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春

大法弟子 柳青青

【正見網2018年02月06日】

「明日打春,該吃春餅了!」妻說。我心中一震,——這麼快就春天了?想到平日裡對溫暖的嚮往,對春天的渴盼,竟在散漫中不知不覺的流逝,總有些許的失落。我空度了多少時日,虛擲了多少光陰呢?對春,真的有種深深的愧疚,我為春付出的太少。

外邊還很冷,依然衰草連天的景象,「隔河看柳」還不是時候。俗話說「打春別歡喜,還有四十冷天氣」。可別讓嚴寒麻痹了頭腦,春天已經不遠了。請仔細諦聽春的信息,在淡淡的陽光裡,在冰凍的土層下,春天正熱情涌動。

我不禁想起宋代詩人張栻的《立春偶成》來:「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間草木知。便覺眼前生意滿,東風吹水綠參差。」冰霜退去,草木最先接受了春的濃情,水波也領會了春的心意,怎能不滿心的歡喜呢?春,真的就在不遠處呢。你可聽到春鳥的鳴囀,留意過人們的交談?

打春,打春,這一打,春就到了。「打」字用的真好!它蘊含著追求與熱望,執著與慈善,是誰為春做這動地驚天的渲染?冰封雪舞,雲凝天寒。春,撕開堅硬的冰層,敲開閉鎖的心扉。這不由得讓我想到一群人。為拂去人們心中的塵垢,把人類從中共謊言的冰層中喚醒,他們日復一日傳播著法輪功真相。踏遍萬水千山,把一個暖融融的春送給千家萬戶。——他們不是人類春天的打春者嗎?

打春,掀開春天的序幕,吃著春餅,格外有韻味。嚼食著素淡的春餅,春意便充盈心間,人們都在為迎接春的到來,忙著各自的事情。

天兒還很冷,但,畢竟節氣到了,嚴寒再怎麼瘋狂,又能怎樣?不管怎麼說,太陽已經向北半球穩步的推進,白晝開始一天天長起來,天兒也將漸漸變暖。——誰能擋住春天的腳步呢?萬物復甦,春回大地,已為時不遠!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