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病業關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20日】

一直猶豫寫不寫此文,但看到同修在交流文章中一直偏重一點,困在一個層次之中,還是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我看到同修一遇到疼痛,第一念就想到是病業,從而被動承受,這個想法有失偏僻。

師尊在玄關設位中講了一個法,就是玄關設位每到一個點,就有每一點的痛苦表現,過脖子是重感冒的症狀,從天目射出時眼睛看不清東西,從玉枕穴射出時像頭裂開的感覺。

人身有三百六十五個穴位,有難以計數的毛孔,每一個穴位,毛孔,在微觀下都是一個關,一個城市,都有具體執著的名稱,有歡喜,有悲傷,有名穴,利穴,色穴。舉個例子來說,大連穴,是海濱城市,有山有海,有適宜的天氣冬暖夏涼,有風土人情;北京穴,是天子腳下,有皇城,歷史底蘊,有山,水,人,物事,人文特點,這些都是造成執著的因素。周天的循環就是過關的過程,只有放下任何一點精神的執著,才能闖過這一關,過關的過程是痛苦的過程,痛苦的本身是名利情的割捨,脫胎換骨,說一點苦不吃不疼不是真實的。

天目是觀,是看,如果我們執著於觀,放不下眼,就走不過眼;玉枕是諸觀念的集中,如果我們不改變觀念,就走不過玉枕;命門是死,如果我們放不下萬死的形式,就射不出命門;百會是我,如果我們放不下自我,就走不出人身。可是放下這的過程都是痛苦。

假如我們遇到痛苦,第一念就是病業,那麼,就突破不了這個層次,因為法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觀念,你的意念和哪一層次的理念是相通的,就突破不了這個空間,走不出這個層次,更嚴重者,就真的變成一個死關了。我們地區有一個同修修得很好,三件事都跟上,可是玄關設位在天目是看不清東西的,他就以為要失明了,結果心性立刻就掉到人那去了,功的表現化掉了,越來越看不清,真是莫大的遺憾,就差那麼一步,一點。

那麼怎麼看待所謂疼的表現呢?在我看來,都是好事,修煉人哪有壞事呢?又沒有病毒,又沒有靈體,僅是業力,一點物質而已。我用的辦法是觀察執著,看疼的對應是什麼,疼是不疼,癢是不癢,逸是累,苦是甜,看是不看,聽是不聽,這就是執著的兩點,看到後,用無,不想,不感覺,無所謂,一下就過去了,這就是心性的提高。我找到心的時候,有時連痛的感覺都體驗不到,一瞬間就過去了。

有的同修病業很重,形成一個死關,其實一般的業力,少說三五分鐘,一個小時,一天幾天就過去了,同修之所以沒走過來,是沒完全看清執著的形式。大家知道,人有心,有眼耳鼻口舌身足手,業力構成的人身也有這一點,名也有眼耳鼻口舌身足手,利,情,色都有,這裡不談,主要講病,病的根是生命,人身的失去,病還有四種切身的執著和十六種外在的執著。

四種切身的執著是:

1.    感覺:疼,癢,酸,麻,冷,熱等。

2.    表現:裂,折,潰,爛,腫,顏色改變等。

3.    形態:固態,液態等。

4.    存無,肢體,身體的沒有。

十四種外在的執著是;

1.    功能的失去,看不到,聽不著,嘗不到等。

2.    色彩,聲音,滋味——享受的失去。

3.    不能自理。

4.    不能工作,賺錢,養家,餬口。

5.    名,別叫同修知道了,說我修的不好。

6.    做不了正法之事,修不成了。

7.    摔跟頭,又髒又累又臭。

8.    愁眉苦臉。

9.    家人別逼我吃藥。

10.     這麼做,怎麼還不好。

11.     苦,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12.     家人的埋怨,吵吵。

13.     我還怎麼給人家講真相,人家嘲笑我,你都這樣了。

14.     養顏,養生,專注每類補品。

除了這十八點外,如果你愛看電視,就可能徹底看不見;強烈於吃,就可能跑肚拉稀。

大家知道那個天,無形,無脈無穴,無的任何一念都能達到下面的一點,那是沒有任何執著的無絆,精神決定物質,無中生出萬物,對萬物的任何一點執著都不能使功突破那一點,因為它有心的根。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有強大的功、法輪,為什麼發正念,調法輪達不到病痛處,就是因為我們的執著,各種怕,在微觀中是牆,是山,阻擋著那個功、法輪的到達。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認識,僅供同修參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