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的體悟

北京七旬大法弟子 純真

【正見網2017年08月25日】

今年七月三日我和女兒一家三口到山西太原旅遊,憑心說我很心疼時間,覺得正法進程到了現在,時間非常緊迫,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該把精力花費在享受常人生活上,可是出於對孩子們的情還是勉強來到太原。第二天下午回到賓館,突然感覺天旋地轉,頭疼噁心,哇哇吐了起來,人根本下不了地。類似常人中的腦血管病突發的症狀,我馬上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和干擾。

我立刻求師尊加持我,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內一切干擾我修煉和正法的邪惡因素。同時向內找,發現自己隱藏很深的執著心如:嫉妒心、顯示心、爭鬥心、怨恨心和色慾心等等,尤其是執著兒女親情,執著自己的外孫女,怕她這怕她那,殊不知她也是得法的弟子,是我的同修,她有師父管,她應該走師父為她安排的修煉道路。就這樣到了晚上狀態還不好,我不停的吐,坐也坐不起來。女兒同修馬上告訴北京的同修請大家幫助我發正念。當時我躺在旅店床上,感覺全身一陣陣熱流,強大的能量托著我,仿佛自己就要起空一樣。

晚上同修打來電話,見我的狀態沒有恢復,決定連夜從北京開車趕來幫助我。然而我身體的變化並不明顯。發正念時我看到自己被圈在一個類似監獄一樣的小房子裡,四周圍著厚厚的牆,我被拘在裡面,沖不出去,同修被擋在外面,走不進來。一下子我的急躁心,求心和依賴心都起來了,心急如焚。到第二天上午,同修來電話說連夜開車二十個小時,路上幾經磨難,先是夜黑走錯方向,後是路上油罐車起火擁堵一路,不能動窩。好不容易進了太原市區,沿途轉了三四圈找不到我居住的旅館。眼看汽車油快耗盡,同修決定返回北京了。我拿著電話急切地說:「啊呀,您們別走,我現在多需要你們啊,幫幫我吧!」電話中那頭同修說:「您需要的不是我們,您需要的是正念!!!」我一下子明白了,修煉只能靠自己,我既然有師在,有法在,還怕什麼呢?明明舊勢力設下了重重關卡,我自己不衝出去的話,同修們是無論如何都進不來的。

環顧四周,整潔的房子空空如野,我橫下一條心,咬牙掙扎著坐起來,一下子摔倒在地。撿起摔裂的手機,我忍著劇痛坐在地上,雙手結印,盤腿打坐,瞬間腦子中打出來三個字:靠自己!同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衝出三界外  空無顯大宇」 (《洪吟二 法正一切》)。一時間,風馳電掣一樣我的主意識衝上高空,兩邊齊刷刷掉落一層層的灰黑敗物,那時真的體會到了「疾風電掣上九霄」(《洪吟四 正念》) 的感覺。

我衝出來了!於此同時,千裡迢迢趕到的老年同修也來到旅店敲開了我的房門。異地他鄉,我們終於重逢,他們千辛萬苦為了我受盡煎熬,緊密配合著,我也找到自己對同修的依賴心。連夜我們就從太原回到了北京。在返家的途中,我們切磋交流僅僅兩三個小時後我的症狀就全部消失了。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和加持,感謝同修的無私付出與幫助。

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我意識到修煉是嚴肅的,現在的每一天都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給我們延長來的,近來很多老年同修出現了所謂的病業假象,有的甚至失去生命。師尊講法中說「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什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 (《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只有徹底放下生死,放下人心,站在法上向內找自己,在心性上紮紮實實的實修,認真對待修煉路上的每一件小事,才能順利過好每一關。

以上是個人所在層次上的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