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 溶春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3月17日】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這是溶春與夫君阿剛的結合誓言。婚後將公婆接來住在一起,悉心照料盡媳之道,令刁婆很是舒心。溶春與阿剛修煉法輪大法,修心向善與鄰居親友相處的更加溶洽家中其樂融融。

婆家子女眾多,二個大姑姐加夫君三個兄弟,二姐夫連全是鎮委書記,因此二哥孔方借光經商發了大財,在中國有權就有錢。

這天家庭聚會,婆婆道:「老二,你家樓房屋子最寬,一年多是閒著,閒著也是閒著,我與你爸也去住住享享福?你看老在老三家住,占的人家房子不能出租掙錢。」孔方皺眉道:「我那光裝修就花了幾十萬,你們老人住進去,髒了我怎麼談生意啊!」大姐阿傑道:「非得在家談?」二嫂道:「不是不讓住,樓上電器物多,那媒氣有問題一時漏了出事怎辦。還是二姐家屋大去那吧!」

二姐阿美急道:「我家是領導家庭,這領導家庭弄兩個老人家裡亂亂的,上級來了怎麼接客?」

二嫂冷笑道:「呦呦!還接客!領導都去接客的酒樓,你們領導不說為人民服務嗎?連父母都容不下?!」阿美道:「那輪著來,一家住一個月!」公公怒道:「拿我當賃桌椅板凳呢!一家幾個月?不孝的東西白養你們了!」大姐夫道:「去我們家住!」

婆婆一聽趕緊道:「我可不去你們家,累死我!」大姐哈哈大笑,原來其家種菜園長年有活。溶春笑道:「還是住我這吧!我會好好照顧二老的。」二哥二姐趕緊道:「對呀!還是老三這好。老人都稀罕老兒子嘛!」大姐道:「還是人學真善忍的就是與眾不同。」於是公婆一直住在三子阿剛家享受天倫之樂。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打破了這寧靜的生活,中共大貪污犯頭子江澤民害怕好人多,開始全面打壓法輪大法。

溶春夫妻被單位開除,後又被抓去洗腦班強迫放棄真善忍並讓侮罵師父與大法,溶春堅定的意志使邪惡沒有得逞。

這天惡警與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非法組織小頭子又來逼迫,小頭子道:「你們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圍攻中南海搞動亂!」

溶春道:「那是去上訪,朱鎔基總理親切接見並解決問題,各國媒體高度讚揚朱總理與法輪功學員,使江澤民妒嫉的發狂。給你一個軍團帶槍炮的,你去圍攻中南海試試!」

「這個!……你們在天安門為圓滿自焚升天!」

「那是栽贓!一迫害法輪功就出來個自焚,傻子都知道咋回事,到哪死不好非去天安門?這突發事件那些遠鏡頭近鏡頭特寫鏡頭怎麼拍的那麼到位?誰拍的?王進東身上著火還能盤腿坐地不動?劉保榮說喝半瓶汽油不中毒還能在電視白乎?……」

小頭子道:「我也知道是假的,不過那是國家為了對付你們採取的特殊手段。」

溶春正色道:「不要將國家掛在嘴上,你們不讓億萬人學真善忍做好人,讓人吃喝嫖賭敗壞道德才是害國,我們才是愛國。」

小頭頭理虧,猙獰壞笑道:「我也知道你們是好人,我朋友們也有學的,不過現在老江說的算,整你們我就能升官發財!……來呀!給我打,上邊說了,轉化一個賞一萬。」

溶春夫妻被打的很嚴重,特別阿剛造成骨折,小頭子更尖滑,怕出人命將來平反時遭清算,命人送到看守所。看守所關些天,警察官們回過味,罵道:「他怕擔責任送咱們這來了!咱也不要。」將夫婦放回了家。

哪知到家後,婆婆因聽信電視上謊言對其當時變了臉,道:「你要學那個你走,這不是你家!」溶春拉其手道:「娘啊!你怎麼能聽信電視上那套呢!我因煉功身體病好了你不知道嗎!我對你怎麼樣你不知道嗎!」婆婆眼露寒光一把甩開。

這天二姐夫婦與二哥到來,進門後就逼溶春離婚,背後早商議好,怕影響了他們升官發財。溶春被逼罵的淚水直流道:「如果是因為我不孝不賢不正經,你們怎麼都行,可你們為什麼落井下石助惡為虐呢?」床上的阿剛正色道:「法輪大法我修定了,如果你們不認我這個兄弟,你儘管與我斷絕關係。」幾人聽後走了。

在中共歷次運動中從來挑動家人害家人造成太多永遠無法縫合的傷口,確實許多親人就是跟風害家人。這個婆婆就忘記了從前一切兒媳的好,從此配合中共在家庭中處處整善良的兒媳。

