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官場毒誓應驗的兩則記載

陸文

【正見網2018年03月06日】

在清朝咸豐年間,遵化直隸州(今河北省遵化市)有位刺史,「刺史」在清代是知州的別稱,是一州的最高行政長官。這位刺史為了標榜自己很廉潔,提了一幅對聯掛在大堂中:「我如枉法腦塗地,爾莫欺心頭有天」,然而實際上他卻是一個貪官,枉法貪污之事幹了不少,以至於一州百姓大多都能說上幾件。他的對聯不過是欺人,掩人耳目罷了。

由於當時官場腐敗,這刺史居然平安退休,回老家河南某縣養老。某日他在登山途中竟失足墜落,頭碰巨石,頓時頭破腦裂當場死亡,腦漿都出來了。真的應驗了對聯中所說的「我如枉法腦塗地」。

青浦縣(今上海市青浦區)有位縣令,想要加收漕運費用為自己牟利,每石糧食要多收數百錢,縣民紛紛提出質疑,反對聲四起。他召集百姓,當眾率領與漕運相關的胥吏(也就是辦事員)二十人,到城隍廟中對神發毒誓,誓言為「所加公費出於不得已,非以肥私橐也,辦漕加費,涓滴歸公。有沾染一錢者,官不能保首領以沒(官員死時不能保住腦袋,身首分離),胥吏等皆立受顯罰。」當時人們普遍信神,看到縣令都帶人在神像前發了毒誓,也就相信了,錢很快收上來了。然而這縣令卻和胥吏們一起中飽私囊,把這些錢瓜分了。

不到一年,這二十位胥吏竟全部相繼死亡,縣令頭頸部也潰爛生了一個大瘡,病情日益危急。一天縣衙門的守門人,突然在恍惚中看見一個長相打扮和城隍神一樣的人進來了,轉眼間又看見他提著縣令的腦袋,緩步離開。他悟到這是城隍神來了,急忙向後院跑去,看縣令情況如何,當時縣衙都是前院辦公,後院給縣令居住。剛跑幾步,他就聽見後院傳來家屬的痛哭聲,原來縣令剛剛去世,死時「頸爛頭落而死」,城隍神真的讓他應驗了「官不能保首領以沒」的毒誓。通過胥吏們和縣令的死亡,人們也都知道他們都違背毒誓,貪污了多收的費用。

這兩則實例均記載在清代薛福成(西元1838-1894年)所著的《庸庵筆記》中。薛福成本人早年為曾國藩幕僚,後隨李鴻章辦外交。歷任浙江寧紹台道、湖南按察使,晚年任出使英、法、比、意四國大臣,深知晚清官場內情,因此其記載真實性極高,可謂真實不虛。

這兩則真實的事例不僅告訴我們善惡有報的道理,更告訴我們人的誓言有神在聽,是會起作用,是會應驗的,不能隨便發誓言。當今許許多多的中國人不知道,他們都發過一種極可怕的毒誓:很多中國人都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在加入時都發了「犧牲一切」,「貢獻出一切力量」的毒誓。中共是什麼?中國人心裡都清楚,它是一個獨裁的黨,發動各種政治運動整死了不知多少人,現在更是造就出無數貪官污吏,大官大貪,小官小貪,沒幹過什麼好事,全社會都被它害苦了。有高人更是指出:中共就是邪教,中共背後是邪靈,就是來害人毀人的。然而善惡終有報,上天必定報應它,讓它遭大惡報而滅亡。當中共有一天要滅亡時,那麼黨、團、隊員們發過的毒誓都會兌現,就真的就要為中共當犧牲品,做陪葬了。在無知中加入過中共組織的人,就只能等死嗎?不是的,只要能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化名退出也可以),就能廢除毒誓,走向新生,未來天滅中共的大難就與你無關了。

資料來源:《庸庵筆記•墨吏設誓受譴》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