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得法,讓人念不起作用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2月02日】

一段時間以來,我自己修煉中出現了較多不正確狀態。通過回看、審視當時的想法、作法,認清出錯的原因,以歸正出現的偏差,儘可能地理性而嚴肅對待修煉。

最近身體出現了一些問題,概括一下,有三個表現。

表現一:心臟常有不舒服的感覺,呈現心悸、甚至心痛的假相,這個狀態持續比較久了。現在明白了這個狀態存在的原因:我有「怕心」,且被舊勢力利用迫害我的肉身,試圖達到毀掉修煉意志的目的。

我的「怕心」是這樣表現出來的:今年夏天的一天,在外地旅行時接到派出所警察打來的電話,應該是所謂「敲門行動」的組成部分吧。接電話時持有的正念是:警察也是被利用、被迫害的生命,也是應該明白真相的人;同時,沒配合他們的要求,沒告訴他們自己現在的住址。但當時心理是「煩」和「怕」,希望永遠都不要再接到他們的電話、永遠都不要再與他們有任何交集。接下來「他們要再打電話來……」的想法時有出現。出現時,我一直在否定:這不是我的想法,是舊勢力打過來的東西、是後天形成的假我的觀念,是要修去的東西。

過了兩個多月,又有社區的人打電話來。因為知道是社區打來的,所以,我發著正念、沒接聽這個電話。當時的想法是:不讓這個電話接通而成為事實,這樣,打電話的人實際就沒做成對修煉人不好的事。而且,之前這個人已經有一次和我通過電話,我說得非常清楚,態度是「繼續修」,而且直接告訴她:「利用工作要挾我、甚至利用子女前途受影響等手段威脅我」,我已經不在乎了,這些我都已經放下了;「你們做的事是不對的」、希望她們善待修煉人。當時她也表示出了友好和理解。回看當時表現,我已經克服了以往「滑過去」人的心理,直接坦蕩地以修煉人的狀態面對他們了,但我的「怕心」還存在。

我為什麼怕他們再來電話呢?我為什麼不想、不願、反感與他們面對呢?

在人中,我是一個好人,一個社會上的好公民、工作單位裡的好職員、家庭中的好家人。面對同事、家人、社會上的其他人還有學生時,我都比較自信和坦然。為什麼面對警察時就不自信了?深入地想,是有在過去形成的「怕警察」的觀念,感覺都是警察主動而強勢地找,被找的人又躲又藏的。從新認識此觀念,警察找的是壞人,壞人應該怕警察;我不是壞人,所以,我不該怕他們;另一方面,警察如果找好人的茬,那麼警察做的事就是壞事。所以,面對他們,「怕」不該存在。這樣看來,發出「怕」的主體肯定不是真我,而是假我,甚至是舊勢力強加的信息。我不再認同、不再縱容「怕」的存在,徹底清除它。

從修煉角度講,我修煉的是「真、善、忍」。某個人、甚至政府不允許時,自己就對修煉「真、善、忍」不理直氣壯了。這除了說明自己有人的「從眾」心理、人的觀念外,更主要的還是因為自己學法、得法不夠,沒有對法深層次的正悟。因此,在內心深處對法、對師的信與敬都比較膚淺,自己沒有信心說服別人。所以,不願面對他們、面對他們時也不擅長講清真相。

現在,我明確、明白了幾點:一是堅決、徹底否定再出現的「怕警察」想法;二是徹底改變學法方式,保證真正得法;三是證實法、弘揚法,並注意積累這方面的素材和經驗。

表現二:月經淅淅瀝瀝不斷。我現在明白了,這是不正確狀態,是不該存在的狀態。它之所以能存在,是自己縱容了人心的結果。

一段時間以來,周圍的環境中同齡人出現更年期狀態。我動了人的想法:就覺得自己修煉了,於是更年期來得晚。我現在還有月經,也沒有出汗什麼的,沾沾自喜,帶著顯示心、優越感地與同齡人炫耀。其中,證實法變成了次要,顯示變成了主要。當月經淅淅瀝瀝一直持續時,自己仍沒覺得不對,還覺得通過這個過程,才能達到修煉人「老年時有一點月經但不多」的情況。也就是說,從根本上我還認為更年期在我這兒是有的,只是比常人出現的晚一些,調整身體也是得經過持續過程才能到達老年人的狀態。毫無疑問,這是人的想法。