公公的腦萎縮嚴重了不認識人,吃飯挑人就認溶春,於是溶春像哄小孩似的天天餵其吃飯,清洗著令人作嘔的衣褲,還得天天承受中共電視中潑婦般的謾罵與警察恐嚇,若普通人簡直逼瘋了,可溶春用金剛般的意志挺著。

大姐阿傑見其經濟危機,勸母親住小屋將其住的寬房租出去,一年五千元,對溶春夫妻當時真不是小數。婆婆同意。

哪知二哥二姐聞訊風風火火趕來,正好大姐也在。二哥對其母大喝道:「干什麼出租?你們缺錢嗎?」溶春道:「別橫娘了,是我缺錢,我要出租。」二姐喝道:「不許出租,這房子我說的算!」阿傑大怒道:「你們算老幾啊!這是你們家啊!你們不侍奉老人人家侍奉,你們家房子又大又寬憑什麼非得住老三家,挨個家輪著住。你們太欺負人了,學法輪功咋的了,殺人了放火了?貪污了腐敗了?明天我也學。」二姐轉轉眼珠道:「我們這是為老人好!」溶春笑道:「別吵了。二哥二姐是想讓父母清靜,那就別租了。」阿傑對二人怒道:「上你們家更清靜!」哥倆一聽可不是嘛,這是別人的家啊!灰溜溜走了。

家中院內有棵大香椿樹,每到春天綠油油的葉子,十分可愛。可婆婆從來不讓溶春摘,總說:「可別摘,你二姐夫要給某官送禮,你二哥答應給哪個朋友了。」阿傑每次來總是帶來許多蔬菜,但是婆婆總是將大的挑走,給這個孫子那個兒女,將最小的留給溶春,春春本著自己是大法弟子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原則從來不往心裡去。

終於被阿傑發現,非常的生氣道:「這老人真是太發賤,她那麼心疼那幾個,人家誰願理她!學法輪功的不偷不搶不嫖咋就這麼應該被欺負呢!」後來分兩份帶來,但是婆婆還是過來將溶春的好菜拿走,溶春從不與其計較。

中共官警不干正事,對大案要案黑社會貪污腐敗馬馬乎乎,欺負法輪功可挺積極,時而騷擾恐嚇一番。

溶春夫婦終於攢些錢,蓋廂房準備出租。這天安裝門,溶春清掃垃圾,不知婆婆為什麼突然發火道:「不用你管,你偏信法輪功人,活不干,你走。」此時正好鄰居大嬸門前路過,婆婆立刻改口大聲道:「你要趕我走嗎?我就是不走。」

可其忘記了屋內的木匠夫婦,木匠拿著工具出來道:「大娘你信某教,平時看著挺好的,沒想到背後這麼對待嫂子?你家事這一帶都知道,你住人家房子,嫂子對你那麼好,你老對人家這樣,若平常人誰受的了,早把你趕出去了。」婆婆羞的老臉通紅吱唔著。木匠回頭對妻子笑道:「嫂子因為學法輪功才這麼賢惠,再不你也跟嫂子學學吧!」「我可怕共產黨把我心肝摘去賣錢!沒看網上不是大學生沒了就是孩子丟了,我看就是他們幹的,法輪功少了弄不著了,開始偷孩子!」「現在有的學校開始給學生驗血驗吐沫說建DNA資料庫,我看沒安好心啊!」夫婦邊干邊聊。

自2010年後,婆婆常常有病住院,只有溶春在護理,其他人還以為是親女兒,後來得知是兒媳都很吃驚,讚嘆學法輪功的媳婦太賢惠了。溶春講完大法真相後,勸眾人退黨團隊,他們紛紛同意,大罵中共太壞。

2014年冬天,婆婆腿燙傷,溶春之母住在十多裡外的城裡,她即要照顧母親又要照顧婆婆,風雪中來回的跑,給婆婆換藥做可口飯菜。其他兒女淡淡的問問了事。

老人終於漸漸明白,學法輪功的才是真正好人。常常與親人講述著溶春如何好。其二姐夫連全經過旁觀時局十多年來的驚天變動,見習近平對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血債的鐵腕大清洗,才知真的許多高級領導並不同意迫害法輪功,經多年的觀察,大法弟子確實很好。回想曾經的所作所為太慚愧,正式給阿剛道歉。過年時,阿美給溶春孩子的壓歲錢比別的孩子多好幾百。連全與兒子也同意退出中共黨團隊。

 二哥的兒子一次在家庭宴會上說:「我們全家就數老叔老嬸,學法輪功道德最好。」連全道:「如果中國有一半人學法輪功,中國就能稱霸全球。」

註:本故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添加新評論