道之,使其聲足樂而不流,使其文足論而不息, 使其曲、直、繁瘠、廉肉、節奏足以感動人之善心而已矣。不使放心邪氣得接焉,是先王立樂之方也。

是故樂在宗廟之中,君臣上下同聽之則莫不和敬;在族長鄉裡之中, 長幼同聽之則莫不和順;在閨門之內,父子兄弟同聽之則莫不和親。故樂者,審一以定和,比物以飾節;節奏合以成文。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親萬民也,是先王立樂之方也。

故聽其雅頌之聲,志意得廣焉;執其干戚,習其俯仰詘伸,容貌得莊焉;行其綴兆,要其節奏,行列是正焉,進退得齊焉。故樂者,天地之命, 中和之紀,人情之所不能免也。”

樂由音、詩、歌、舞四者組成,目地是感動人的善心,讓人平和,端莊容貌,遠離邪氣。詩言志,反情是君子志向;不奸聲亂色的人聰明;淫樂慝禮不接心術,惰慢邪辟之氣不設於身體的人正氣。這就是立樂之方。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