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法會交流稿的體會

海外學員

【正見網2017年12月29日】

歲末將近,項目組要開年度第五屆小型法會,要求每人寫交流稿,我就寫了些點滴體會,同修們說寫得還不錯,有啟發,並建議我投稿給大法網站,不然有點可惜,於是我就投稿了。之後,每天都去關心有沒有發表,結果是「天際識歸舟,沉舟側畔千帆過」。於是我就檢查自己的稿子,發現不但有錯別字,還有許多不妥之處。感謝大法網站編輯的嚴格把關,無論發表與否,其實都是好事,在這個過程中,通過寫稿和投稿,自己也看到了許多要修去的人心。

今年五月大型國際法會曾要求與會者人人要寫交流稿,看到通知後,心想這可能是一次統一考試吧,於是就認認真真開始寫,同時,還鼓勵學法組的其他同修積極參與。記得自己第一次寫修煉體會,那還是在98年剛得法的那段時間裡,之後,除了在一次全國性的大型法會上發過言,以後就很少再寫過,每次法會徵稿,都認為那是別人的事或者是新學員的事,自己只是去旁聽而已。為什麼修煉初期會重視寫體會,現在就懶得動筆呢?以前師父在國內辦講法班時,學習班一結束,就有學員寫心得體會。現在不是都說要修煉如初嗎?如果認為寫交流稿都是別人的事,那是不是也是一種自私和怕吃苦的表現呢?因為寫交流稿對於習慣了口頭或語音交流的人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像習慣了敲鍵盤的人你叫他拿毛筆來寫文章那樣,那確實是很難。而且還要向內找自己的各種執著心,把它們曝光出來。並去掉它們,這的的確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師父說:「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轉法輪》)

如果當時自己念不正,自己也可以找各種藉口搪塞一下,避開這個「苦差事」。比如,什麼自己要打工養家餬口啦,業餘時間還要參與正法項目的活動啦,自己學法煉功時間都緊,哪有空閒時間坐下來苦思冥想、刮肚搜腸的寫文章呢?如果認為寫修煉體會與己無關,其實是把自己游離出大法這個修煉團體,錯過了一次絕好的修煉提高的機會,那是對自己的修煉不負責任。法會是師父規定的大法修煉形式之一,一定要開好,而寫好交流稿則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此自己不能只是被動的去旁聽,而應該主動積極的去參與和配合,自己踏踏實實的寫一下自己的修煉體會,反思一下自己的修煉過程,就能更好的比學比修,就能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和修的好的同修之間的差距,並不是為了上台發言而寫,只是當成自己修煉過程中的一個記載。

因為學法組是一個整體,所以在自己認真準備寫修煉體會的同時,我就根據佛學會有關法會要寫交流稿的這個郵件通知,寫了點自己的認識,然後回電子郵件給大家,鼓勵本地區的同修,為開好我們本國的法會,大家再努力一下。事後,有同修認為五月份的大型國際法會剛寫過,這次八月份本國法會又要求每個人都必須寫,就以影響其做三件事提出異議,甚至說你也不是協調負責人,要你在那嘚瑟什麼?有同修還把明慧網上當時發表的一篇有關某項目組交流會開的太頻而影響做三件事的交流文章轉發給大家,好像找到了心安理得的理由。但是,我當時認為那只是一種逃避寫交流稿的藉口而已,法會要求每個人寫交流稿,這難道是一件偶然的小事嗎?而且法會通知上還明確要求各地輔導員要去幫助那些寫作上有困難的同修,這就是說每個人都不能落下。本國輔導總站在通知上也要求大家在原來五月法會的交流稿的基礎上再充實和完善一下自己以前寫的,為開好本國法會再盡心盡力一次。所以,當時原來打算在開法會前,大家再開一個本地小法會,因為前一次大家都寫得很匆忙,還有三分之一的人缺席。結果大家都忙,只有我和我家人同修按時完成了寫稿,後來有天集體學完法後就說,既然大家都沒準備好,就你倆寫了,那你倆就把自己的稿子念一下吧,我說稿子沒帶,我家人同修交流了一下,這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事後自己心裡憤憤不平,心想許多人也算高級知識分子了,還有博士碩士的,連寫一篇修煉體會都這樣難,又不是像那篇被轉發的文章上提到的,每月都要你寫,修煉十多年了,難道一篇成型的文章都寫不出來嗎,當常人時為了自己的升職,每年還得花心思在專業期刊上發表點文章呢。現在回想起此事,感覺自己當時的心態不祥和,充滿著黨文化的爭鬥,火藥味很濃,認為自己能做到的,就以此為資本去要求別人、指責別人,其實這也是一種變相的妒忌心。自己講話中無意的就流露出高人一等、認為別人是在應付差事的口氣,結果引起個別學員的極度反感,從而影響了集體學法的交流環境。其實是自己法學的不紮實,沒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缺少智慧,結果事與願違。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

法會通知要求文章不得少於800字,向師父和眾同修匯報自己的修煉體會,800字的規定應該是最低要求了,如果沒有盡心寫作,而只是為了湊滿字數應付報名,想敷衍一下了事,那其實是在糊弄自己。常人參加高考,在答作文題時,在有限的時間裡還拚命的發揮呢,儘量寫出平時準備的最好水平。那對於修佛修道,不應該更加嚴肅對待嗎,況且當時有一個月的寫稿時間,寫一下自己十幾年修煉中的一兩點體會或小故事,文章不在長短,應該是件很輕鬆的事。怕寫文章,這個怕心是不是也是一種要去的執著心呢?而且好壞出自人的一念,一產生為難情緒就會舉步艱難,心一堅定就會下筆有如神助。

因為我自認為自己是屬於那種落後的,是需要跑步趕上的,這次法會特別要求是師父給自己的一次補考機會,所以就認真對待,按時交完報名稿後,還在繼續修改,前後兩次交流稿加起來寫了超過上萬字,因為我把寫修煉體會看成是一個實修的過程,是一個對照法找自己執著心的過程。在寫的過程中也的的確確發現了自己有很多執著心,以及碰到矛盾有向外找的習慣性思維。

記得以前看過一篇同修寫的王善人燒滿香灰去見佛主的故事,還有一個同樣的小故事,就是那個「考神仙」,都是講真正的考試都是在去考場的路途中就進行了,考場還沒到達考試就結束了。假設這次寫稿要求也是一次統考,有誰還會找理由不去參加考試呢?《西遊記》中那個接引佛化成漁人,撐著無底船來接唐僧師徒時,要不是悟空在身後推唐僧一把,作為肉眼凡胎的唐僧是不會主動跳上船的。

感恩師父慈悲的大手將眾弟子們再向前推送。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