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立強大的正念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3年02月14日】

李祥春、陳南希事件發生的時間很特別,恰好是舊勢力給自己所定下42個月大限的最後一天。可是眾所周知,它們明火執仗地毀約了。為什麼?為什麼到了今天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不是都在全盤否定它們的安排嗎?我們不是很明白我們的執著並不應該成為它們騷擾迫害我們的藉口嗎?可是事情發生了。

是的,如果我們看得清楚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就能用強大的正念去否定它們。可是問題往往出在我們還沒有能夠看清它們。如果它們利用的就是我們自身隱藏極深的、從來都不曾、也不肯面對的執著和觀念,那我們可不就「看不見」了?更何況如果它們就是我們從來都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那就談不上否定!

我們修的是善,可是我們有許多執著和觀念和善就是水火不容的。我們都知道修煉人要放下情、都知道把情取而代之應該是慈悲,可是我們往往去掉了一些情之後,卻生出來了冷漠!為什麼我們修煉人反而會認可了冷漠呢?因為我們還隱藏了人的執著心。這些執著心在我們的意識裡極深極隱蔽地埋藏著。

比如,我們看見同修有不好的執著心裡就不平衡:都不象個修煉人!看見同修不認為自己有執著心裡就不舒服:我們都向內找,就你不向內找!等到同修因為執著放不下而遇到魔難,心裡一下子「平衡」了:沒辦法,誰讓他有這個執著心!甚至還會想:都是因為你不向內找!就得給你去去這個心!

我們有多少人不是這樣?恐怕有的時候我們對自己都是這樣,自己放不下執著的時候也恨自己。而我們仔細想一想,這些話是不是跟舊勢力的藉口一模一樣?這跟舊勢力藉口學員有執著「考驗」我們,藉助"考驗"毀滅我們有什麼兩樣呢?冷漠也是完全來自人的自私心和執著心。

「誰讓他有這個執著心!」「就得給你去去這個心!」這兩個說法,我們意識到了嗎?我們為什麼沒有更好地形成一個整體?帶著這種不平衡的心和冷漠的心,是不可能做好的。因為這限制了我們看問題的高度,也限制了我們的容量。冷漠的後面是無可奈何、逆來順受的消極之心:以為要提高就得經過這魔難和考驗,以為付出就是這種形式的,以為不這樣承受、不經過魔難就修不出威德。這就是舊勢力給我們安排下的死結,就像電腦程式的死循環。

躲在無可奈何的背後還有五花八門的顯示心:顯示自己的付出、自己的承受、自己遭受的魔難、自己的貢獻。很多同修不但要工作要照顧家,還要正法要講清真相,等等。可是,為什麼要痛苦地忙呢?是不是我們內心深處是喜歡這種難受的狀態?!以為這才是修煉!我以前的同事們就有這樣的,一邊瘋狂地工作,一邊滿臉陶醉地給訴苦,哎呀!忙死了!炫耀自己的痛苦,意思是自己承受住了。在我們弟子中間,也有人一談論起來就不由自主地誇張邪惡的猖獗、經歷的魔難和自己的承受。在某種程度上說,這一類的魔難不就是自己承認甚至自己求來的嗎?

正法每個過程中,我們都必須具備更洪大的容量和視野。如果我們不能去掉冷漠心、私心和其它人的種種執著心,就會被束縛著跳不出自我,就擺脫不了舊勢力的糾纏,就會被利用來給我們製造無窮無盡的干擾,讓我們看不到許多事情的本質,做正法的事也做不好,也就不能夠跟上正法的進程。

正法修煉確實有苦,正因為苦,能夠超脫出來才珍貴,這不就是修煉嗎?但是我們最終還是要跳出來的,跳出來才是最終的目的,而且也應該跳出來了,就是應該停止總是被舊勢力的安排給帶動了。假如讓我們安排人世間的一切,我們會把邪惡安排得上竄下跳嗎?把世人安排得麻木不仁嗎?把自己安排得昏天暗地地忙嗎?當然不會!我們要成為一個整體,用強大的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眾神,在這最後的時刻,讓我們能夠無愧、無悔。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1505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