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再精進 

澳大利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18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1997年得法的。當時家裡十幾人得法,特別是在過年的時候,大家都聚在一起學法、煉功,其樂融融。這期間有很多神奇的事。比如:70多歲的公公,沒看幾天《轉法輪》就把抽了大半輩子的煙和酒全戒了,婆婆沒上過學,沒過幾個月就能讀《轉法輪》了。家裡得法的人越來越多。所以家裡公婆妯娌之間相處的非常融洽。我當時有嚴重的低血糖,特別到春天,頭暈的起不了床,得法以後這種病也不翼而飛了。

正當我沐浴在大法中,慶幸自己有幸得法時,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開始殘酷迫害了。大法弟子以各種和平的方式向政府、世人講真相,同時遭到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 

我在2005年12月張貼真相傳單時被非法綁架,經抄家一無所獲的情況下仍被非法拘留15天。因丈夫見我一夜未歸,就知道我有危險,把所有大法的東西全轉移走了。把我非法關押到拘留所後,警察仍不甘心,再一次對我家進行非法抄家。 

2009年由於邪惡長期跟蹤監聽,甚至採用流氓手段在公交車上偷盜同修的包,包括手機鑰匙等達到非法監聽目地。我地區一時間有20多個同修被非法抓捕,我是其中之一,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馬三家是全世界臭名昭著迫害法輪功的黑窩,真是人間地獄,現在想起來還不寒而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極其殘忍:從罰站、不讓上廁所、經常性的辱罵、隨時搜身、不讓睡覺到抻刑、上大掛、長時間的無償勞動等。還有長時間的強制洗腦。住的地方冬天能把耳朵凍了,夏天幹活的車間內,熱的身上起熱痱子。在北方冬天零下30度的情況下仍然得用涼水洗澡、洗衣服。在2010年我和其他一同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被強行抽血。其中兩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和我一同被抓的同修中就有一人被迫害致死,一人雙目失明,一人下肢癱瘓。我的身心受到非常大的傷害。我被非法勞教也給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向內找,在國內恐怖的環境下,之前自己感覺做的還不錯,在2009年被非法綁架前,我們的學法小組在一起學法煉功、做資料已經近兩年的時間了,每天都是發完晚上12點的正念各自回家。我還承擔我們小區二十多人的真相資料和明慧週刊的列印,也是小區的協調人。但魔難來的時候,就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及正念正行。比如,一起被非法抓捕的同修中,邪惡認為其中一位是重點人物,但她在被抓的當晚就正念走脫了。我也許不在邪惡的掌握之內卻被勞教。在看守所我知道又被抄家了,就問一老同修,用電腦上明慧網後用一鍵刪除,是否能查出痕跡?同修對我說:「你就用人心想事。」同修比我早幾天被送往馬三家,可我到馬三家後得知該同修因身體檢查不合格回家了。我當時為同修高興,也感覺到和同修的差距。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在師父的慈悲加持和幫助下,在我離開馬三家勞教所後一個月,2011年4月來到澳洲雪梨。到雪梨後我很快加入了RTC電話小組和全球營救平台,我覺得來到了自由的國度,營救國內被迫害的同修,及給公檢法司、610人員講真相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剛開始,一通通電話打過去,眾生明白真相得救後的喜悅,使自己打完電話後很晚了都難以入睡。但也會遇到不接電話、罵人的。特別是打營救電話,難度更大,要麼不接電話,要麼接起電話就罵人,甚至罵師父罵大法。這就會勾起我強烈的爭鬥心和怨恨心。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直到5-6年下來,在這個平台的長期魔煉,使自己去掉了很多執著心,比如愛面子的心、爭鬥心、怨恨心、顯示心等。但長期下來有時也會有些麻木。同修說我沒有以前精進了,長期安逸的環境,會使自己產生惰性。只有更精進、做得更好才能不辜負師父的苦度之恩,給師父一個滿意的答卷,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心得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