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呃逆(六)

李德孚

【正見網2002年12月22日】

還沒到診室開門的時間,就看到門外有人等著。我出去想讓他打電話預約,還沒開口,就先聽見一聲呃逆,俗稱「打嗝」。他想說話,卻止不住的呃身連連。一句話還沒說完,就流下兩行淚水。看上去他大概六十多歲,中等身材,象是猶太人,模樣十分善良。 我二話沒說,請他進來,坐下後,我用手在他耳後用力壓下去,10秒鐘後,呃聲停止。然後立即用針刺,在翳風穴1寸毫針直下0.5寸,呃逆消失得無影無蹤,他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過了一會兒,他開始述說自己的病史,每1-2分鐘發作的呃逆已經有21天了,住在醫院裡,西醫沒有任何辦法,就用安眠藥,打生理鹽水。睡著1-2小時還平靜,但醒來立即又開始打嗝,就這樣持續了21天,實在熬不下去。直到昨天一位朋友知道他想自殺時才突然想起我,叫他立刻清晨叩門求醫。15分鐘過去了,呃逆沒有復發。我說:「你可以先回去,但針仍留在那兒,過1-2個小時,自己取針就可以了。」他說什麼也不肯離開。我只好讓他坐在候診室裡。2小時過去了,他還不願走。家人送來食物、水,因為呃逆沒有停止過,他已經20多天沒有進食了,一直在輸液。

就這樣,他一直等到我下班,一天中,再也沒有打過嗝,確信不再發作了才回家去。21天的呃逆,只用2根針、一秒鐘內就止住了。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1336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