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神起來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0月14日】

師父在《道法》中講:「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1]

那麼,在邪惡的騷擾與迫害中,如何讓修煉人本性的一面來主導,展現神的莊嚴與慈悲呢?其實師父在法中早就告訴我們了:「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1]

其實魔難中, 我們只要能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真正的信師信法,就能做到金剛不動。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發正念,門外突然響起咚咚的敲擊聲,妻子忙問誰呀,外面答道是公安局來查戶口的。我停止了發正念,走過去問道:你們是哪裡的?外面有個人對著貓眼掏出證件說是分局的,來了解個情況。我通過貓眼看到門外站著三個穿便裝的人,心想這種行為本身就不合法,於是我對門外說道:我不管你們是誰,來干什麼的,我都不會配合你們,今天我是不會開門的,有什麼情況你們可以去問戶籍警,我的情況他都知道。來人威脅我說:你必須配合,不然我喊鎖匠來開門。我說:你敢,你有搜查證嗎?他回答沒有,只是來了解情況的,邊說邊拚命的敲著門。我義正言辭的說道:我沒有義務配合你,我是不會開門的,想了解情況去找戶籍警,他什麼都知道。後來,我看那人還在不停的敲著門,我就對門外大聲說到:不許敲,都跟你說過了,今天我是不會配合你們的,再敲門我就報警了。然後我讓妻子拿來電話直接撥打了110(也可以撥打12389專線舉報電話)。來人看我沒有一絲要開門的意思,就悻悻的走了,我也隨即掛斷了電話(電話一直處在呼叫過程中)。就這樣,一場迫害在師父的呵護下化為烏有,從而也證實了師父講的:「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

很多時候,我們嘴上講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行為上卻在有意無意的反覆陷入舊勢力的安排中。比如,每到所謂的邪黨敏感日或周圍有同修被抓被判,我們有些人就會不自覺的心生恐懼,馬上躲到家裡小心翼翼的「修」自己,生怕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更有甚者,把資料設備也收藏起來了;也不去學法小組學法了;認為同修家會被監控,也不來與同修交流了,全然忘記了自己是主佛的弟子,忘記了自己肩負救度眾生的責任,無形中把自己擺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再比如,一些同修本來已經在師父的保護下以「取保」的形式避免了迫害,可他老是跳不出被迫害的思維,始終把自己置身於無形的牢籠裡,認為自己是邪惡的所謂監控對像,一有風吹草動,就不和其他同修聯繫了,有的手機關機,有的甚至離家出走,搬到別的地方去住了,更談不上做好修煉人的「三件事」了,最終導致被撤消「取保」,強行綁架到監獄裡繼續迫害,被舊勢力鑽了修煉人對法認識不足的空子。就像師父講的:「可是一旦給他拿掉之後,他那個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覺的那個狀態還存在,他認為還有,這已經是一種執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還會招來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2]

這裡,我沒有指責同修的意思。如果是在修煉的初期,邪惡猖獗、迫害瘋狂的時候,我們由於對法理解不深,在舊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中苦苦支撐,那還情有可原(其實大法法力無邊,只是那時我們修的太差,悟性太低,把舊勢力強加的魔難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但如今大法弟子整體已經走過了舊勢力安排的這場對大法及大法弟子最邪惡的考驗,倘若我們此時的表現還和當初一樣,那我們就沒有跟上正法的進程。

師父講:「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2]大家都知道,師父從我們修煉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看護著弟子,但師父保護的是真正的修煉人,而不是常人。那麼捫心自問,今天究竟有多少修煉人能夠堂堂正正的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呢?又有多少弟子能夠領會到師父講法中的洪大內涵呢?師父在法中一再講,把大法弟子都推到位了,什麼位?生命的最高位置,「頂天獨尊」[3]!只是我們有些人不敢想像也不敢相信自己被推到了如此高的位置,沒有用心去實實在在的感悟師父對弟子的萬般珍惜和加持,擺不正自己與舊勢力的關係,長期陷於魔難中而不能自拔。正如同修在交流文章中指出的那樣:我們常常跟舊勢力混戰在一起,你來我往,一比高下,把這個對抗的過程誤當成了修煉,一路走來就這樣消耗著我們的體力和意志,時常感覺無可奈何甚至消極承受。正是這種意識不到的對法的誤解,阻礙了修煉人本性的一面來正法。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悟到:我們只要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 時刻心繫眾生,同時把自己擺在師父給推到的最高位,真正的神起來,那麼舊勢力自然就在我們的腳下了,邪惡又怎麼能干擾到我們呢?迫害又怎麼能存在呢?

一點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