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去世後的異象揭示另外空間的真實存在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1月21日】

幾年前,我的先生J因癌症擴散醫治無效,英年早逝。在他得到診斷的時候,我剛剛得法,根本談不上什麼修煉狀態。在之後的兩年時間裡,圍繞他的治療和康復,家裡人都有很多想法和在理性與情感上的掙扎。我認識到修煉是他生命的唯一出路,但事實上他在修煉與常人醫療手段當中幾度替換,最終離開了人世。儘管如此,慈悲的師父與大法的力量使他在生命的最後,腫瘤擴散到全肝全肺的情況下,無需使用任何止痛藥物,平靜的離開。

目睹他離開人世的那一刻,打入我頭腦中的想法就是一切都是多麼的不值得,所有的那些爭吵。

他死後,我和母親同修還有另外一位同修念了一遍《轉法輪》。

一系列不可思議的事情,從他去世第三天後的早上開始了。

早8點左右,我們原先的鄰居哭泣著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她一早打開洗手間的門就看見了J。 穿著白色長袍,神情哀傷,告訴她需要幫忙,因為他要去很遠的地方,而自己現在有點走不動。他的囑咐就是要我幫他,把他所有在病中用過的東西都處理掉,不要有人間的東西來牽制他往上走(當時他哥哥讓我在他來到之前把家中一切原樣保留)。我於是馬上把家清理了。

他的哥哥姐姐在我家停留期間,我的鄰居告訴我J有話跟他們說。我們約好時間,一天晚上她來了,我們幾個坐在客廳裡。寂靜中她不斷地從另外空間中接到 J的問題,然後她提問,我這邊翻譯,他的哥哥姐姐做出回應。那場面就像當年“人鬼情未了”那部電影一樣。很多人可能都會不相信,可是對話間談論的都是有關他家裡相當具體的事,很多我也不清楚,我的鄰居又怎麼會知道呢?事隔多年,很多具體的情形已經記不得了,最清楚的是最後他們做了一個約定。我的鄰居問中國有沒有一個去世的人的節日,這不就是清明嗎?於是大家約定就在那一天,他回到他們童年時間住的老房子那裡去和他的家人見面。

其實他童年住過的房子早已經被拆掉了,但是清明那一天,他的家人還是如約前往來到舊房子那裡,站在小河邊。他的姐姐後來告訴我,那天下著挺大的雨,他們打著傘往小河裡灑著花瓣。突然他姐姐注意到有一隻鳥在前方飛過幾次。她敏感的想到下雨天怎麼會有鳥在雨中飛來飛去呢,她心下發出一念,對那個鳥說,如果你與我弟弟有關,就請在我眼前再飛過一次,那鳥果真又再飛過她眼前一次。

最後一次有J的信息過來是他去世大約4個月以後,在我那年第八、第九次看神韻的時候,我的鄰居那一年也自費跟我開車往各個地方看了好幾次神韻。中場的時候,她找到我,眉飛色舞的跟我講,J告訴她了,他已經到地方了。那裡非常溫暖和光明,周圍有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家都穿著白色的袍子,在等待著。那些人還調侃他說,J,你上輩子演了個什麼呀?他說演了個科學天才。別人又問他還想再來一次嗎?他說一點也不想。

J去世以後,我只夢見過他寥寥幾次。一次是告訴我他已經又找到老婆了,當時我還非常驚訝,那麼快呀。還有一次是告訴我:“我有一件特別特別好的事情,但是我現在不告訴你。”

我至今單身,面對常人的詢問,我只能說我無法再應對另一個死亡,而人生是那麼不可以預計。有時我會開玩笑的說,除非那人手握上帝蓋印的保證書,他不會比我先死。另一方面,我也感到人間的愛情是那麼的不堪,轉瞬即逝,而緣份和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其實,有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學員跟我提過,J原來是一個高貴但卻幼小的生命,為了得法答應了舊勢力的安排拿生命去換。他的人生在與我結婚後有變化,也通過我得遇大法。當然,我的生命也發生了改變,原來我想到非洲和世界各處四海為家,但是卻因為他的原因而選擇留在美國。而讓我悔恨不已的是,我的修煉遠遠沒有提高的那麼快,我們沒有能夠擺脫舊的勢力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