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次遭綁架後均被無條件釋放

我的正法之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3年01月23日】

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這篇經文中講「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師父的這段法我牢記心中,成了我戰勝邪惡的法寶。幾次遭邪惡非法綁架中均無條件釋放,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這一次次親身體驗,我真正體察到了師尊的偉大,大法的神威!

(由於層次的局限,很多大法的神奇表達不出來,只能表達一點點,供同修參考。)

一、五次遭綁架後被無條件釋放

第一次:1999年10月29日我去北京上訪。被本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年的時間(差20天不到一年),最後決定不吃犯人的飯,絕食、絕水12天後,於2000年10月2日無條件釋放。

第二次:在2001年5月13日(據惡警說是全國統一抓捕大法弟子進行強行洗腦)被本縣610組織綁架並送往洗腦基地。這幾天正好見到師父在2001年4月24日的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在抓我的路上我就決定自己怎麼做了,我這個人有個特點,就是我認準的路一定會走到頭。我是一律不配合邪惡,除去講真相弘法,讓我說什麼都不說,干什麼都不干。三四個打人兇手輪流打了我半小時左右,手打麻了,皮棍子好像也麻了,它們都指揮不了我。身體多處變成了紫紅色,非常嚇人的。過了兩天,邪惡警察怕那幾十個大法弟子學我,就把我們幾個送往另一處,在警車上我們向外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善良的人們,電視上說自焚是假的!別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共絕食9天,於6月22日無條件釋放(共有三個人)。其實師父在2000年8月12日寫的《去掉最後的執著》經文中早已講過:「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

第四次:在2001年8月9日被保定不法警察綁架,送進保定刑警三大隊酷刑折磨。強行逼供,輪流打臉、手銬、菸頭燙、皮棍子等……用盡了許多見不得人的毒招。可我只是講真相救度世人,其他一言不發,兩天後被送往保定看守所。進門與同修切磋:下午共同在大院正法,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我們不是犯人!還我師父清白……」足足喊了二十多分鐘。而後我被砸上了三角勺鐐。還被裝進了大鐵籠子。(古代囚車式的籠子),絕食17天後,要回了一本《轉法輪》。當時我非常明白,因為師父的法指引著我,我到哪裡都是一律不配合邪惡,要揭露邪惡、講真相、救度世人,而且懂得善惡兩種緣都得善解,才能修出真正的慈悲心。時間不長馬隊長給換號,四個女號我都呆過了,都有機會和其他同修切磋了師父這段法,並紛紛寫了各自被抓、被打的材料、弘法信、上訪信,從看守所到各自的辦事單位一直到縣到地區到省到中央全部交給了看守所所長。絕食當中,保定公安局來人調查我,我就跟他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我們是好人,我們不是犯人,我們要解除這種非法關押。」那些犯人們都說:「誰出去你都出不去」。我們一律不配合邪惡,犯人也不高興,他們就得多幹活。通過耐心向他們弘法、講清真相,介紹我們大法、師父是冤枉的,我得正法,我們不能在這承認自己是犯人……。就這樣,犯人們越來越明白,突然有一天號長要求我們教法輪功動作。各號環境真是越來越好,該救的救了,該做的做了,最後我們四個女號共同切磋,絕食水,18天後,我被無條件釋放。真象師父所說的:「常人他可看不明白這個事兒,你到高層次上看這個理,整個都發生變化了。在常人中你看這個理以為是對的,可它不是真的對。到高層次上看才真正是對的,往往是這樣。」(《轉法輪》137頁)

第五次:在2002年10月19日中午(十六大前),我又被本縣610組織綁架,並被本縣自費送往保定市「教育轉化中心」,強化迫害。這次雖然去了最邪惡的地方,裡邊的管教人員全都是軍隊式的管理,每天軍訓,那兒有一個大教室,專門誣陷師父、放誣衊師父的光碟。我被帶到了這裡,幾個小時後,這裡的管教打開了我摟在樹上的手銬,和我談話。我很快和他弘法、講真相,並告訴了這裡的頭,我永遠不接受他們的洗腦,不聽他們的一切指揮,不吃他們的飯,就像往常一樣一律不配合。從此以後他們把我的手銬在一個床上,就再也不談我的事了。我每天在床上立掌除惡,師父讓我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很快就和這裡的同修交流了自己的認識:我覺得同修們來到這裡,就應該正法,天天去那誹謗師父的屋子,這怎麼能行呢?這就是助紂為虐,都不去聽,邪惡還誹謗誰呢?不給它們市場,它們不就完了嗎?許多同修都覺得有道理,接著就有七、八個同修不去那個邪惡的教室了,有的也進行了絕食抗議。就這樣,我絕食18天後被無條件釋放。這次不象往常,邪惡之徒一下也沒打我。真象師父說的那樣:「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後,坦然不動,沒有任何怕心,你看它舊勢力就不敢迫害他。」(《北美巡迴講法》)

二、幾次過關當中的幾點經驗、教訓

1、我體會到必須同化法、互相切磋、共同精進,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

2、一定要發揮整體的力量,滅盡一切邪惡,幫助所有獄中的同修,闖出魔窟。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師尊的偉大慈悲,佛法的神威。如果不是恩師替我承受,同修們幫我發正念,我怎麼能出來這麼快呢?

3、做到時時向內找,邪惡為什麼迫害我?

師父《在美國佛羅裡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裡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我在第五次被抓時,看了師父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其中有一段話:「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當時我悟到這回邪惡之徒再來了,要堂堂正正地向他們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不能跑了。可是卻忽視了潛在的還有抓就跟著走的意識,無意中承認了邪惡的安排,結果正念不足時,被邪惡鑽了空子而被帶走。

4、走到哪裡,把法正到哪裡,這是我們的歷史使命。

既然被邪惡鑽了空子,不管邪惡把你帶到哪裡,你都不要害怕,都要面對一切人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同時堅定自己,一律不配合邪惡。並幫助消極承受的同修共同堅定正念,闖出魔窟。多次的經驗使我認識到,什麼都不能動了正法的基點,特別是在絕食當中,一定要真正地放下生死,否則你執著什麼你都過不了這一關,都不能成功,最後只能向邪惡妥協。

同修啊!你已經得法,不管你的關過的好與不好,你都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因為師父是真正慈悲偉大的,他時時刻刻地看護著我們,不是我們的磨難沒完沒了,不是我們的關都得過那麼長時間,而是我們沒有按照師父的話去做或不敢做,是我們還沒有真正地放下自我,在關鍵時刻還不是那麼真正地堅信師父!其實,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