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行動證實大法 救度身邊每一位有緣的眾生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22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謝謝師父安排給我這次交流的機會,今天我交流一個很多同修都很少注意的小問題的體會。

用口講真相是救度眾生的一種很好的方式,但是面對我們身邊的親人、朋友、公司老闆、同事等人,只是用口講大法好還是不夠的,如果自己能夠以身作則,展現大法的美好給世人,那麼自己就會成為傳遞大法美好真相的一部份,世人對大法的認同率就會高。

一 實踐「真、善、忍」 救度家人

2005年5月,我因為修煉有漏被邪惡鑽空子,被非法關押迫害,被接回父母家時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全家人都不理解,大部份家人都相信共產黨對大法的謊言污衊,特別是父親為了我不繼續被迫害,為我寫了擔保書接我出魔窟,610放話如果我不寫「三書」,就要再次抓去繼續迫害。如果我離開家走了,父親就要被610抓去頂替我。因為我在家恢復身體以後,媽媽把家人叫來,要給我下跪我還是沒有寫「三書」,全家人包括親戚都恨我,罵我不孝、自私自利、神經病、罵師父的各種聲音都可以傳入我的耳朵,還有的甚至說我就應該被抓去洗腦。 面對家人的指責,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中說:「 法只能講到這一層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會得。有的人提問題越提越具體,生活中的問題如果都讓我來解答,你自己還修煉什麼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講出來,就沒有你修的了。好在大法已經傳出,你可以照大法去做了。 」當時我想:大法要我按照「真、 善 、 忍」來做好人,我一定做好、一定要救度我的家人。你們這些邪魔爛鬼不就是要害死我的家人嗎?我一定要用「真、 善 、 忍」的力量來剷除你們。因為從小學到大學我幾乎都在住校,工作也是在別的城市,與姐姐哥哥很少相處,他們對我的了解是很少的。我想好了要把師父教給我的大法的「真、 善 、 忍」的美好展現給家人,讓他們不再罵師父,讓他們認同大法。

大姐身體不好,經常生病,我就常常買點補品去她家看她,教她平時如何保養身體。二姐的兒子不聽話,我就常常打電話安慰她,並且和她兒子溝通,幫助教育她兒子。大哥的妻子好玩,不教育年幼的孩子,我就常常把大哥的孩子帶在身邊,和自己的孩子一起教育,並且幾乎每次帶孩子出去玩,也都會帶上大哥的孩子。在大哥忙不過來時,幫忙照看大哥的生意。二哥單身,我就想辦法幫助他介紹對像。父母身體不好,他們一生病我就不出診了,儘量留在家照顧他們,除非風聲緊,610 要辦洗腦班抓人時,我才去別的城市躲避一陣,風聲一過我就回家。父母生病了大哥開車給載到醫院,我就搶著為父母付昂貴的醫藥單;平時如果父母生病,晚上白天的照顧我都會一人擔當。因為迫害,我自己的家庭被共產黨拆散,我兒子只好留在父母家看管。我在外看病賺的錢自己留一點,其餘的都給父母,這部份錢叫他們買補品,希望他們吃了健康。在家人高興時,我就和家人講真相。

回家幾個月後,一直堅持這樣善待家人,家人對我的態度改變了,從開始聽我講真相到認同大法,再到站在大法這一邊為我們打抱不平。我感覺家裡的環境被我正過來了,心裡也踏實了。一天二哥突然對我罵罵咧咧,對我的孩子動手即打,我想不出來自己哪裡做錯了。過了一段時間,我打電話問二姐,為什麼二哥對我這種態度?二姐說: 「你還不知道啊?爸媽說你最有孝心,他們說要把房產和存款以後全部給你。」我一下就明白了經濟狀況不太好的二哥為什麼突然之間對我這種態度。見過身邊的朋友因為父母財產問題,手足反目成仇,我想我決不能被邪惡鑽空子,如果我因為錢的問題和家人鬧矛盾,家人對我有看法,也一定會對大法有負面想法。這是邪惡的詭計,不可以讓它們得逞。我是大法弟子代表的是大法的形像,我一定要做好。大家一起吃飯時,我在飯桌上當著大哥二哥的面和父母講:「你們的房子、錢、所有的財產我都不要,我是女兒,按照中國的傳統,兒子繼承父母的財產。如果你們硬要給我,我就把它捐出去,一分不留。」從此以後,二哥對我和兒子的態度發生了180 度的大轉彎,全家人對我的態度也更好了。他們還幫我把風,時常看樓下610居委會的人有沒有來抓我,為我的安全擔心。現在有不少家人都看過寶書《轉法輪》,還有些走入了大法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這就是「真、 善 、 忍」的力量,這就是大法的威力,讓被邪惡毒害和被恐懼籠罩的家人站在了正義的一邊並得到了救度。