我才把早已經學過無數遍的法與自己對照:我不是平常人,我是修煉人。從修煉一開始,修煉人的身體就與常人不一樣了。我的身體變化早已不再受人的規律制約,包括更年期規律。而且,師父調整我的身體根本不需要在人間看上去多麼轟轟烈烈。所以,一切本該平淡地就達到該有的身體狀態,可因為自己的人念導致了不正確狀態存在。

現在我明白、明確了:我的身體不是常人的身體,不受人的發展規律控制,而是受大法的約束。這樣的教訓說明,自己學法卻沒得法,一遇到現實問題時,不自覺地就動人的想法,縱容人的觀念,讓它發揮作用。

表現三:我的身體總讓我感覺左側腹腔內有東西,不是痛的感覺,是經常提醒有東西的感覺。這個問題也是自己曾經在不自覺中動了人念帶來的,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

2015年的夏天,單位福利給職工統一體檢。當時我的想法是,參加體檢看看自己是不是屬於更年期狀態。體檢結果中查出左腎邊有腫瘤,當時自己倒是沒害怕,也沒怕死,但真意識到自己修煉狀態出問題了。這個過程中家人肯定是一陣子干擾,我用了正念對待,家人不再管這件事了。而現在,自己的身體時不時提醒一下這件事。特別是修煉狀態不良時,這種提醒更多一些。

現在我的認識是,當初「看看是不是屬於更年期狀態」屬人的想法。用人這層的醫學來驗證學法修煉後的身體,其實是不堅信法、不堅信師。現在,認識到自己是修煉人,即使有問題也早被師父給解決了,現在的這一切都是假相,是舊勢力製造的。可是現在,儘管讓自己相信自己超常,可其他一些方面還和常人在同一程度上,怎麼可能其他方面都不超常只身體超常呢。所以,歸根到底還是修煉中整體提高的問題。

之前二十多年的修煉中,自己從沒在「病」這個問題上出現過偏差,身體狀態一直都非常好。一段時間以來,月經淅淅瀝瀝;左側身體腹腔內時常提醒自己有東西;腰偶爾用痛來提醒我;最近兩個眼睛上又腫又癢;一下子所有問題都趕在一起了的樣子。看一看自己現在的修煉狀態,問題產生的原因就可找到。自己還有兩年到退休年齡,就想著如何結束職場生涯,如何安排以後生活的事。實際中想修煉不多,想怎麼生活倒是不少,常沒有踏實感、常感無聊。於是,手機、微信、小遊戲占用了自己的許多時間,多次卸載遊戲APP又多次從新下載,明知占用了修煉時間、在害自己,可就是嚴肅不起來,嚴肅了也只是一會兒。因為無聊、鬧心,一有時間就向外跑旅遊。想學法學不進去,玩又覺得浪費時間,心生愧疚。這樣的心性,即使學法,也不怎麼入心;因為不能真正得法,遇到事先是人的想法,人的觀念起作用,身體不是這裡提醒一下,就是那裡提醒一下;出現不正確狀態時,才想起找法來對照,結果教訓已經生成。

現在意識到自己的一個更大問題是,不知不覺中常人觀念就在起作用。這是因為學法不精進,學法不得法。修煉中,遇到問題時才想到找法對照,好不容易明白一點,其他方面人的觀念又強烈地左右著自己的行為,所以,問題越積越多。現在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別的什麼都不要多想,就是好好學法,背法!加上發正念。

我用了整個的十一休息時間才背下《論語》。背法的正文部分容易一些了。現在,每天在背法,不帶任何目的,不求進度,就是背,讓自己在法中,不給人的觀念留下存留和發揮作用的機會和可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