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打壓中 他們為何選擇修煉法輪功

誠宇

【正見網2018年01月10日】

現在還是有許多中國人對法輪功不太了解,認識中仍是中共媒體造謠誣陷的那一套。法輪功究竟是什麼?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在堅定的修煉法輪功?甚至在中共瘋狂的迫害中,竟然還有人開始修煉法輪功,這一現象值得人們去深思。

法輪大法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報導中,涉及到兩位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們看一看他們的故事。

《修煉法輪功獲健康 四川西昌羅明春被關押三月》一文中報導的羅明春女士,她一家在四川涼山州西昌城內做饅頭、包子等面點生意。她生於一九七二年,十五歲就得了憂鬱症,三十歲時又患上了腎盂腎炎、美尼爾氏綜合症,以及手廯、腳廯等頑疾。身體如此糟糕,做生意又陪了,日子過的真夠艱難。苦難中,二零零八年,羅明春遇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告訴她,以前她也是疾病纏身,後來修煉了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所有病都好了。就這樣羅明春開始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所有疾病奇蹟般的好了。她的病好了,這可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她的父母能不相信嗎?就這樣,羅明春的父母也開始修煉起了法輪功。修煉後她母親的腎炎、急性咽炎也好了;她父親的胃病、腎炎也都好了,一家人笑口常開,其樂融融,生意也好起來了。

《吉林白城市女教師與母親被綁架抄家》所報導的李楊波,是吉林省白城市鐵路第一小學教師。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被天津血液研究中心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後經多方醫治均不見好轉,身體每況愈下。她的母親楊秀雲修煉法輪功,多次勸她:「老閨女,你就煉法輪功吧!這個不花一分錢,還能好病,你咋就不相信媽呢?媽能騙你嗎?」李楊波說:「媽,好你就煉吧,我是受過教育的人,不能相信迷信,再說,你看新聞演的自焚,把人燒的糊巴爛啃的。」楊秀雲說:「傻孩子,別相信,那是栽贓陷害,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開始洪傳到一九九九年,全國到處都是讚揚,咋一個『自焚』的也沒有呢?為啥偏偏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言堂下令迫害法輪功以後才出現『自焚』了呢?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別相信電視說的,他們欺騙老百姓,讓不明真相的人仇恨法輪功,最後讓百姓鬥百姓,結果受傷害的是老百姓啊!」

母親修煉法輪功,當然知道法輪功的珍貴,她能騙女兒嗎?可是任憑母親怎麼苦口婆心的勸說,她就是抱著葫蘆不開瓢。

到了二零零三年,李楊波的身體更差了,吃一頓飯要休息三次,渾身無力,脊骨總是酸疼,臉無血色,十分痛苦。二零零五年她自己都感覺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在現代醫學對她的病根本束手無策的情況下,她才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始用心學煉法輪功。這一煉,奇蹟出現了,二十天的時間,身體就恢復了健康,渾身有力氣了,臉上也紅潤了,都能正常工作了。

象李楊波這樣的,親人修煉法輪功,可是任憑家人怎麼勸說就是不信的人,真的不少見。他們不相信法輪功,大多是因為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往更深處說,他們還有一種擔心,就是怕自己對法輪功的認可從而促使家人對法輪功更加堅定。誰不想過一個安定的生活呢,可是中共的打壓這麼殘酷,自己的家人對法輪功又如此堅定,再這麼堅持下去,要是萬一……他們擔心的是中共的魔爪伸向家人,所以才一直拒絕相信法輪功。

