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小菜園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2月26日】

農村老家住著母親同修一人,有個小菜園需要我回家打理,因我住在城裡,這個過程也體現著修煉人的心性。

超常的芸豆

因為對耕地種菜都不是內行,還要從城裡趕回家來耕種,有時這次回家播種,下次回來雜草和菜苗一般高了。我開始花費一定的時間除草,澆水。一段時間後發現,雜草越除越多,別人家的菜園都沒有草,我們家的菜地裡長的乎乎一片,我疑惑,別人家的草種都跑到我家來了嗎?這不對勁,大法弟子的時間不是耽誤在這上面的,我回家種菜是證實法的一部分,講真相救人才是我主要做的。於是,我對那些雜草說:你們都是為法來的,記住「法輪大法好,真 善 忍好」有美好的未來,再別到我菜園來耽誤我救人的時間了。過一段時間發現雜草少了些,但還是很多,我就想,未來的新宇宙應該是繁榮的,也不能執著它的存在,隨其自然吧。這樣,隨著我執著心的放淡,小菜園的菜總能讓人們看到它的超常。

今年清明節姊妹同修也回老家了,想趁著有空把芸豆種上。因為這個季節氣溫還很低有時還下雪,別人家都沒有開始種。我疑惑的想,種子下地不凍壞了嗎?但轉念就想到這一念帶著觀念,所以下種子時我就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芸豆種子好好長、證實法,有個好的未來。妹妹同修給芸豆蓋上地膜,說它會好好長的。這樣直到芸豆苗長出了地膜,鄰居嬸嬸笑著說:芸豆種的太密了,得疏疏苗,不然長起來也會捂死的。我到園裡看看,芸豆苗長勢喜人,每棵苗都像是探著頭看著我,看看哪一顆苗也不捨得拔,就對芸豆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我沒有動那些芸豆苗。期間,嬸嬸不止一次的對母親說,芸豆苗太密了,不疏疏長不起來的。我沒有動心。別人家的芸豆剛爬上支架,我們家這些芸豆苗早就開花了,且一串連一串密密麻麻的。當然,芸豆也就長的多了,我摘的一簍子一簍子的送給城裡的姊妹,讓他們見證大法的超常。因為菜園就在路邊,路過的人都驚奇的問:你們家的芸豆是哪裡弄的種子,每年都長的簇簇的。開始我還沒有底氣告訴人們真相,因為我還為給菜苗澆水費工費事,但問的人多了,我想也不能這樣遮遮掩掩的,就告訴她們:菜種都是在集市上買的,沒有什麼兩樣的,是我常對著它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告訴她們也念念試試。

斷了根的黃瓜

我種的菜再也沒有費多少時間去鋤草,種的黃瓜也長勢喜人,都長在草叢裡面。一次在草叢裡找黃瓜,見草長的太多了,把黃瓜藤遮了半截,就想用鋤頭把黃瓜周圍的草鋤鋤。鋤頭下去就感覺不對勁了,扒拉扒拉草一看,黃瓜根被我鋤斷了。我立馬想起明慧同修文章中,有個同修在工作中把手割破了,想到頭頂有攝像頭,自己是大法弟子,他馬上用手捂住傷口,等再看那隻手,完全沒有傷過的痕跡。我也學著馬上抓把土,對黃瓜苗說:抱歉,本不想傷害你,你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超常的,好好長。等下次再回家時,看到那顆黃瓜藤還在長著,還長出了黃瓜。

水溝上的番瓜

北方的人都認識一種瓜菜----番瓜,這種菜,春天下種,秋天收穫,一般長到幾斤甚至十幾斤。母親同修院子裡也種了這種菜,到番瓜藤蔓爬上牆開了花的時候,在門前的小水溝上也長出了一顆番瓜,藤蔓長出人高時,我將其用繩牽扯到平房。母親同修說,這麼晚出苗還長在水溝裡,哪能長出個番瓜嗎?我仔細的查看番瓜根從哪裡出來的。天哪,番瓜就長在鐵笊簍頭上。原來小水溝的地漏子上面用鐵笊簍頭作地漏蓋,為避免雜物擋住流水,過一段時間我就把鐵笊簍頭裡的雜物清理一下,笊簍頭裡只存留薄薄的一點泥土。母親看到後更不相信會長起來的,說連個花也不會開的,還長番瓜。我提醒母親同修,到咱們家的什麼東西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為法來的呢,常對它念「法輪大法好,真 善 忍好」,讓它好好長,證實法。不長時間它就開花了,再後來真的長出了番瓜,共長了三個番瓜。母親同修感慨大法的超常,說誰能想到在水溝上能長出番瓜來。

我真正走入實修時間不長,只是對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折服,寫出這些更激勵自己信師信法,一思一念站在法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