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也要做好三件事

舊金山大法小弟子口述,家人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7年06月18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五歲。我出生在美國芝加哥,出生以後我就回到了中國。去年夏天我和媽媽姐姐一起來到舊金山,我現在在讀kindergarten。

上個學期我在學校,老師表揚我對老師和同學都非常友善,所以給我發了一個最友善的獎狀。我是班裡唯一得到這個獎勵的孩子。我上台領獎的時候,媽媽給我照相了,媽媽說她很高興,因為我們是修真、善、忍的,說我符合了「善」。

一、學法煉功

我的媽媽、姨媽、兩個姐姐、姥姥都是大法弟子,所以我們每天要學法。我因為不會認字,所以就背法。我花了兩個星期背會了《論語》,後來我們參加小組學法時,我就背給大家聽,我們小組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都誇我背的好,我很高興。現在我除了背《論語》,還每天背《洪吟》,我已經會背五十幾首了,我想在這個月把《洪吟》全部背完。我每天在睡覺之前,學背新的,然後在第二天上學的路上在車裡重複以前學的。有時候看見媽媽和姐姐們拿著書在學法,我就很想也快一點能認識所有的字,也可以坐著學法。

我有時候在家裡也要和大人一起煉功,我也會偷懶,不想煉第二套功法。每個月我們有一次在市政府外面集體大煉功,那時我就不敢偷懶,因為我知道好多常人在看。每次都是堅持煉完五套功法。有一次我煉靜功的時候一直在流淚一直在流淚,大人也覺得很奇怪,問我是不是痛啊,我搖頭,因為我真的一點都不痛。有一天媽媽的同事問我:「聽說你煉靜功要落淚啊?為什麼?能告訴阿姨嗎?」我說:「我想到師父為我們承受的很多,想到師父我就哭了。」沒想到阿姨聽完我說的話,阿姨也流淚了。

二、修心去執著

雖然姐姐也是小弟子,可是我們也會有矛盾。有一次,兩個姐姐都對我發火,我站在那裡沒說話,我看姐姐生氣了,我也不敢說話。後來我問媽媽:「什麼叫守住心性?」,媽媽說你的表現就是守住心性,別人對你不好啦罵你啦,你能忍的住,就是守住心性。我明白了什麼是守住心性。有一次,有一個小朋友要把我鎖在房子裡,我不喜歡被關起來,但是我忍住了,沒和小朋友產生矛盾,後來我告訴她媽媽了。她的媽媽就批評了她。回去以後我告訴媽媽今天發生的事,我想了一下,我還是沒守住心性,因為我告狀了,告狀也是不好的心,我下一次一定要做好。

舊金山經常下雨,有一次媽媽給我買了一把粉色的漂亮的傘,我很喜歡,就盼著能趕快下雨,可是自從買了傘一連幾天都是太陽。有一天我一看還是太陽,我忍不住發脾氣了,我哭了,怎麼還不下雨啊,我很失望。後來媽媽告訴我前幾天因為下大雨,很多孩子都無家可歸,都生病了,說我不能老盼著下雨啊,這也是執著心。

我知道自己錯了。過了幾天,我問媽媽我已經把盼著下雨的心放下了,為什麼還是不下雨呢?媽媽笑著說,那是我還沒有完全放下,還有執著。讓我別去想了。第二天,果然下雨了,媽媽說,你看,你放下執著了,天才會下雨啊。

三、救度眾生

 去年年底的時候為了配合神韻的推廣,我們家裡的人都出去做掛門把,我也跟著,在車上我們背《論語》,還發正念。我們分成兩人一組的,我和媽媽一組。這裡的房子都是要爬很高的樓梯才能掛到門上,我每次都是掛了十幾家就走不動了。我蹲在那裡對媽媽說:「哎呀,這救度眾生,可真累啊!」有一次我和姐姐一組,姐姐聽見狗叫,很怕,就想跑。我鼓勵她:「你不要怕,要在心裡發正念,發正念,師父就會幫你,狗就不會叫了。因為我們是救度眾生。」有時候我聽到她們要去掛門把不帶我去,怕我發的少,走不動,我就傷心的哭。後來我說,我不怕累,我就是想去。她們只好帶我一起去了。
     
我媽媽還經常帶我去劇院門口發神韻單張,每一次我都比她發的多。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方法,就是拿著材料,笑眯眯的見人就給。好多人都說:「哇,當然,我一定會去看神韻的,就像現在我不想錯過這麼美的笑容。」每次發完我都特別高興。

四、師父的鼓勵

有一次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上突然出現了像電影一樣的畫面,是天國樂團遊行的場面,我把眼睛閉上也能看見,有好幾分鐘呢。我特別高興,這是第一次師父給我開天目。我問屋裡其他人,她們都看不見,只有我一個人能看見。我想是師父鼓勵我吧。

我剛剛參加完紐約法會,第一次見到了師父,我很高興,謝謝師父安排我生在一個修煉人的家裡。我要聽師父話,好好修煉。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