在同月的二十三日,明慧網上還有一篇報導《廣東樂昌優秀教師被關押 十歲女兒隨媽媽奔走營救》,這篇報導中所涉及到的法輪功學員曹麗萍,與李楊波的情況比較類似。曹麗萍的丈夫梁劍君被法院非法起訴,她特意寫了一封信給法官。她在信中自述:「二零零四年我在深圳羅湖區上班,十月的一天,下午四點左右,我喝了兩碗甲魚湯,一會兒肚子出現絞痛,急忙上洗手間,完了後,洗手間的便池,滿滿的一池血,鑽心的痛,頭重腳輕的,感到全身無力氣,身邊一個人也沒有,上醫院的力氣都沒有。我驚恐萬分感覺可能會沒有命,下意識的知道這是甲魚中毒,那刻,不想死的心讓我想起了那位曾經叮囑我說危難時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這九個字。求生的本能讓我忘掉自己平日對待這九個字懷疑的心態。心裡整整默念了一宿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第二天早上 ,我竟然奇蹟般的好了,而且正常的上班。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經歷的話,我是真不相信。

「二零一零年,我在廣西北海,六月二十四日那天,因急性腎衰竭,肚子還有胎毒,四個主治醫生四十八小時寸步不能離開,其中有個吳醫生說怕是要準備後事了。那時全醫院護士都關心,可我卻一直象死人一般躺在床上。事後才知道,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三天了,我耳邊聽到了丈夫念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熟悉的聲音,原來丈夫是早上趕到這的。我睜開眼睛時,卻看不到明亮的天,只看房子很黑很暗,當我模糊中看到丈夫的身影時,說:『你來了』。醫生們聽到這聲音,終於鬆了一口氣。二十四小時沒合眼的丈夫終於放下了心……

「電視上的報導,也曾讓我望而卻步,電視節目報導的那些負面的信息與我知道的身邊親人的修煉法輪功簡直是天壤之別。好奇的心讓我萌發了想探個究竟,這個法輪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問丈夫道:把你們的書拿給我看看。可是,他的書已經被迫害大法的警察上門抄走了。輾轉到了二零一二年,在到處的詢問中,我找到了這本叫《轉法輪》的書。用了三天的時間,一口氣讀完了。看完後的第一念是:人怎麼會那麼糊塗。自己不明白,不了解的東西,為什麼不自己去探個究竟。任他人人云亦云。我懊惱自己的低能。

「法輪大法讓我敞開了心扉,同時眼睛便出現了如大法書裡所言的狀態,我的眼睛開始排出大量的眼屎,我並不擔心,因為這是大法裡說的調整身體。果然過了幾天,那些廢物質在減少排出,大概一個星期左右,眼睛竟然可以看亮的天了,通過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身體得到了明顯的改變。直到現在,五年的時間,我沒有用過任何的藥物,精神狀況非常的好。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的經歷,我無法明白那些信仰者為什麼能對法輪功如此的熱愛。原來這書不僅能祛病,還能解救人的靈魂。之所以才明白,迫害那麼嚴重,那些修煉者卻不言放棄。因為這是生命的根源。」

曹麗萍的信寫得非常明白,她是如何由不信到修煉法輪功,她的感悟非常深刻。可是這樣的信在轉交給法院院長時,院長竟然對轉交信的保安罵了一頓。這不能不令人深思,曹麗萍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不是在勸導大家正確對待法輪功而避免犯罪嗎?如果這個院長遇到生命危險時,法輪功幫她解除了危險,她還會如此對待法輪功嗎?誰能保證自己一生什麼事都沒有呢?要是萬一有了躲不過的災難時,人家不是把避開災難的方法提前告知你了嗎?人怎麼能如此的沒有良知呢?這才是這些只信中共造謠宣傳,並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黨徒的悲哀!

其實象他們這樣在嚴酷的迫害中選擇修煉法輪功的人還有很多,只是為避免他們或他們的家人遭到迫害,明慧網上才沒有這樣真名實姓的報導。對這些正在遭受迫害的人,我們才能將他們的真實姓名和經歷匯總起來。對法輪功還不能正確認識的人,真的應該對這幾位在嚴酷的迫害中選擇修煉法輪功的人了解一下,看看他們的思想轉變過程,及修煉後身體受益的情況,他們的經歷對您或許真的有一點啟發。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