在工作單位裡,我也是儘量的做到最好,等同事對我有好感了,我就和他們講大法真相,這樣很容易得到他們的認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在世間的形像代言人,是神的使者,時時處處都應該展現大法的美好。身邊的人如果看見我做的不好就會毀了他們,我做好了,我的能量場純正了,就會更好的救度他們。

二 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

前一段時間同修講沒有工作,希望自己可以找一份自由的工作。我想如果自己可以到一個高尚社區邊工作,請同修開車載送,在路上我和同修可以背法,工作時我可以邊講真相還向病人學英語,同修的經濟問題也解決了那是很好的。不久師父就幫助我安排了這個機緣。別人介紹我認識一位鄭醫生,我們交談後他給我3千底薪。我想:同修載送我至少一個月我得付1800塊,就對鄭醫生說:「你給我3千太少了,提成多少?」鄭醫生臉上不悅,但還是問我什麼時間來上班。我回頭問同修,她改變主意了,說修煉的事情更重要,要我問問其他同修可不可以載送。結果沒有同修可以幫忙。開始時我有些怨同修,後來想趕快去掉怨恨心。我哪裡出問題了?回想起來是我的利益之心太重,情和面子心太重,希望老闆給高一點兒的提成,希望可以幫到同修,同修就會喜歡我讚揚我多一點。找到並清理完這些人心,同修居然又說她早上可以載送我。我想每天打車兩次,在車上的一個多小時,可以講真相救兩個人,同修在家也可以做更多大法的事情,就告訴同修,我自己可以解決交通的問題。後來鄭醫生再次問我要怎麼和他合作。我回答:「我不要底薪,提成給多少你說了算。」沒想到他居然說:「你來我的診所做,你做的我給你60%提成。」正如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中說的:「 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

上班的時間是早上10點到晚上7:00。到了診所仔細看了一下,我傻眼了:書籍、病例、治療儀器都放的亂七八糟的,擺放的各種裝飾品、照片上面全是灰塵,廁所也是沒有打掃。鄭醫生告訴我,很長時間都沒有請到打掃的人,請來診所的醫生沒有一個願意幫忙全面打掃衛生的。第一次上班,我就開始打掃衛生,病人來了我就細心的為病人看病,整天都沒有歇,出門前病人在鄭醫生面前誇我。因為我是做零時工,所以鄭醫生要給我結算每天的工錢。晚上結帳時,鄭醫生要給我300多塊錢,我說:「不用這麼多。」我拿了180塊錢。鄭醫生很高興的請我吃飯,並介紹朋友給我。但是晚上一回到家,就感到全身酸痛,我很久沒有這麼超強度的工作了。第二次上班到了診所,我就開始不停的打掃衛生,看診了很多病人,一整天忙個不停,到了下午整個診所被我打掃的乾乾淨淨,病人個個都滿意的離開了。下班時鄭醫生喜笑顏開地說 : 「你一來,我的診所就發光了,你真能幹,一天就做了我一個星期也做不完的工作。」下班的時候,鄭醫生和我商量要我全職在他的診所上班,並且說,如果我願意做全職,診所給我管理。我和鄭醫生講大法的真相他也欣然接受。他問我:「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回答他:「是的。」他面帶微笑很真誠的說:「你還有沒有認識這樣的醫生,我要請他到我的診所工作。」我很高興眾生可以很快的認同大法,我也知道如果我在工作部門表現不好,老闆同事也會對我有看法,如果對我有看法,那麼也會影響到大法的聲譽。我是大法弟子,儘量做好一切,不只是因為我要救度眾生,重要的是我應該展現大法弟子的美好給眾生。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們的威德一旦展現出來,那才是偉大的光芒萬丈的呢。」我悟到:我們大法弟子在人間的一切正的行為,發出的光輝可以滅盡邪惡,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我們大法弟子在人間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行為,都將給大法抹黑,發出的黑色物質將敗壞我身邊的人,甚至會毀掉我身邊的眾生。

最後以師父的《洪吟三》<助師>和同修共勉:

群雄集結洪流中
階層行業不同工
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修煉心得,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